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老拳相向
    :

    听了杨忠勇的话,梁辰又有些迷糊了起来,觉得杨忠勇大有深意可挖,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一时间还有些想不清楚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正如杨忠勇所言,现在自己的这个身份倒是此次行动的最佳掩护了。

    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向杨忠勇伸出了手去,“照片。”他指的是威尔逊的照片。

    “好。”杨忠勇也不废话,轻拍了下手,从楼上走下来一个警卫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走了过来,递到了梁辰的手里,随后再次转身上楼,整个过程悄无声息,显示了极佳的职业素养。

    梁辰并没有打开,而是拿在手里,掂了掂,抬头望了杨忠勇一眼,“为什么会选择我?”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疑惑了。按理说,这件大的事情,应该找最专业的人去做才是了,却偏偏选上了他,让他有些不解。

    “因为你曾经帮助过秋林。”杨忠勇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说道。

    这句话的意蕴太复杂了,以梁辰的智慧一时间也有些琢磨不透,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这件事情,而是脸上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来,“其实照这么说起来,无论在公在私,这都是我们朝阳安保公司开门做生意的第一笔买卖了,您说是不是呢?”

    杨忠勇人老成精,又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寿眉一挑,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真是无利不起早。罢了罢了,自然有相关的人跟你去接洽,你等着吧。”

    “那我就放心了。”梁辰哈哈一笑,端起了酒碗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酒劲涌起,胸中满是豪情,“让秋老将军等我的消息吧。”

    “唔,相信你行的。”杨忠勇赞赏地望着他。

    梁辰转身就要走,杨忠勇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等等”,他轻喝了一声道。

    “还有任务么?”梁辰转头半开玩笑地道。

    “不是,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你现在是不是跟周家有了冲突?”杨忠勇皱眉问道。

    “有。”梁辰点了点头,对于杨忠勇知道这件事情他倒是毫不惊诧。毕竟,上些日子搞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了。不过让他吃惊的是,杨忠勇居然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主使人是周家,确实很了不起了。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些高层人士,其实并不是吃白饭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秘密。”杨忠勇摇了摇头,淡淡地一笑道。沉思了一下,向梁辰道,“另外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吧,现在先别跟周家对着干,容忍他们一段时间再说。”

    “嗯?这是什么意思?”梁辰听出了杨忠勇话里的玄机。容忍周家一段时间?难道是说,等一段时间再跟周家对着干?

    “没什么意思。上面也很关注周家,你自己知道就好了。”杨忠勇面无表情地道,挥了挥手,“去吧,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现在暂时退让一下。”

    “好。”梁辰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去。

    不过,当他快走到门口时,突然间身后风声乍起,钢环声、刀啸声同时而至。

    梁辰脚步一僵,不过却并没有躲闪,而是站定在那里,随后,身侧一柄大刀直飞而来,“笃”的一声狠狠地劈中了门旁的木框,刀尖儿深入半尺有余,显示了投掷人雄浑的手劲与力量,还有那惊人的准头儿。

    “小兔崽子,这一刀是替我闺女还有我外孙女砍的,以后有机会,你要弥补她们,不要负了她们。滚……”杨忠勇的怒喝声在身后响起,显然,老爷子说完了公事儿,现在就要报下私仇了。

    梁辰并未转身,只是苦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绕过了那把刀,推开门,头也不敢回地走了出去。

    走出门去的时候,依稀听到身后杨忠勇的叹息声传来,“不知道叶梓在哪里。我那可怜的小外孙儿孙儿啊……”

    梁辰额上登时汗如瀑布,哗哗而下,狼狈而去,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待片刻。

    外面,苟栖和赵阳两个人正站在直挺挺的如两杆标枪一般守在门外,神色警惕地注视着外面的一切,眼神锐利如鹰,如果周围有任何异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扑出去,将入侵者撕成碎粉。

    见到梁辰出来,他们脸上的神色才稍缓下来,向梁辰露出了一个微笑来,却是脚步不动,继续在那里站岗。

    梁辰有心想停下来问问他们某些事情,不过看样子他们现在好像并不方便出去,也只能做罢,向两个人摆了摆手示意告别,而后便离开了这里。

    从后面杨忠勇的这片自留地儿出来时,门口停着一辆勇士吉普车,驾驶室座位正坐着一个人在抽烟,从车后镜里见到他出来,便扔掉了烟头跳了下来,几步迎了过来。

    梁辰一看,禁不住脸上露出了微笑,“陈大哥……”他快步迎了上去,伸出了手去。

    那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陈秉岳的儿子,陈志勇。

    陈志勇脸上同样露出了微笑,向着梁辰走了过来,不过快到梁辰身边的时候,脸色却突然间变得狞厉了起来,根本没有伸出手去与他握手,上去就是一拳,直奔梁辰的右颊。

    梁辰一怔,却是并没有躲开,而是任由这一拳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拳力道极重,纵然梁辰的抗击打能力超强,但拳头落在右颊上的时候,也不禁有一种撞了车的感觉,脑子里嗡嗡做响,嘴角边儿已经溢出血来。

    不过,他脸上始终在保持着那个微笑,依旧执着地伸出了手去。

    “你为什么不躲?”陈志勇一拳打中,似乎连自己也没想到,愣在了那里,半晌才恨恨地道,望着梁辰犹自在流血的唇角,有一丝心疼。

    “我没有躲的理由。”梁辰叹了口气道。

    “你,你……”陈志勇望了他半晌,跺脚一叹,“上车!”

    他转身向着吉普车走了过去,梁辰默默跟在他身后上了车子。

    陈志勇启着了车子往前走,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复杂地说道,“对不起。”

    “你不需要说抱歉。”梁辰摇了摇头道。

    “为什么?”陈志勇沉默了一会儿,边开着车子边问道。

    “因为你是美琪的哥哥,是叶梓的外甥。”梁辰叹口气道。

    “你倒是真明白事理。”陈志勇苦笑道,“不过,你和小姨他们的事情,我大体已经全都知道了,错不在你。不过,无论如何,这一拳我还是要打的,希望你能理解。”

    “能理解,换做我,也是同样的心态。”梁辰笑笑说道。

    “靠,我说梁辰,你能不能不这么永远都是一副淡定从容老气横秋的表情好好不??这让人很自卑,好像别人那几十年都活动狗身上去了,暴躁得跟个年轻小孩子似的。”陈志勇翻了个白眼儿道。

    “我也不想这样,是社会教会我这样。”梁辰摸了摸鼻子,叹息了一声道。

    “社会,社会,吗的,这个狗草的社会。”陈志勇突然间烦燥地大骂了一句道,骂完了觉得心底下有些舒坦了,摸出盒烟来,熟练地一弹烟盒底部,一根烟向梁辰飞了过去,另一根烟则长了眼睛似的飞了自己,被他一口叼着,咬在嘴角边,旁边的梁辰掏出火机打火点着,两个人在车子里吞云吐雾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梁辰像是随口问道,其实早有疑惑。毕竟,陈志勇所在的部队那是尖兵部队之一,没有极特殊情况,他这个大队长是轻易不能外出的,要不然有什么突发情况出现的话,就是他的失职。

    “你猜呢?”陈志勇转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

    “猜不着。”梁辰回答得很老实,这也让陈志勇翻了个白眼儿,“靠,别这么没有情趣好不好?”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我就纳闷了,以你的这种没有半点情趣的情商,我小姨和我妹妹怎么就能看上你的?”他的表情很郁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