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大瓮将成
    :

    想要窃听一个人的信息,在江城来说,如果被刘华强的人盯上的话,除非是刻意提防,或者是像梁辰的人对他们那般熟悉他们无法下手,否则的话,还真没有几个人能逃得过刘华强的侦听。

    就在秦三韧回去宾馆的这一路包括到达宾馆之后与上峰的种种行为和对话,几乎是半点无遗漏地落在了刘华强的人的眼里、耳里。

    现在,这些消息已经被及时地反馈回来了。当然,至于如何决策,还是要看刘华强的了。

    不过,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决策,倒是刘宇和王见远急不可待地出发了。

    望着夜幕中匆匆消失的两人背景,刘华强沉默了许久,不屑地冷笑骂了一声,“两个傻笔!”

    随后,呸出了一口浓痰在地上,转身走回了房间,重新拨通了几个号码,打起了电话。

    打电话的那一刻,他的神色变得无比恭敬起来,甚至还带上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敬畏,似乎他将要对话的人,是一个连他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提起来都打寒颤的角色。

    江城宾馆,这是江城市资格最老的一家四星级宾馆,在计划经济年代,这里曾经有过无比的辉煌和荣耀,无数次接待过国家领导人和外国来宾。虽然现在已经有些没落了,但依旧是江城市服务行业里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七零三号房间,刘宇和王见远叩响了房门。

    门开了,光着上半身的秦三韧正用毛巾搓着未干的头发,满眼警惕地望着两个人,眼神里全都是质疑的神色。

    看起来他刚刚洗过澡,呈现倒三角状的上半身满是块垒分明的爆炸性的肌肉,极具阳刚美感,让人一眼望过去,有一种目眩的感觉。

    “秦兄弟你好,我们兄弟两个想跟您就某些事情进行深入细致的详谈,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王见远很是客气地说道,甚至用上了敬语。

    秦三韧认得他们,在刘华强的球场见过他们一面。

    略有些犹豫,不过秦三韧还是打开了房门,将两个人迎了进来。

    两个人刚刚走进来,房门便已经无声无息地关上,同时两个幽灵般的杀手已经潜伏了过来,两只冰冷的枪管顶住了他们的后腰。他们居然都不知道这两个杀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胆气不禁为之一寒。

    “秦兄弟,我们是来谈合作的,没有必要这样对我们吧?”刘宇很是配合地举起了手,同时向秦三韧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来,表明自己没有任何恶意。

    那两个杀手动作极其熟练地在他们身上搜索了一下,在他们身后向秦三韧做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他们并没有武器。

    秦三韧有些发冷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椅子上,向他们挑了挑下巴,很是倨傲地道,“刘华强想通了?”

    “不,刘老大并没有发表具体意见,但我们兄弟两个同样跟梁辰有深仇大恨,就想搞死他,所以,刘老大想置身事外,但我们却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所以,想尝试一下,跟明少进行合作。只要搞死梁辰就可以,我们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回报。”刘宇知道跟秦三韧这样的人也别玩儿什么虚的,上来就实打实地说就是了,要不然,惹毛了人家,根本不尿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况且,这还是求人的勾当。

    “你们?有这个资格跟明少合作么?”秦三韧看了他们一眼,冷冷地一笑,不屑地说道。

    “我们当然有。”刘宇咬了咬牙,强忍下了一口恶气,低三下四地说道。

    “那你们就说说吧,凭什么跟我们合作?要知道,梁辰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为了杀他并拿回我们的东西,我们明少这一次可是设了好大的一个局,耗费了不少的心血,你们想合作可以,但如果实力不济,搀与进来坏了我们的事情,这个后果谁来承担?”秦三韧满眼不信任地道。

    “秦兄弟,实话实说吧,搞死梁辰,也不是我们的意愿,而是上面的意思。所以,这也是我们的底气和资格所在,具体原因,现在还不便透露。但我们可以保证,必定有参与进来的实力。”刘宇开始往自己脸上贴金。

    “上面?是总盟的意思?看起来,这个梁辰嚣张跋邑,倒是得罪了不少人哪。”秦三韧眼睛亮了起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就是这样了。所以,也请明少和秦兄弟放心,我们对此次狙击也是势在必得,只要你们给我们这样一个完成任务的机会就可以了。”刘宇见秦三韧口风有些松动,心下一喜,借机趁热打铁地道。

    “唔,你们可以出多少人?我指的是精兵,不要那些不入流的小混混,那些渣子只会坏事。”秦三韧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这就是表示已经同意他们掺与进来的意思了。

    “至少五十人,全都是上面派下来培养多年的精锐死士,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就等着专门对付梁辰的时候进行定鼎一击。”刘宇伸出了一只巴掌徐徐说道。他很清楚,秦三韧之所以来向刘华强谈合作,也是怕人手不够的原因。毕竟,梁辰不好杀,况且他带那么多人来,目标太大,就算再怎么分散,也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一旦引起梁辰的警觉就麻烦了。

    所以,才想在本地找一个强大的同盟者来做这件事情。

    “五十人?远远不够。至少二百人,封死梁辰所有的退路,彻底把他干垮。”秦三韧摇了摇头。

    “可是……”王见远一听就有些急了,这些精锐死士可是赵满堂会长旗下的最精锐中坚力量,满打满算不超过三百人,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死士,也是赵满堂都不轻易动用的杀手锏,能出动五十人,已经是极限了,现在秦三韧居然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口,至少二百人,玩儿哪?这不是扯淡么?

    刘宇却是一伸手制住他,同时说道,“这样吧,一百人,只要你们的计划得当,用来杀梁辰,我们单独完成都足够了。”

    秦三韧思考了好长时间,终于勉强点了点头,“好吧,就一百人,此事,许成不许败,否则,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没问题。”刘宇眉梢间露出了喜意伸出了手去,秦三韧伸出手与他轻轻一碰,算是同意了这件事情。

    “现在,可以说一说你们的计划了吧?我们的人,随时可到。”刘宇微笑说道。

    “嗯,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秦三韧点了点头,简要地将计划的重点说了一遍,听得两个人一个劲儿地点头,不过,他刻意地隐瞒了诸多重要的细节,并没有将整个计划合盘托出,包括想从梁辰那里拿回什么,梁辰又是与宋明义如何结怨的,全都没说。刘宇和王见远倒也是聪明人,装聋作哑地也不去问,毕竟,那是有关反正,秦三韧现在的身份已经确认,并且计划势在必行,问那些多余的事情也没用。

    这个世界上,有时候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就这样,两个人与秦三韧密谋了好长时间后,终于在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疲惫却又兴奋地离开了江城宾馆。

    “这一回,居然被宋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盯上了,我看梁辰死不死?!”王见远走了宾馆,无比兴奋地挥了挥拳头道。

    “嘘,噤声。”刘宇左右望了望,谨慎地说道。看周围没人,等重新回到了车子,才表情凝重地说道,“阿远,记住了,这一次行动,我们只是参与,不要当大头往前冲。这个秦三韧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管我们要那么多人,摆明了是想拿我们当炮灰使唤,这一点我们不能不防。虽然梁辰必须要杀,但如果精锐折损过多,赵会长也会不高兴的。毕竟,现在在海外,梁子恒搅得太厉害,已经牵制了赵会长的大部分精力,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好。到时候,咱们捡漏就可以了。如果梁辰撞在了我们的枪口上,那就弄死他。如果宋家先把他干掉了,我们也乐得捡个便宜,还有他们替我们背黑锅,把事情往他们身上推,我们也能摘得一干二净。”刘宇点燃了一枝烟,喷出口烟雾,冷冷地一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