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三句话
    :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梁辰脸上的神色豁地就变了。

    就算是以他的沉稳和城腑,现在也有些压抑不住心头的怒意,杨忠勇居然想要他的佣兵公司?这简直就是在剜他心头上的一块肉。

    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强自将心头的怒意压抑了下去,抬起头来,神色平静地道,“杨司令,如此说来,您这一次专程回来找我,也是为了我的这个佣兵公司了?”

    他的语气愈发平静起来,可是那平静之中,却有着深深的失望,深深的冷漠,依稀间,因为杨忠勇的这一个要求,而让他们之间曾经亲密无间的关系瞬间多了一层难言的隔阂。

    “没错,就是为了你的这个佣兵公司而来。”杨忠勇似乎并没有看到梁辰脸上神色的变化,大咧咧地说道,不过双目开阖之间,却是隐隐有精光散射而出。梁辰的神色变化,又岂能瞒得过这位已经快成精了的老爷子?

    “给我一个理由。”梁辰端起了酒碗,浅啜了一口,抬头望着杨忠勇,脸上的神色愈发平静,只不过,平静中那股冷漠的感觉却也越来越深了。

    杨忠勇看着梁辰,心底下倒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小兔崽子,真把老子当成阶级敌人了?弄这么一副死出给谁看哪?”

    不过他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梁辰,而是端起了酒碗咕嘟嘟跟喝水一样一口抽干,很不顾及形象地用袖子擦了擦嘴巴,抬起头来道,“要理由是吗?好啊,老子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是为了救你。”

    “救我?还请杨司令明示。”梁辰皱了下眉头,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对这个理由颇有些不屑。当初秋桐对他的佣兵公司动心思的时候,他就一口回绝了过去,而秋桐则代表着的是秋家的利益,杨忠勇又与秋家是一条线上的人,他当然不认为杨忠勇亲自来向他要他的佣兵部队是为了所谓的救他。

    一切都只不过是在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下的下作勾当罢了,让他感觉到恶心。而最让他伤心且失望的是,杨忠勇居然为了秋家,也来压榨逼迫他,甚至是拿出了叶梓和陈美琪的事情相要挟,这一瞬间,杨忠勇在他心目的形象有一种瞬间崩塌的感觉。

    他平静地喝着酒,可是偶尔一轮的目光中却隐藏不住一丝说不出的悲伤来。

    杨忠勇这一回真的看不下去了,“砰”地一下又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小辰子,少摆出这副哭丧相来,给谁看哪?对老子失望了?伤心了?认为老子也在帮着秋澹明和秋桐那一老一少在逼迫你呢?混蛋东西,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如果你真的这样认为,那你滚吧,就当老子今天没找过你,以后老子也不认识你了。”

    他怒气冲冲地指着梁辰大声喝骂道。

    不过他这一骂,倒是让梁辰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觉,好像,曾经的那个杨忠勇司令,又回来了。

    静静地注视着杨忠勇,沉默了半晌后,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离开,而是坐在那里问道,“那就请您把您的理由阐述清楚吧,或许,小辰子天资愚钝,在理解上有一些偏差。”

    “这就对了,你个小兔崽子,总算还没让我失望。”杨忠勇眼神柔和了下来,如望向溺爱的子侄般望了他一眼,喝了口酒,突然间便轻轻地叹了口气,“小辰子,首先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一次我回来,秋澹明和秋桐那父子两个并不知道,只不过,我是奉了秋老爷子的口信儿,替你捎个话而已。”

    他这句话一出口,梁辰顿时悚然一惊,秋老将军居然给他捎口信儿了?这,这简直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秋老将军是什么人?那可是跺一跺脚整个共和国都要颤抖上两下的人物,虽然他已经退下来了,但在某种程度上,依旧能够影响到共和国前进的方向,他居然给自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传信儿,这是怎样一件惊破天的事情?

    只不过,放在别人身上,或许这意味着无上的荣耀,可对于梁辰来说,却代表着无与伦比的沉重压力。

    杨忠勇看出了梁辰的担心,淡淡一笑,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担心,老爷子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只是有三句话想对你说。”

    “哪三句话?”梁辰深吸口气,平抑了一下复杂的心绪问道。

    “第一句话与过些日子你将去暗查梅河惨案的任务有关,老将军说,血债要血偿,国威要宣扬。”杨忠勇说到这里,老眼里有着深刻的仇恨一闪而过。或许他现在身居高位,已经年老了,如果放在年轻的时候,没准儿这个任务就轮不到梁辰了,他肯定会抢着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