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冬冬
    :

    正午的阳光很刺眼。

    已经是五月的天空了,裂帛的四月刚刚过去,夏的脚步便匆匆而至。

    此刻,古芸芸的家中,赵盈香正用颤抖着的双手抚摸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幅破盆兰花图,虽然她在极力控制着,可还是忍不住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着,大滴大滴的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流淌过那张虽然风韵犹存却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庞,不停地掉落在地上,砸起了一片片细小的尘埃后,又迅速了融入了羊毛地毯中,消失不见了。

    “没错,这就是我女儿的笔法,就是她的笔法呀。尤其是这描兰的最后一笔,她总是喜欢用翘起的笔锋去挂一下,那是她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她从来都没有忘,就算失忆了也不会忘,这是她的天赋。天啊,她在哪里,她现在倒底在哪里?辰哥,你告诉我,告诉我好吗?”赵盈香抱着那副画,已经哭成了泪人。

    尽管她竭力地想控制着情绪,可现在她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个女儿,当初她还以为永远地离开她了,却没有想到,事隔十五年后,她居然有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希望,身为人母,孩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心底如何能不悸动?她现在真恨不得马上见到自己的女儿,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在所不惜。

    今天上午梁辰很是郑重地把正在忙活着组建朝阳重工的赵盈香叫到了安保公司去,跟她说起来了这件事情,赵盈香开始时并不相信,但当梁辰把事情经过一一说出来的时候,赵盈香险些当场就崩溃了——是险些让巨大的惊喜给冲击崩溃的。

    无论如何,她也无法想像,原本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女儿,现在还有回来的可能。

    “赵伯母,事情还没有弄清楚,这仅仅只是一个可能而已,你先别激动,更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希望越大,要是结果不尽人意,失望也会越大的。”梁辰扶起了她,轻声地劝慰她道。

    现在在他眼里的赵盈香,不再是他的下属,而是一个失去了女儿多年的可怜母亲罢了。他也没必要再去摆什么架子用以震慑威吓她了。

    “她,她现在在哪里?我那苦命的孩子在哪里?我现在就想见到她,我,我一刻都等不及了……”赵盈香喘息着,几乎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古芸芸,让古芸芸有些不忍淬睹,略微避开了她的目光,轻咳了一声,“赵伯母,昨天我们已经通过话了,她现在放假在家呢,哦,是在我养父母的家里。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山上画牛羊呢,她现在过得很快乐。”

    “可怜的孩子,我那可怜的孩子,辰哥,求你,现在就让我去吧,我现在立即见到她,我一分一秒都等不了了……”赵盈香脸上泪水纵横,哀求着梁辰说道。

    “这个倒是没问题的。不过,伯母,我劝你还是先做好思想准备,因为我们现在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她就是你的女儿,一切,还需要做过dna检测之后看结果才能知道。”梁辰轻咳了一声道。

    “我明白你的好意,辰哥,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赵盈香一下跪倒在梁辰的身前,好在梁辰手疾眼快,一把将她扶了起来。

    旁边的古芸芸倒是饶有兴趣地望着他们两个,这两个人的称谓还真是混乱,年纪小的管年纪大的叫伯母,而那位伯母却又管年纪小的叫辰哥……@&@!

    有点儿复杂。

    古芸芸养父母的家倒也并不遥远,两个小时的飞机就到了周边的一座城市,然后又在车行租了辆车子,颠簸了近百公里后,第二天中午,三个人已经来到了古芸芸家,那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

    古芸芸现在已经洗清了嫌疑,现在梁辰已经查证了她确实不是当天杀害李厚民的凶手,自然要放了她了。当然,顺便让她领路来带赵盈香认亲,倒也无可厚非了。其实梁辰原本是不准备来的,烂事缠身,他实在没有那么时间。并且,他虽然希望赵盈认亲成功,但更害怕见到认亲失败后赵盈香那种无助凄凉的场面。

    不过最后想了想,还是来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如果赵盈香真的能梦想成真的话,他能够从那人间温情中,找到更多能温暖自己的东西,哪怕那是旁人的幸福,也足够让自己余香满襟。*&)

    于是,他来了。

    对于梁辰的陪伴,古芸芸心下莫名地有种说不出的欢喜,而赵盈香则是诚惶诚恐,因为梁辰这种无意中的怀柔政策还有这种时时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襟怀,让她无比感动,更是死心塌地要为梁辰去做任何事情了。

    这是一个南方的小山村,时值初夏,远处的大山却已经叠青泻翠,美不可言。

    小村子依山傍水,偎着一条渭水的支脉而建。

    都说因山而志远,临水而聪慧,这话的确不假。这个小村子虽然不大,但从村子里走出去的能人却不是不少,远的有建国的将军,近的也出了无数考上大学的大学生。

    几个人将车子停在了一户篱笆院儿旁边,穿过几畔油绿的菜地,便来到了对面的红砖瓦房门前。

    “妈,我回来了。”古芸芸到了自己家门口,脸上就忍不住现出了小儿女的娇憨来,昵声喊了起来。无论再大再有本事,也是爹娘面前的孩子。

    “呀,姐,你这么快就回来啦?咱妈昨天还叨咕说你今天回来,特意上山挖你最爱吃的几样野菜去了,今天晚上蘸新下的豆瓣酱吃。咱爸去溜兔子套儿了,也吵吵说要给你打几样野物尝尝鲜。你不是说晚上的车才能到么?今天现在就到了?咦,你们,是谁?”古芸芸刚喊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了叽叽呱呱的清脆无比的一把声音,随后,门帘儿一挑,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子已经跑了出来,满脸喜意地望着古芸芸,不过转头间便看到了梁辰还有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的赵盈香,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