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给你看些东西
    :

    他手臂上爆发出来的力量堪比魔兽一般,陡然间爆发出来,居然硬生生地搂着那个家伙的脖子将他硬生生地由后至前硬扔了过来。

    同时,梁辰已经闪电般地一把夺下了他手里的枪,顶着那个家伙的脑袋,早已经空出来的左手同时间拿到了他手里的木盒,闪电般地一抖,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根权杖已经飞了出来,在阳光下划过了道道闪烁的晶莹之光,被他一把抓在了手里,指向了旁边的一块石头。

    他的动作太快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一秒半,虽然有易水寒的狙击手一直在瞄准梁辰,但至始至终,他居然没有来得及开上一枪。

    易水寒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眼睛也骤然间眯了起来,里面射出了一道寒芒。

    手一挥,旁边的草丛中早已经蹿上来一个持枪的下属,枪已经顶在了李吉的肚子上,手指扣在扳机上,随时都可能搂火儿。

    一时间,李吉的一条命悬在了一线间。

    李吉吃了一惊,几乎都要当场喷血了。我靠呀,合着搞来搞去,自己的那一套难道没有派上半点用场?辰哥没有利用定位追踪器追踪到自己的位置进行提前布置?要不然他怎么能用这种原始的土办法来个单刀赴会杀入重围呢?

    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那就不是朝阳的功臣了,简直是朝阳的大祸害,连累了辰哥的大败类。一时间,他都要当场哭出来了。这他吗岂不是弄巧成拙搬石搬自己的脚么?

    且不说李吉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连一颗心都快悔烂了,易水寒凝视着梁辰,脸色逐渐寒冷了下起来,“梁辰,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要挟住了我的下属,就可以逼迫着我放了你的兄弟?这是不可能的。我的下属都是久经训练的死士,他们根本无畏生死,视死亡如荣誉。”盯着梁辰,易水寒冷笑不已,心下更是愤怒,这个梁辰,明明已经陷入重围了,还要做这种困兽犹斗的举措,他是吃错药了还是真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远处的梁辰悠然一笑,手里的枪缓缓移动着,已经从脖颈处移到了那个高瘦男子的脑袋上。

    那个高瘦男子料定梁辰不敢开枪,只是拿他当人质罢了,这个时候倒也是表忠心的时候了,他梗着脖子嚎叫道,“梁辰,有种的你便开枪,有你和你的兄弟陪葬,我也没什么遗憾的了。”他喊得很是大义凛然,很是壮怀激烈,连他自己都有些被感动了。

    “是么?既然这么说,那我也只好成全你了。”梁辰微笑着,云淡风清地扣动了扳机。

    “砰”“轰”两个声音混成了一片,枪声在前,爆头声在后。

    那个高瘦男子的脑袋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烂西瓜,红红白白的恶心东西喷浅了梁辰满头满脸,让此刻的他看起来像一尊来自地狱的杀神。

    “兄弟,以后记住了,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梁辰连脸也未抹一下,开枪后迅急地用手里的枪对准了那根翠玉杈杖,眼睛依旧眨也不眨地望着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嘴里却向着那具还在抽搐的尸体说话。

    “混蛋,混蛋,梁辰,你敢杀我的人,我必要将你千刀万剐!”一瞬间,易水寒眼睛都红了,端着咖啡的杯子的手都抖了,手上青筋爆起,一根根,如巨大的青色蚯蚓爬满在手臂上。

    “如果你有这个本事,我无限欢迎。不过,现在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你想要的东西还要我的手上,如果我或者是我的兄弟有半点闪失,这根权杖你也别想再拿回去了。”梁辰好整以暇地微笑道,顷刻间杀了一个人,现在却又那样云淡风清,曾经的佣兵之王,在这一刻,终于回来了,以铁血的冷厉,震撼了眼前的人们。

    易水寒狂怒不已,却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根权杖,所以这根权杖有损,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虽然他拿住了梁辰的死穴,并且成功地将梁辰逼入了死胡同,但现在,梁辰同样反将了他一军,将他也顶到了墙上。

    现在,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梁辰,你试图在激怒我?”几个呼吸之间,易水寒已经冷静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梁辰,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你错了,我不想激怒你,只不过我没有受制于人的习惯,更没有受制于人后被人欺凌侮辱的习惯,更更没有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受辱而自己无能为力的习惯。所以,我仅仅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的局面而已。”梁辰微笑说道,一手持枪顶在了权杖上,向着易水寒,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