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如何做好一个人
    :

    “是的,很可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拥有了这样一个大靠山的家族,确实很可怕。”龙天行深吸口气说道。

    “不过怕并不等于畏惧,也不等同于不敢面对的转身逃走或是后退。”梁辰突然间再次说道。

    龙天行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神亮了起来,“啪啪啪”,他再起鼓起了掌,“好样的,梁辰,现在在我心底,你是这个。”他向梁辰竖起了大拇指。

    梁辰哂然一笑,摇了摇头,“其实我只是想说,有很多时候,怕,只不过是对对手实力的尊重而已,并不是妄自菲薄后的恐惧和无奈。就算对方实力再强,再横,再逃不过一个理字,逃不出一个公道。套用江湖上的一句俗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欠下的债,早早晚晚,都要有人上门去讨。所以,我并不介意做这个讨债的人。相反,对手的实力越强大,讨债的路越漫长,我越高兴。因为每个人生下来的意义都不是为了被什么征服,而是为了去征服什么。我很喜欢越过一座座山峰的感觉,那才是让人真正拥有一种成就感。”

    龙天行不再说话了,而是换了一种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梁辰,眼里闪着奇异的光芒,半晌,才字斟句酌地道,“真希望你这并不只是一时的少年意气,或是血气之勇。”也就是在这一刻,他突然间生起了爱材之心,突然间不想挑动梁辰去与周家一战了。或许,潜意识里,他从来没有认为梁辰会在与周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战斗中取得胜利。但现在,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发现梁辰确实是个人才,如果葬身在这样的不智之战中,或许对这个世界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损失——世界上,庸人不少,真正优秀的人其实并不多。有很多都是自以为优秀的庸人罢了。

    梁辰咧嘴笑了,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看了龙天行一眼,像是突然间读懂了他心底的想法,“谢谢。”他说道。

    龙天行注视了他良久,终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继续望向窗外的车河,等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你的豪情的确很让人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唔,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不要问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要问我他们倒底要干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

    “谢谢。”梁辰淡淡一笑,再次道了一句谢谢。

    龙天行不再说什么,穿上了自己的外套,转身便往外走去。

    不过,走了两步,却回过头来,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梁辰,我难得说一回真话,做一回好人。这一次,我真心地警告你,这个对手,不好惹。希望,你能三思而后行。有时候,讲义气,那只不过是江湖莽夫的行为,相信,到达了你这个层面和高度的人,应该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谢谢。”梁辰凝视着他的眼睛,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第三次道出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龙天行摇了摇头,继续转身,快步而行,转眼间已经出了门口,上了自己的车子,消失在门前那片车河之中了。

    “他倒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跟那个周家有仇,今天故布**阵,想来个驱狼赶虎?”这个时候,高羽已经出现在梁辰的身后,笔直地站在他的身畔,有些困惑地望着龙天行的背影问道。

    “或许吧。更大的可能是,他想利用我来与周家进行博奕,或者是牵制周家,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总之,他告诉我这些,只是想让周家眼里的我变得更难对付而已。”梁辰把玩儿着手里的小汤勺,微微一笑道。

    “可他为什么后来又突然间说出了那样一番不知所谓的话,好像后悔了,不想鼓动你去对付周家了。”高羽眼里依旧有着迷惑的神色。

    这一次,梁辰沉默了下来,半晌,才轻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人心才是最难预料的东西,因为有时候它突如其来地想做什么,是不可控的,是无法预料的,所以,才会出现某些场合某些控制力极强的人突然间做出有违常理的举动来。”

    高羽皱了皱眉头,还是有些无法理解这番话,不过他依旧把这番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因为,这同样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好了,不要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了。还是以前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囤。管他风急浪大,我自张帆而行。什么江湖义气是莽夫行径?我偏不信。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义字,又以何以根?以何做本?唯利是图的天下,永远是另外一个人吃人的野兽社会,又与动物有何分别?李厚民是我的朋友,他的仇,我担了,必报!”梁辰长身而起,将杯中的咖啡一口饮尽,吐出了一口浊气,长声而道。

    虽然杯中不是酒,却是酒意薰然,蒸得旁边的高羽心神俱醉,略偏着头仰望着这个心目中神一般的男人,紧紧握拳,心中只回响着他的一句话,“管他风急浪大,我自张帆而行!”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些无辜的人吧。”梁辰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快步向外走去,高羽有些不解,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梁辰也不做声,只是上了车子,亲自驾车,拉着高羽,汽车在夜幕中拉出了一道白色的尾烟,向着远方驶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江城市公安局家属楼门前停了下来,大铁门敞开着,里面是偏僻处,搭起了一个灵堂,白色的幔帷在空中飘荡,依稀还有逝者亲人们低低的哀泣声。

    高羽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其意,辰哥拉他来这里的灵堂做什么?

    “那是两天前因公殉职的几个警员,当时,他们就在直升机上。如果不是我用国安特情人员的身份号令他们去抓捕那个罪犯,或许,他们现在也不至于就这样死于非命。还有,那天直升机坠落时,造成了很多无辜的百姓伤亡,这也终究是因我而起,是我与那个杀手一起造的孽,这个债,今生今世,恐怕我都还不完了。”梁辰坐在汽车里,眼望着那边的灵堂,声音沉闷地说道。

    高羽瞬间明白了梁辰在说什么,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那天事情发生的具体过程。

    他摇了摇头,“辰哥,这不是你的错。抓捕罪犯是他们的职业,死伤也在所难免了。至于那些无辜百姓,祸从天降,只是倒霉而已,你也不必这样自责了。”

    “呵呵,羽子,我这不是在矫情,而是真的很心痛。虽然他们只是一个个普通人,甚至在现在我们的眼里,渺小到甚至没有资格让我们谈论起他们。可他们同样也是跟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有亲人,有家属,有朋友,有爱人。在死亡面前,任何活着的生命都是等价的,不以地位高低论资格。我只想说,我们做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位置,都要持守本心,就算做不了一个纯粹的好人,起码做人做事也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或许唯有如此,我们才不会膨胀,才不会迷失,才不会在骄傲自大中自我埋葬了自我。”梁辰叹息着说道,像是对高羽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随后,他已经下了车子,迎着寒风向着那边的灵堂走了过去,就在灵堂里所有亲属略有些惊诧的目光中,他已经走到了灵堂边儿上,摘下了一朵白色的纸花戴在了胸前,随后,郑重其事地跪倒在灵堂之上,合什拜了三拜,上了三柱香,而后,亦如来时,挟裹着一身的寒气,返身而去了。

    整个过程很迅速,很短暂,甚至那些逝者的亲属们来没有来得及答谢拜祭来宾,梁辰便已经走了,至始至终,他们都不知道梁辰是谁,跟他们逝去的亲人倒底是什么关系。

    远处的高羽,仿佛看懂了什么,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义,什么是仁。或许这种仁与义在现代社会中是傻帽儿的象征,在这个功利主义至上的社会里是二百五的代表,但如果一个社会中,真的完全缺失了这些足以支撑人性的本质的东西,又会变得怎样呢?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终于懂得了,辰哥誓要为李厚民报仇,甚至不顾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周家背后恐怖的背景,这倒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始终持守着本心,守着原初未变的那些东西。他在拒绝,拒绝被这个功利的社会所同化;他想静守,守住一片宁静的没有被污染过的精神家园。

    或许,这种想法很天真,但谁又能说,理想而天真的想法不值得崇敬呢?也唯有这样,他才是当之无愧的梁辰,是所有朝阳人心中神一般的,辰哥!

    没来由地,高羽的眼眶湿润了,这一刻,他也真正的懂得了,原来,辰哥最想教他们这些兄弟的,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本领,也不是什么纵横这个社会无往而不利的经验,而是想教会他们,如何去做好一个人。

    不是如何做一个好人,而是如何做好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