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敌人的苦恼
    :

    水云间。

    这是一家放眼整个j省都能位列前十的高档会所。在这里,来来往往的人,俱是达官显贵。

    别的不说,仅仅三十万元的入会费和每年十万元的会员费就让人望而却步。而这只不过是普通会员入会价而已。

    这家会所开于五年前,曾经火爆一时,不过就在今年年后,这间会所却突然间衰败了下来,人气极具下降,到现在,已经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了。

    因为,另一间名叫紫罗兰的高级会所也开业了。

    这家会所刚刚开业,便以迅猛无比的态势向前发展,仅仅四个月的时间,便已经拥有了近千名会员,几乎要将整个j省的所有达官显贵们一网打尽了。

    一个省的人脉资源虽然不少,但最顶尖儿最优秀的那些人也不过就那么一小撮而已,如果他们去了那边,这边的会所自然而然地就要冷清下来了。

    所以,水云间的败落不是因为自身原因,而是因为同行的竞争。

    如果放在以前,水云间的幕后老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必定会想方设法找回这个场子,把人脉资源拉回来,哪怕动用某些为人不齿的黑恶手段也在所不惜。

    不过现在他却不敢,因为据说那家会所的幕后老板是一个北方师大的学生,叫做,梁辰。

    而这家会所的老板则叫做,刘华强。

    此刻,刘华强阴沉着脸,正负手站在耗资近亿的那个高尔夫球场上望着那地面上略有些枯黄的小草发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远处,王见远和刘宇正没精打采地一杆杆打着球。

    其实他们的球打得真的很好,只不过球技这东西是随着心情而来的,心情好的时候,球技也会水涨船高,就算水平不高的人或许都能打出小鸟球来。但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许连最简单的一杆球都会失误。

    现在,两个人打了半天,每杆球都高于标准杆至少三杆以上,这球是没法儿打了,越打越没劲。

    “刘老大,回去吧,今天状态不好,这球是越打越没意思了。”两个人坐着一辆电动车来到了刘华强的身边,王见远招呼了他一声道。

    现在,三个人已经完全结成了同盟关系,对抗梁辰。

    没办法,自从砥剑节之后,三个人对梁辰的敌意便已经尽显无遗,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各自为战,而梁辰也远没有现在这般强大,所以,三个人无论是谁,单对单,自认为都不惧怕梁辰。

    但随着张凯和李吉的逐渐代言上位,随着j省四位空降老大与梁辰死嗑却被梁辰轻松拿下,随着几位总盟会的巨头质询梁辰却被梁辰反将一军轻松过头,尤其是随着房德坤案的败露并且被政府枪决,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的发生,梁辰的势力不降反弹,急骤扩大,在j省的号召力越来越强,并且让张凯代言梁子恒,两个人完美的实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强强联合,这本身就是一股强大至极的实力,更何况,推李吉上位替自己代言,而他则腾出手来去发展大学城那边的力量,现在大学城那边的力量更加恐怖,只要拉出去,那就是整个j省一霸,就算全盛时期的梁子恒恐怕也不敢轻掠其锋。虽然只局限于大学城一隅,但那也只是梁辰刻意为之罢了,如果他真的想借用大学城的力量做些什么,就算不敢放言统一j省的暗秩序,恐怕也定能j省搅得翻天覆地,人人自危。更何况,现在还有李天鹰在捧梁辰的臭脚,而莫千华同样则在许多公开场合明确表示梁辰现在就是j省实际上的老大,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都会坚决拥护。而赵骏、蔡文龙、徐济成这几位老大现在则是装聋作哑,摇摆不定,连话也不肯轻易说,无论做什么事情更不轻易表态了。显然,他们也是因为梁辰的强大,原本就是墙头草的骑墙派,现在更是明哲保身,轻易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了。做为一省大佬之一,他们这样的做法也无疑也是默认了梁辰的存在和实际上大哥的位置了,这更让刘华强几个人举步维艰。

    梁辰发展得实在太快了,这也给予了他的敌人们以沉重无比的压力,压迫到就算梁辰不向他们出手,但那股潜在的威压也压迫得他们现在都快要窒息了。

    现在,刘华强几个人就是这种感觉,他们每一天都张大了嘴巴拼命地呼吸,却感觉好像空间越来越小,留给他们的空气也越来越少了,任他们怎么呼吸,似乎也吸不到多少空气,而他们却无力推开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无形却似有形的那一面面坚不可催的墙壁。

    他们困顿、他们焦躁、他们愤怒,可他们却又无能为力,连带地,是心底下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甚至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得罪这样的对手?

    或许刘华强并不后悔,因为他的亲弟弟就是死在了梁辰的手中,无论如何,这笔血海深仇都要向梁辰讨回来。

    但刘宇和王见远不同,他们本是上京那个六朝古都的大哥大,在总盟会的总部所在,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却莫名其妙地奉了上头的命令,跑到这个穷乡僻壤来要跟梁辰做对,现在弄得灰头土脸,却又骑虎难下,被迫整天装孙子,他们心底下的郁闷更是可想而知了。

    “状态不好?这些日子你什么时候状态好过?”刘宇哂笑讽刺道。

    “宇哥,甭说我了,你也不也是一样么?”王见远苦笑道。

    “吗的,原以为赵妍那个浪货真能拉住房德坤成事,所以我们才毅无所顾地背水一战去帮她,与梁辰彻底撕破了脸皮。却没有想到,这个房德坤也是徒有其表,真他吗的不争气,居然反被梁辰弄进去了,还被抄家枪决了。那个省政法委书记也是个没用的货色,同样被梁辰弄得灰头土脸,乖乖卷铺盖滚回老家去了。现在赵妍见势不妙跑他娘的了,我们现在又与梁辰结成了死仇。眼见着梁辰的实力跟夏天的庄稼拔节似的,一天天地坐大起来,而我们却被他的小弟压迫着,不断地缩小地盘和产业的规模,我看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恐怕连上缴总盟的红利都快要缴不上了。这是软刀子割人啊。我看照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将我们连皮带骨地吞下去,最后连渣子都不剩下半点了。”刘宇咬牙切齿地骂道,拳头节子捏得嘎嘎做响。

    “你是在埋怨我么?”那边负手而立的刘华强眼神一寒,转头冷冷地盯着刘宇道。赵妍就是他找来的帮手,现在赵妍失利,他们几个陷入了如此的困境,不能不说,这里有他的责任。但他枭雄一世,哪里肯容人如此说他?

    “刘老大,你这话就没意思了,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况且,咱们现在是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相互攻讦又有什么意思?”刘宇苦笑了一下说道。

    这倒是他的心里话了,就算再蠢,他也不至于现在搞内讧,那可实在没什么意思。更给了梁辰以可趁之机。

    刘华强面色稍缓,沉默了半晌,眯着眼睛仰头望了一眼天空,冷冷地道,“现在梁辰的势力逐渐坐大,并且,如你所说,全方位向我们暗中施压,极力地压缩我们的地盘和产业,照这样下去,仅仅是年底交红利不足这一项罪名,就不是我们能担得起的,梁辰到年底时完全可以以这个为理由弹劾我们,再加上虞老匹夫在其中兴风作浪,搞不好我们年底还能不能稳稳地坐在这个位置上,都很难说了。”

    “可现在又能怎么办?想玩儿暗杀?梁辰那小子据说就是个万人敌,想杀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他轻易不肯定外出,一旦外出,原本自身就实力超群,更何况周围还有一群兄弟护着他,想得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如果要让他查出来是我们做的,上报总盟会,我们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的。要是跟他玩儿硬的,跟他玩地盘打江山,我们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并且一旦率先挑起冲突,梁辰必定会抓住机会狠狠地在汪会长那里告我们一状,到时候同样是两难抉择,就算是李会长他们恐怕也护不住我们了。”王见远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说道。

    “这个该死的梁辰,怎么就这样难斗呢?倒底想个怎样的办法把他打垮?照这样下去,我们最后连跟他斗的资格恐怕都没有了。这小子,居然能搬得倒省政法委书记,倒底他是个什么来历背景?”刘宇苦闷地摇头说道。

    “无论什么来历背景,既然上面空降下来一个省政法委书记来专门对付他,就表示他已经得罪了上面的人,此时的风光,未必就能一直延续下去了。所以,我们不着急,就坐等好了,如果不出意外,恐怕会有人来收拾他的。”刘华强冷冷一笑道,不过自己说这番话,心底下却全然没什么谱儿了。毕竟,这只是一种没有得到证实的猜测而已。

    正说到这里时,外面突然急匆匆地跑过来一个下属,满头大汗,跑到了刘华强的身畔,恭敬地低身,随后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刘华强这一刻脸色居然一下就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