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不打自招
    :

    那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年轻人,很英俊,只不过,他的神色太过阴沉偏执了,此刻他抬着头,望着梁辰,眼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仇恨,怨毒得让人不经意间对视之下,禁不住要打一个哆嗦,有一种被剧毒响尾蛇盯住的感觉。

    疯狂的仇恨眼神之中,还有一抹说不出的淋漓尽致的痛快,他死死地盯着梁辰狂笑着,“梁辰,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他咬牙切齿地狂吼着,如果不是阿达通用力地抓着他,他现在就要扑过去,恨不得从梁辰身上咬下两块肉来。

    “房书君?”梁辰眼睛眯了起来,里面透射出了阵阵精芒,他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房书君。“他怎么会在这里?昆沙让他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涵义?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瞬时间,梁辰脑海里便疯狂转动起来,无数个念头纷沓而至,脸上虽然神色不变,便心底下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来。

    说实在的,房书君陡然间出现在这里,这实在是个意外,是事先他根本没有想像到的。

    他今天之所以敢于回来,是因为他隐隐约约中感觉到,昆沙这一手好像是刻意为之,刻意地想让人杀他。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心底下一直有一个疑点挥之不去,那就是,如果昆沙想杀他,完全可以错过今天,有一千种办法隐蔽地向他动手,完全不必要在这种情势下甚至冒着下属暴露身份的危险向他下手,看似很合理的一切,其实隐隐间就有着说不出的疑点。

    毕竟,麦克布已经“死了”,如果换做他是昆沙,当务之急并不是要杀梁辰,而是要全力以赴帮助梁辰逃出去再说。等梁辰完全脱离开这场风暴中心之后,再想办法处理掉他和他的下属,这才是最保险的办法。

    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小小的疑惑,梁辰在路上反来复去推敲了几遍后,才做出了这个大胆的决定,回来找昆沙。

    因为他认定,昆沙极有可能态度还在游移摇摆不定中,甚至,搞不好这是一场对他的考验也说不定,如果他真的能撑过去,或许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查到威尔逊的下落。

    所以,他才不惜“自投罗网”地跑回来,冒险一博。

    事实也正在逐步地证明着这一点,他这一路回来,潜入昆沙的庄园,居然没有被发现,并且没有遇到一个警卫,而昆沙居然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梁辰心底下已经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肯定,现在的昆沙,应该是对自己还未死心,虽然持有些怀疑态度,却只是因为谨慎而已,他同样不想失去自己这样一个能够动辄便做千万美元买卖的大买家。

    只不过,突然间出现了房书君这个变数,让他心底下陡然间便是一紧,这却是他的思考中忽略的问题,从来都没有想像到的了。

    房书君,可以说是最熟悉他的敌人之一,他老子房德坤败亡后,他就销声匿迹,谁也找不到了,却没有想到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毫无疑问的,他如果仇恨自己,必定会把自己相关的底细跟昆沙合盘托出,以昆沙的老辣,绝对不可能推测不出一些蛛丝蚂迹,如果是这样,他就真的危险了。

    “该怎么办?”梁辰脸上神色不变,可是心底下却在急速不停地思考着,是现在就暴起一博,避免坐以待毙,还是继续按照自己的原计划执行?

    现在的他,处于了两难之中,可是他又必须尽快有一个决断,因为时间不等人,如果稍有变动,昆沙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对他下手,到时候,一切就真的不好收场了。纵然他勇力通天,可这却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昆沙一声令下,自己想逃出这个庄园去,恐怕是千难万难了。

    不过,急速思考中,眼前突然间一亮,隐隐约约,他再次把握到了什么——如果昆沙要是真地相信了房书君的话想杀他,应该在他进来庄园的时候就动手才对,又何必再这样故弄玄虚?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无法决断,在等?”梁辰脑海里闪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来,登时心底便已经有了决断。

    不过,说起来漫长,其实思考的时间也就那样短短的几秒钟而已,梁辰一下站起,同样眯眼用冷森森的目光直视着房书君,“小崽子,我找了你好长时间,原来你在这里,这倒是再好不过了,今天我就来个斩草除根,永除后患。”梁辰握了握拳,拳节上发出清晰的嘎嘎声,那是力量的象征。

    “哦?原来你们认识?”昆沙不动声色地望着梁辰,悠然说道,实则一直观察着梁辰的神色,包括他一举一动。

    “我当然认识这个小崽子,就算他化成了灰,我也熟悉。他老子曾经是我所在的那个市的市委书记,做梦都想让他跟我们省原来的副省长现在省长陈秉岳的女儿搞对象,想借着陈家的高枝一飞冲天。不过那女孩儿不喜欢他,他却把这一切迁怒到我的身上,就因为我跟那个女孩儿是同学。结果,铁定了心几次三番地想搞死我,扣了我一堆纵火、杀人的帽子,还把我抓到了局子里。如果不是我的兄弟冒死顶风给陈秉岳送了大礼,再加上这件事情又涉及到了官场内斗,陈秉岳终于肯定出手帮我的话,现在我已经被关在大牢里等着秋后问斩了。现在他老子已经被枪决了,没想到这个小崽子倒是跑到了这里来,如果这一次我不死,必定把你挫骨扬灰!”梁辰牙齿格崩崩作响,用森寒的目光盯着房书君,连连冷笑道。

    不过,梁辰好像将这个恩怨说得很明白,其实很多细节并没有说清楚,而是一带而过,包括那个派下来的政法委书记想搞他的事情。他这也是在赌,赌这个房书君对其中真实的内幕所知不多,否则的话,单凭自己一个人能牵动政治高层或要杀他或要救他的这件事情,昆沙就会毫不犹豫地干掉他。

    不得不说,步步危机之中,他这又是在进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豪赌!

    赌对了,他还能活。赌错了,满盘皆输!

    八百一十五章:舌灿莲花

    事实上,他这一次豪赌确实是赌对了,因为房书君真的不知道那些内幕,因为他老子被抓得过早,他所了解的东西,也仅仅只是比普通坊间流传的所谓内幕多一点点罢了,至于梁辰所担忧的那些,并没有出现。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远处原本脸上带着冷笑的阿达通倒是怔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因为梁辰所说的一切,居然与房书君所说的一切完全相符,这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嘛。

    可是他这种不打自招,倒是让阿达通错愕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进行了。毕竟,无论是房书君所说,还是梁辰所说,这都是一场私人恩怨罢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他才不想去关心,他现在只关心的是,梁辰倒底是不是华夏的特情人员,是否会对他们造成危害。

    昆沙将军微笑着,并没有说话,只不过眼里却有着若有所思的神色不停地闪掠,表明着现在他正在的疑虑正在逐渐加深,所以并没有立刻做出决断,还要再继续观察一会儿以便于他做出判断。

    “你,你……”房书君也愣住了,没想到梁辰居然在这里来了一个不打自招,合盘托出,还没等他当面“揭破”呢,梁辰居然就自己全都“供”出来了,而且供得是堂堂正正,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

    “梁辰,你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巧言令色。你是官方的人,跟华夏大陆的官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然陈秉岳能那么护着你?身为官方的人,你来这里进行所谓的贩毒,摆明了你就是官方的奸细,想通过这种方式刺探情报、要做出危害昆沙将军的事情。”房书君脸孔扭曲着,指着梁辰大吼。

    “滚你吗的,我背后有一把保护伞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老子当初贵为江城市市委书记,不也照样充当了黑社会大哥的保护伞,为黑道平事儿,利用黑道上的人来阴我?照这么说,咱们俩个都是一丘之貉,老大别说老二,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昆沙将军面前来举报我?你他吗难道就不是别有用心想借着我出位博得昆沙将军的信任,然后借机会阴我一次?如果照你这么说,你还是典型的官二代,比我更有当奸细的资格和条件!”梁辰一声大喝喝断了他的说话,同时指着他的鼻子怒吼道,博得房书君哑口无言,明明知道梁辰就是在强辞夺理,却是无话可说。跟梁辰斗智斗勇,他根本没有资格。跟梁辰斗口,他更不是对手,眼看着已经全面落于下风了。

    “你,你这是在偷换概念,我们,我们不一样。”房书君气急败坏地跳脚道。

    “不一样个屁,还他吗偷换概念?你以为我们在进行辩论比赛?阿达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这个废物点心领来这里干什么,不过今天无论如何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否则的话,我们之间没完!”梁辰驳完房书君后,立即将矛头直指阿达通,满脸杀气严霜地望着他,看得阿达通心头一寒。

    梁辰的武力,他这些日子感同身受,算是有了切实的了解。如果梁辰真要是不死以后想找他的麻烦,跟他死嗑到底,对他来说,也是一场不小的灾难。

    “辰哥,你也不必要这么激动,话越说越清,理越辩越明,只要心底无私,心中无愧,又何必动怒呢?”阿达通勉强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

    “我为何不能动怒?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怒?阿达通,我抱着真诚而来,想跟你们做生意,谈买卖,却不知道是你一直对我抱有偏见还是怎么了,从一开始你就为难我,在我到来之前故意散播消息让毒蝎知道,导致了毒蝎的人伏击我们。见面之后,你又提出了种种苛刻的要求,要我们在毒蝎全面搜捕之下挺过三天,现在,居然又找来了这个在国内已经混不下去的小崽子来跟我唱对台戏,还想诬蔑我是什么企图混进来的奸细,我倒要问一问,你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不是库巴将军所有的客户你都要这样对待,如果这些客户全都被赶跑了,你们又去跟谁做生意?”此刻的梁辰宛若一头愤怒的雄狮,指着阿达通狂吼道,如果不是身畔有那么多枪指着,让人丝毫不怀疑,他现在一定会扑上去将阿达通撕成碎片。

    “你血口喷人,我对将军忠心耿耿……”阿达通脸色一变,被梁辰的话真正地激怒了。

    “对将军忠心耿耿?哈哈,真是好笑,如果将军的下属都像你这么个忠诚法儿,恐怕你们的买卖早就黄摊了。阿达通,我就不明白,这个人,明摆着就是楚振东那个死鬼卖粉儿的暗地里弄过来阴我的人,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就信了他的鬼话,来找我的麻烦?还闹到将军大人这里,你这脑子是猪脑袋么?怎么不用心地想一想?如果我真是官方的人,怎么可能进入全国总盟,怎么可能成为一省老大?”梁辰不停地向阿达通开炮,轰得阿达通理屈词穷,有些无言以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