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大树参天,自成一系
    :

    “你这个小子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不服输,任何时候都要占在上风去说话,真是,真是……”杨忠勇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摇头无奈地说道。

    “也并不是这样,只不过是觉得有些委屈罢了。”梁辰叹息了一声说道。

    “也没什么委屈的,人在这个社会中走,尤其是在华夏这个社会中走,如果不适当地走一走体制路线,单凭自身横冲硬闯,那只是一介莽夫,恐怕也活不了多久。毕竟,要看看这是谁的天下了。所以,适当地融入一下体制内,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相反,有些时候会给你很大的助益,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也未可知的。你没见过么?现在哪个有钱的大老板不是什么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只有某个黑道人物一倒台子,背后必定会牵出一大批所谓的保护伞来。这是为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表面上看去,或许这是我们党和国家内部的蛀虫腐化变质,可究其根本,也是因为华夏几千年来的官本位思想在作祟了,更是因为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一种最迫切的社会现实需要。”杨忠勇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显得无奈又心酸。

    这个社会现实却是目前来说谁也无法改变得了的了。

    “这倒也是没什么。其实不仅仅是华夏,就算是国外西方发达国家,同样也存在这种现象。很多大国的政要本身就是洗净了底子的灰色或是黑色人物出身,这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畸形怪现象了,哪个国家都有。当然,我说的委屈是半开玩笑,更多的是,则是幸运了。毕竟,收编我的佣兵公司的人是您老人家,而不是秋桐,否则的话,我真的会很难受。”梁辰摇头说道。

    “呵呵,想必秋桐和秋澹明父子俩找你了吧?”杨忠勇望着他,饶有深意地问道。

    “你明明都已经知道的,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梁辰看了他一眼,有些好笑地说道。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对这爷俩儿倒底是怎么个看法。”杨忠勇倒底是当兵的出身,况且跟梁辰之间属于那种亲密无间的忘年交,所以,有话便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倒也没瞒着藏着的。

    “我觉得他们只是两个无利不起早的政客而已,是整个秋家大政治集团之中的小利益集团,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小利益小算盘。”梁辰也毫不客气地戳破了秋桐父子两个的伪装。

    “哈哈,说得好!”杨忠勇抚掌大笑,眼睛愈发地亮了起来,端起了酒碗与梁辰一碰,仰头便喝进去了大半碗。将酒碗往桌子上一墩,用袖子一抹嘴巴,“这对父子啊,一心只为了在老将军面前争宠夺利,就是想在老将军百年之后取得对秋氏集团的绝对控制权,把他们举到一个让所有人都必须仰首而望的高度,他们的功利心,实在太强了。其实,如果凭着他们的聪明才智,只要心思正一些,作风正一些,老将军又岂会不重用他们?可是没办法,他们的个人品质就摆在那里,所以,这么多年,始终入不了老将军的眼,私下里,他们对老将军倒也是颇有怨言了。只不过不敢表露出来罢了。可笑,秋澹明还一直以为因为自己不是长子才不得秋老将军垂青,其实又哪里是这么回事儿了?如果他要是把心态摆正放平和,成就或许就远不止今天这个程度了。”杨忠勇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倒是能看得出一点端睨。”梁辰点点头说道,心底下倒是有些明悟起来,说穿了,其实就是一场政治集团内部的新时代争嫡罢了。不过想到这里,心底下却是突地一跳,“秋林呢?是谁的儿子?”

    “是秋澹泊最小的儿子。”杨忠勇有些惊奇地看了梁辰一眼,他原以为以梁辰和秋林的关系,应该早就了解这些情况呢。

    “原来如此。”梁辰点了点头,心下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来。秋澹泊,那可是现在某开发开放前沿阵的重要大省的省委书民,未来必须的国字头领导人之一,份量之重,在全国都是响当当的。而他印象中的秋林完全就是一个放浪不羁的浪子,却没有想到,居然是秋澹泊的儿子,这倒与他老子的形象有些不相符了。

    “算了,这些秋家内部的事情,你也不要过多去了解去参与了,只需要记住了,大树参天,自成一系,顺势而为。无论何时,拥有足以让人侧目的底牌,才能让人不得不重视你,不敢对你有任何其他的举动,这就够了。”杨忠勇望了他半晌,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说道。他相信,梁辰会懂的。

    梁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可是眼神里却满是说不尽的感激和感动的神色。因为他很清楚,以杨忠勇现在的身份,能够对他说出这番话来,已经是殊为难得了,那是抛开了所有功利和政治的东西,完全以一个长辈的关怀姿态推心置腹地跟他说的这些事情。这也是一个搞了多少年政治斗争的老人家在以自己几十年的经验提点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