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除名战(六)
    :

    那些手指头上,还嘀嘀嗒嗒地不停向下滴着血,手指头似乎还一抽一抽的,未死的神经驱动着这些手指,在不停地蜷曲着,望上去触目惊心。

    虽然见惯了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并且也曾经亲手砍下过无数背叛或是敌人的手指,可是当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眼前时,几个人还是有些受不了,胃里翻江倒海地一阵剧烈蠕动,如果不是强行忍着,他们真的已经大吐特吐了。

    而更让他们感觉到穷途末路的凄惶恐怖的是,将近一千人,那可是将近一千人哪,现在,居然全都被人打散了?而且全都被割掉了小指?看着对面那近百人黑压压的一群煞神们,他们无法想像,梁辰倒底隐藏了怎样的实力,这些煞神们,倒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明明人数不多,却每个人都拎着六七只到十几只手指不等,这是怎样恐怖的战斗力?难道,他们是传说中的那些特种兵吗?可梁辰一个黑道混子,又怎么可能使得动这些特种军人?

    他们真的有些糊涂了——在胆寒中糊涂。

    对面那些人,一个个身上都泛起着滔天的杀气,虽然至始至终他们都在沉默着,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可有时候,沉默就是无形的力量,现在,这力量就如同有形有质般,配合着眼前这成串的手指和触目惊心的血迹,成为了一面面无情的铜墙铁壁,缓缓地向他们推进着,不停地压榨着他们的生存空间,挤压着他们的肺,以至于让他们连喘息都有些费力。

    “断指令……”赵骏喃喃而道,盯着那一串串的手指头,他想起了半年前曾经广泛流传于j省道上的传说,据说风雪交加的那一晚,大学城将近四百个混子被残酷无情地砍去了小指,驱逐出了大学城。

    于是,从那时开始,便有了“断指令一出,谁敢入江湖”的传言。

    不过,他从来只把那句传言当成了一个笑话,总认为那不过是一些刚出道的小娃娃们搞的噱头而已。

    可现在当这断指令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才发现,原来这句他曾经嗤之以鼻的传言并不是笑话,而是货真价实的存在。

    现在,断指令就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下属的手上再次完美的呈现,而他呢?他的江湖路,还能不能再走下去了?

    哦不不不,现在赵骏考虑的已经不再是这个问题了,他在恐惧地想,自己的下属们仅仅只是断指,这不啻于是一种侥幸。而自己呢?会怎样?

    联想到自己轻信了梁辰已死的谣言,轻率出击,惹下了滔天大祸,结果被人一步步诱入了这口大瓮之中,他就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现在,梁辰已经强势回归,并且在大瓮之下焚起滔天烈火,这个可怕的杀星,又将会怎样对付自己?

    会不会将自己杀了,然后埋尸在这深山老林之中,了却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如果是这样,他真是万分感激梁辰了,江湖人,路死路埋,沟死沟埋,对于这一点,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梁辰真的会这样如他所愿吗?会不会像以往虞占元虞守望对付曾经的那几位敢在砥剑节上弄鬼的老大一样,将他们的双手双脚全都打断,让他们以后无法站起,只能靠坐轮椅生,甚至就连吃饭喝水这样的事情都无法动手,要靠别人侍候才能去做?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宁愿早些死,快些死,死得越快越好——连自杀都无法做到,他真的不愿意去遭受那样的惩罚。

    想到这里,他惨然一笑,知道现如今的境地,这种情况已经不能避免,梁辰岂能轻饶了他?他再次去摸自己的手枪,握在手里,惨然一笑,突然间就堵向了自己的嘴巴。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起来,赵骏只觉得手中一麻,那把手枪已经凌空飞起,子弹与手枪枪声撞击的灼热感还真实地残留在脸颊上,有一丝**辣的痛。

    抬眼望过去,就看见对面的已经走过了一个人,脸上一道望之让人心底生寒的巨大刀疤,从左额险险掠过左眼,直划到唇角上,望上去狰厉无比。

    此刻,他就随着地握着一把黑漆漆的大枪,枪口,依稀有一丝青烟冒起来。

    他那双仿佛地狱恶魔般的眼睛带着极度的轻蔑与不屑扫视了他们一眼,轻喝了一声,“下了他们的武器。”

    随后,几个人便默默地踩着枯枝败草走了上来,拿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武器,甚至解下了他们的裤带,就是为了预防他们去自杀。

    从这一刻走,赵骏和蔡文龙还有徐济成几个人,连自杀的资格都已经失去了。

    “梁辰在哪里?我们要找他,就算是死,也要他出来跟我说几句话。”这一刻徐济成突然癫狂起来,一下跳起,嗬嗬大叫着往前冲。

    只不过,他刚刚跳起来,还没等站稳,一个窝心脚便已经踹在了他的心口上,他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挣扎难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