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做你的保镖
    :

    “他呀,唔,他是我妹妹的心上人呢,是上大一的时候认识的男朋友,据说是做外贸生意的,也来过家里几次,爸爸妈妈对他也都很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可能是由于职业的原因,他总是神出鬼没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年到头与我妹妹聚少离多,据说前些日子还跑去了澳门,一去好长时间,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所以我一见到他时就会骂他。这也就是我妹妹的脾气,要搁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惯着他,一定要逼着他换职业。女孩子嘛,尤其是我妹妹这样水葱儿一般的女孩子,就得成天哄着捧着才行。要不然,还处什么男女朋友呀。”古芸芸是何等样人?登时便观察到了赵盈香的异样,同时对梁辰突然间提到了妹妹的心上人更有一丝说不出的疑惑。

    不过,她依旧如实道来,有心想看看梁辰倒底想要干什么,倒底想要知道些什么。但她并没有太多的戒备心理,因为她很是莫名其妙地相信梁辰,相信他不会对自己或是自己的妹妹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因为他不是那样的人。

    “姐,不许你再骂他了,你上一次弄得寒哥好没面子的。人家过年的时候拎着礼物来爸爸妈妈,却险些被你骂跑掉,你以后要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冬冬一提这件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哼哼地望着古芸芸,半真半假地说道。

    “哈哈,瞧你,瞧你,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向着你男朋友了,这要等过了门,你是不是眼里就只有你的那个易水寒寒哥,再没有我这个姐姐了?”古芸芸故意逗着冬冬道。

    “哎呀,姐,你,你说什么呢?真是,真是讨厌死了,我不理你了。”冬冬女孩儿脸皮儿薄,听古芸芸这么故意一逗弄她,脸蛋儿登时便红透了,几步跑了出去,任是古芸芸怎么喊也不回来了,说是上山去找她的养父母了。

    这边冬冬刚一出屋,那边梁辰的脸色便已经凝重了下来,缓步走到了桌子旁边,拿出枝烟来,打火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一言不发地望着赵盈香。

    赵盈香的一颗心登时便揪紧了,嘴唇都颤了起来,突然间一下离开了座位,向着梁辰便跪了下去,嘴里带着哭腔地道,“辰哥,我求你,求你不要伤害冬冬,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我会劝她,劝她马上离开那个易水寒,我发誓,我一定会做到的,无论用什么手段,只求你,不要伤害她……”

    古芸芸在一旁睁大了眼睛,盯着赵盈香,听了她的话,简直有些不能置信。转头望着梁辰,不可思议地颤着手指着梁辰,“你,你倒底想干什么?难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要伤害我的妹妹?不,你做不到,你永远都别想。”

    她尖叫着,指着梁辰,一瞬间,只感觉梁辰欺骗了她,让她怒不可遏,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痛感觉。

    “都住口。说的什么乱七八糟?谁说我伤害冬冬了?”梁辰又是好气又好笑地低喝了一声。

    转头望向赵盈香,伸出了一只手稳稳地扶起了她,“赵伯母,你多虑了。纵然我和易水寒有仇,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有半点伤害冬冬的举动。”他的话沉稳有力,透着一种让人不得不信的魔力,赵盈香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轻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易水寒?这跟易水寒又有什么关系?”这一次,古芸芸彻底糊涂了,瞠目结舌地望着梁辰,搞不清楚这倒底是什么情况。

    “说来话长。我只能简单地跟你说,易水寒是江北宋家的人,效力于宋明义,曾经因为我与宋家的冲突要置于我死地,到现在也不肯放过我,是我的对头。而现在,他却阴错阳差成了你妹妹的男朋友。当然,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梁辰指了指那张照片,言简意赅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古芸芸脸色阴沉了下来,有些替妹妹懊恼,怎么认识了易水寒这样一个来历复杂的人物,还成了人家的女朋友。现在,关系这么复杂,倒底怎么办?

    “辰哥,您,您会不会因为易水寒的原因而迁怒于冬冬?或者是要利用冬冬诱杀那个易水寒?如果只是后者,辰哥,求您给我些时间,先让我说服这孩子跟易水寒分手好不好?要是现在就下手,对她来说,未免有些太残忍了,她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苦孩子,从小已经失去的太多太多了,我怕,我怕她如果再受到这样的打击,会有些承受不住……”赵盈香蠕动着嘴唇,小声地说道。

    “伯母,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事实上,我并不想杀易水寒,相反,我很欣赏他,欣赏他的能力和才华。”梁辰缓缓吐出了一口烟雾,摆了摆手,微笑说道。

    “什么?”赵盈香惊诧地抬起头来,望着梁辰,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儿来,良久,才试探地问道,“辰哥,那您的意思是……”

    “呵呵,伯母,我记得,当初您曾经也想过要杀我,后来,也想过要利用我,当然,这都是因为情势所迫,职责所在,也没有办法,我也不会介怀。现在,我们同为朝阳人,荣誉与共,休戚相关,您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永远的敌人呢?”梁辰意味深长地笑了。

    “您是想……”赵盈香终于明白梁辰的意思,脸上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来,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要是易水寒生性桀傲,不肯臣服呢?”她终究还是不放心。当然,她不是担心易水寒,而是担心自己的女儿。

    “只要你能配合我,就足够了,他不臣服也要臣服。”梁辰淡淡一笑,成竹在胸地说道。

    “喂,梁辰,你们想做什么我不管,可无论如何,都不许伤害到我妹妹。否则的话,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跟你们斗到底。”古芸芸这个时刻见缝儿插针地插了一句话道。

    “你多虑了,还是那句话,我不会伤害到冬冬半点的,甚至,我不会冬冬知道任何事情。她还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梁辰摆摆手道。

    “你怎么保证?”古芸芸皂白分明的眼珠儿转了两转,轻哼了一声道。

    “我以我女朋友的生命发誓。”梁辰微微一笑道。

    虽然梁辰这话说得云淡风清,但古芸芸听在耳里,心底却是一颤,因为她知道梁辰对他的女朋友刘莎莎用情之深,可以说,他爱刘莎莎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以刘莎莎的生命起誓,他的这个誓言,可算是够狠的了。当然,这也可以看得出梁辰的诚心来。

    可梁辰越是这样,她心底越突如其来的有些不是滋味。咬了咬下唇,她哼了一声,强忍着一股无名的怒火,转过头去。

    梁辰倒是没有理会到古芸芸神色的异样,虽然看到了她的不满,却只以为她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妹妹担心而已,淡淡一笑,也并未说什么,只是转过头去望着赵盈香,“赵伯母,其他的我就不多了,既然让我在这里见到了易水寒的照片,知道了他与有可能是您女儿的冬冬的关系,恐怕,这也是冥冥中天意注定的了。这样,你什么都不要,该怎样做就怎样做,只需要劝冬冬跟你回江城一趟就可以了。其他的,我别无要求,也不会利用冬冬去做任何有危险的事情。”

    “好的。”此刻,有了梁辰承诺的赵盈香已经完全放下了一颗心来,梁辰这样的人,向来一言九鼎,她一向都是极为相信的。当下,也再不多言,只是点了点头承诺了下来。

    “赵阿姨是你的下属,当然有帮你的理由。我呢?我有什么理由帮你骗我妹妹,隐瞒这个事实和真相?”旁边的古芸芸此刻转过头来,略有些负气地说道。

    “这个……”梁辰倒是一怔,古芸芸的这个问题还真就把他给问倒了。

    好在他反应也是极快,略一思索,便已经有了答案,“因为我帮你妹妹找到了她的妈妈,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充分么?如果你爱你的妹妹,就应该帮助我。”

    “太牵强了吧?况且,对我本身也没什么好处。”古芸芸哼了一声说道。

    “哦?没想到古小姐还是这么功利的一个人。唔,好吧,提出你的条件来,如果不违反原则,我可以答应你。”梁辰愣了一下,随后摇头失笑道。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他能看得出来,古芸芸现在好像是在跟他斗气说话呢。

    “我的条件?唔,让我想想?”古芸芸转了转眼珠儿,突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儿涌上了心头,“没什么条件,反正现在王家因为害怕了周家,已经集体失声了,而我也成了一颗弃子,失业了,王家根本就对我不闻不问。不如,你也把我收编了吧,我不求别的,还干回我的老本行就行,做你的随身保镖吧,年薪嘛,你看给,别低于一百万就行了。”古芸芸强自摁捺着心底下的紧张,故做随意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