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三个选择
    :

    扛着枪,梁辰继续很是随意地往前走着,边走边走易水寒随口聊着天,就好像前面并不是有将近十只枪在暗中瞄准着他,仿佛不过是十根烧火棍罢了。

    “易兄,你有没有兴趣想知道,前面的这些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来杀你?”梁辰轻言浅笑向前走去,走得并不快,可是每迈出一步,与前方刘宇他们的距离就拉近了一分,给他们所造成的那种心理压力便沉重了一分。

    随着他越走越近,这种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大到他们已经开始有无法承受了。包括素来沉定有主意的刘宇,现在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颗颗豆粒儿大的汗珠,眼里满是惶然恐惧的神色。

    他很清楚,梁辰这就是在向他示威,同时也是在以自己的举动立威,可是,现在他却无能为力,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梁辰的一步步逼近,逐渐地,他心底下的勇气正一点点地被磨灭着,消散着,甚至再也升不起半点对抗的勇气来。

    “我不知道。”易水寒摇了摇头,很老实地回答道。他确实不知道眼前这些人是谁,但他很清楚,这些人必定是梁辰引来的人,而且一定是梁辰想要杀的人。

    “其实,易兄,在这里我也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想必刚才通过我手下人的喊话,你已经大略地猜到了,没错,这些人就是我设局引来的,而他们,就是j省现存的十一位老大其中的两个,一个叫做刘宇,一个叫做王见远。他们是总盟会副会长赵满堂的人,砥剑节过后,被空降到这里做老大,主要的目标就是为了对付我,他们一直想杀我而后快。今天倒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我也提前帮了他们一把,告诉他们来杀我,没想到,他们真的就来了。”梁辰微笑说道,扛着狙击步枪继续往前走。

    “对不起?呵呵,辰哥,今时今地,这样的处境,你觉得向我说一声对不起,有什么意义吗?这是不是代表着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一种同情和怜悯?还是代表着某种由上而下的俯视和戏谑般的看不起?”易水寒苦笑了一声,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前因后果,他终于清楚了。

    “不,你误会了。其实我说这一声对不起是真心的,利用你设了这个局,并且还让你损失了三个下属,我确实应该表示抱歉。”梁辰摇了摇头,很是真诚地说道。

    “道歉倒不必,相反,我觉得应该感谢你才是。不管你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是你帮我除了三颗眼中钉,因为那三个人,都是宋明义派来监视我的人,除去他们,于我而言只会心下暗爽。”易水寒再次摇头,直截了当地说道,并没有丝毫隐瞒。

    梁辰笑了,这一次笑得很是开心,通过这么多年对于人心的把握与了解,他很清楚,一旦易水寒这样坦城地承认些这些本是十分难于启齿的事情时,那就意味着,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瓦解,同时在心理上已经认可了自己和朝阳这种绝对强势的力量。收服他,应该是触手可及的事情了。

    此刻,他已经离刘宇他们的隐蔽地不超过三十米的距离了,也就在这时,环形防御圈儿中的两个人已经受不了那种沉重的压力,疯了一般地站了起来,“你死吧,死吧……”那两个赵满堂的死士狂吼着,手中的枪举向梁辰疯狂开火。

    只不过,第一个人刚刚举起了枪,就看见对面的梁辰扛在肩上的狙击枪闪电般地回落前方向前一指,随后,他便感觉到手中的枪一振,“轰”整个枪膛炸裂开来,他的整只右手已经完全炸碎,只剩下了手肘部分血肉模糊的一片。

    那是梁辰一枪命中了他的枪口,子弹从枪膛中钻了进去,引发了手枪炸膛,爆发出了如此惊人的威力来。

    神乎其神的一枪。@&@!

    那个抱着手臂狂吼着滚倒在地上,喊得都已经不似人声了,那种断手的痛苦,无法形容,听得周围一群人头皮发麻。

    而另一个人是同时站起的,手很快,已经一枪打了出去,不过,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同时,前方的梁辰突然间消失了——不,他并不是消失了,而是一下半跪在了地上,躲过了那发枪弹,同时将易水寒轻推出半步。

    “砰”,随后又是一枪声响起,那个死士喉间飙出了一道血线,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上,手脚抽搐着,鲜血流了满地,眼见不活了。

    梁辰,用无声的动作表明了,他才是真正玩枪的祖宗,任何自认为是玩枪高手的人想在他面前动枪,结果只能是以生命为代价地班门弄斧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