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德兰小镇
    :

    梁辰不说话,只是望着他微笑,半晌,伸出手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达,你很优秀。”

    一句话,让张达的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自己这么辛苦咬牙甚至自我加压,其实归根结底,他就是渴望得到师傅的一句夸奖,一种认可。现在终于听到了这句盼望已久的夸奖,张达登时鼻子就有些堵,声音也有些哽咽起来,“师傅……”他只喊出了一句,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是个男人就别动不动那么多猫尿,要是让吉子他们看见,又该笑话你了。”梁辰很清楚自己徒弟的这种心理状态,微微一笑道,抽出了一张餐巾纸扔给了他。

    “是,师傅,徒弟永远不会给您丢脸的。”张达狠狠地一点头,拿起纸巾抿了几下眼睛,重新抬起头来。

    师徒之间对望了一眼,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什么都不需说。

    “小达,你会泰语吗?”梁辰抬头望向他问道。

    “啊?师傅,这,这您都知道了?”张达目瞪口呆地望着梁辰,有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我知道什么了?”他倒是把梁辰问愣了,有些莫名其妙。

    “原来您不知道啊,吓我一跳,我还真以为您知道了呢。”张达挠了挠脑袋,咧嘴笑了,不过他说得跟绕口令似的,让梁辰听得有些头大。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少在这里跟我玩轮的摆**阵,说,倒底是怎么回事?”梁辰笑骂了一句道。

    “这个,这个,其实,我也早想跟您说了,也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的。”张达嘿嘿直笑,笑得有些幸福,笑得有些小甜蜜。

    梁辰一看到这个表情,心下登时便有一种似曾想识的感觉,因为,这种一提起来就有些小幸福小甜蜜的笑容,他也曾经有过,那就是,他曾经跟刘莎莎确定关系的时候,无论何时提起他和刘莎莎的关系时,自己也是这样的表情。

    “呵呵,小达,你有女朋友了吧?”梁辰微笑问道。

    “嗯哪,师傅您真聪明。”张达咧嘴憨厚地笑道,笑得那叫一个幸福。

    “臭小子,有女朋友也不跟师傅说。”梁辰心下一阵高兴,徒弟有女朋友,当师傅的自然替徒弟开心,这种感情是真心实意的,不含半点虚假的。

    “您这不是一直忙嘛,再者说,我们也是最近才确定关系的,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吉哥羽哥他们也不知道。”张达嘿嘿笑道。

    “唔,你朋友是学,泰语的?”梁辰征询式地问道。毕竟,刚才提到张达会不会泰语的问题,而张达一下就拐到这个问题上来了,看起来这个女朋友应该跟这个泰语有些关系的。

    “她呀,不用学,本身就是t国人,本名叫达米思,中文名字叫芸芸,是咱们师大招收的外国学生,学习成绩特别优秀,而且人品也特别好,对人也特别真诚,特别的单纯善良,长得也还过得去。”张达提起这个女朋友来,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来,看起来,和这个女朋友已经进展到非同一般的地步了。

    “好小子,你倒真不愧是卖饭神人,居然就把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就糊弄到手了?说,倒底用了什么手段?如果是特别恶劣的手段,别说师傅不饶你。”梁辰笑骂道。

    “看你说的,师傅,有您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当师傅,我要是玩儿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去追女孩子,那不是丢您的脸吗?嘿嘿,其实,说出来都怕您不信,不是我追的人家,是人家先追的我。因为她也是考到咱们外国语学院学外语的,我们是在校园自发组织的英语角认识的,当时您徒弟一张嘴背了十七页的英汉大词典,登时就把她给震住了,然后就惊为天人,就一直缠着我,当然,我为了她也才来到外国语学院卖饭来了,然后苦学多门外语,您徒弟的天赋师傅您还不知道吗?岗岗的,然后她就对咱痴迷起来了,死缠着咱不放,不跟她处朋友她都要寻死觅活了。最后,我也是迫于无奈,才答应了她。牛吧?”张达嘿嘿地笑着,眼睛里直放光。不过,情况倒底是不是这么个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就吹吧你。”梁辰笑骂了一句道,不过看着自己的这个徒弟,倒是越看越欣慰了,“记住了,不管是哪国人,既然已经确定关系了,就别抱着玩儿的心态,待人家好一点儿。如果我要是知道你始乱终弃,你也别怪师傅翻脸不认人了。”梁辰点了点头,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语气已经严肃了起来。

    “师傅,绝对没问题,只要她不弃我,我不就弃她,我还打算跟她结婚呢。你就相信徒弟的人品吧,肯定岗岗的。”张达几乎是拍着胸脯打保证来的。

    “那就好。有时间,领过来让我看看吧。”梁辰点了点头道,他相信现在的张达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花天酒地的小痞子了,经过这一年多的打熬,已经真正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真正负责的男子汉。

    “那是必须的!”张达鸡啄米似的点着头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你也应该对泰语很有研究了吧?”梁辰笑问道。

    “唉,必须有研究啊,要不然,我们总不能老是用英语对话吧?她的汉语也不算太好,我总得将就她一下,同时也要展现一下咱男人的魅力和雄风。现在泰语日常对话啥问题都没有,用芸芸的话来讲,如果我再黑点儿,说成是t国人都有人信了。”张达咧嘴笑道。

    “唔,那就好。过几天,你跟我出一次门吧,就去t国。回来后,你也不用再当什么卖饭神人了,前几天我已经跟姜怀久说过你的事情,他说没问题,包在他身上,到时候你可以拿到正式通知书念大学了。至于他怎么运作,那是他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了,就等着做好准备去念书吧。”梁辰微笑说道。

    “啊?真的啊?师傅,我……”张达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惊喜交加地道。

    “坐下吧,你呀,还是有些毛躁,宠辱不惊,山崩不动,这才行。”梁辰望着他以教育的口吻说道。这一次决定带他去t国,主要也是想带张达去见见世面,历练一下,尽一尽自己这个做师傅的责任。毕竟,对这个唯一的徒弟,虽然表面一直表现得漫不经心,但在他心底,还是很在意的。

    “是,师傅,我记住了。”张达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可还是难耐喜色。其实,没有上过大学,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就算以后有再大的成就,这也都是他终身的遗憾。现在师傅终于圆了他的梦,他这种高兴是无法形容的,怎么也压抑不住。

    “嗯,你别先高兴得太早,这一次t国之行,任务艰巨,危险重重,所以,你一定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梁辰收起了笑容,向着四周看了一眼,语气低沉地说道。

    “师傅,我明白,您就瞧好儿吧,徒弟什么时候都不会给你丢脸的。虽然我这些日子在学习,但同样功夫也没落下,胡一博教官还专门教我功夫,虽然拼耐力我不一定能拼得过安保公司那帮变态,但如果论起近身格斗和枪法来,咱也绝对不孬。”张达狠狠地点头道。

    “那就好。你好好地准备吧,过几天,我们就走。不过,别跟其他人说,包括你的女朋友。”梁辰严肃地说道。

    “不会的。”张达同样凝重地点头。他知道师傅的为人,平时为人很谦和,好像不怎么严肃,但一旦严肃起来的时候,就喻示着他说的事情将极为重大,所以他不敢掉以半点轻心。

    “嗯,吃饭吧。”梁辰不再说话,将餐盘往张达那边一推,然后师徒两个就吃起了饭,风卷残云般地把桌子上的饭菜扫了个空,张达便直接辞职跟梁辰回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周时间已经过去了。

    梁辰带上了张达,还有四个高羽亲自为他挑选的兄弟,一起踏上了南去t国之路。

    那四个兄弟分别叫吴华、刘俊、彭远、赵辉,是安保公司最早一批招收的员工,后来经过长达半年的严酷训练后,无论是为人品性,还是忠诚程度,亦或是身手表现,堪称整个公司的翘楚,也被称为公司的四大金刚。

    这四个原本是要被选送到半扇岛那边的基地去的,担负起佣兵公司发展最初的干部基础,不过后来高羽见这四个人实在太出色了,实在是舍不得,便把他们四个人直接留任在安保公司做管理了。不过,他们每隔上两周时间,便要飞去半扇岛那边进行秘密训练,毕竟,安保公司这边除了教官之外,关键时刻也是要有最强力的人来撑场子的,这也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近一个月前的那场密林之战,他们四个也参与了,每个人都交足了十根以上的小指头,也让高羽很是满意。

    按照安保公司的衔级制,这四个人全都是总安级别,并且都是大队长,每个人手底下至少带一千人,平时的训练全都是他们去抓,公司的具体业务也全都是他们在联系,无论是能力还是水平亦或是专业素养,由此可见一斑了。

    并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朝阳有着无人能撼动的忠诚,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高羽精挑细选之下让他们进入安保公司高层的主要原因了。他们对于梁辰的崇拜也是极其狂热的,用耿帅曾经的一句笑话解释,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了。只要关于梁辰的一切,哪怕是以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只要有人讲起,他们就不厌其烦地听,那种崇拜与敬仰是绝对发自内心的了。

    对于执行这次任务,几个人也全都兴奋不已,能跟辰哥同行去执行任务,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辰哥掉一根寒毛,这是几个人私下里的誓言了。

    经过了将近一天的旅程,几个人终于来到了与t国接壤的一个边境小镇。

    事先楚振东早已经安排好了蛇头在那边等着梁辰,在蛇头的安排下,梁辰几个人有惊无险地跨越了国境,越过了梅河,终于来到了与华夏接壤的t国小镇。

    一切都是按照楚振东的安排来办的,毕竟,做戏要做足,如果梁辰要是通过杨忠勇的力量来到t国,怕引起来楚振东的怀疑来,这倒也是他的谨慎之处了。

    梅河静静地流淌,在月夜的映衬下,波光粼粼,隔河相望,那边就是华夏的领土,是祖国和故乡,而这边,则是t国的国境。

    再往左,则是m国的边境,右侧则是l国的边境,这个叫做德兰的小镇正好位于四国交界处。(以上以下所有国家及地名包括种种势力构成,包括他国国情,华夏国情,官场政治体制等等,均为杜撰,博君一笑,切莫当真,兄弟们千万不要跟现实社会对号入座以现实考据,如果文有偏颇,老断当不起这个罪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