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是谁控制着世界
    :

    梁辰依旧不清楚龙天行打这个电话倒底意味着什么,更不清楚龙天行这样一直缠着自己,想做什么,但肯定的是,他的出发点绝对不会是帮助自己那么简单。

    既然这样的话,他现在就更有必要去探探龙天行的底了,顺便,如果真能探听到有关周家的消息,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无论从哪个方向来讲,现在梁辰都没有选择,必须要去见一见龙天行,两个人必须要好好地谈一谈了。

    夜晚的江城并不像白天一样堵车了,交通条件良好。半个小时,梁辰便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那间咖啡厅。

    走进门去,早有侍者接过了他的大衣,将他引向了最里侧靠着窗子的座位上,而龙天行则早就等候在那里。

    一见到梁辰到来,龙天行露出了一排露齐白洁的牙齿,站起来以一个无可挑剔的绅士礼迎接梁辰,显示着他自幼经受过的是超贵族般的教养。

    “呵呵,梁辰,我的朋友,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了你好久了。”龙天行笑着伸出了手去,像是话里有话。

    “我也一样,一直等着真正和龙大少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的时间。”梁辰同样展颜一笑,伸出了手去。

    两只大手重重地一握,依稀能听见彼此间手上传来的喀喀声响,随后,两个人都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只不过,龙天行巧妙地隐蔽在桌下的那只被梁辰握过的手有点抖,而梁辰虽然面色不变,不过也轻轻活动了两下,显然龙天行的力量同样不俗。

    “我就一个问题,周家倒底是什么来路?”梁辰直截了当地问道。没有半句废话。跟龙天行这样的人,没有必要绕来绕去的,否则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绕进去。

    “哈哈,兄弟倒真是一个性子急的人。”龙天行倒是没想到梁辰这么直接,怔了一下,不禁摇头笑了起来。

    “我必须直接,因为我朋友的死,与这个周家有着密切的关系。”梁辰哼了一声说道。

    “好吧,那我也直截了当地告诉你,这个周家,目前来说,你还惹不起,所以,如果你真想替你的朋友报仇的话,我建议你,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吧。”龙天行正了正颜色说道。

    “有没有报仇那是我的问题,况且,我也没说报仇的事情。如果龙大少你有足够的诚意,现在就告诉我,周家倒底是什么来路。如果你再这样推三阻四,故意钓胃口,对不起,我没有这个耐心等下去了。相信,凭我自己的力量,同样可以查得到这个周家的背景,只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梁辰哼了一声说道。

    “好吧好吧,兄弟,平素里看你是很镇定的一个人嘛,怎么现在这样沉不住气呢。难道你就不怕你这种态度真的激怒了我,然后我拂袖而去,你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就算你日后能查得到,恐怕到时候也迟了。”龙天行用银色的汤勺搅动着杯子里咖啡,抬头望了他一眼道。

    “你不会的。”梁辰淡淡地一笑。

    “为什么?”龙天行一怔,手里的汤勺停下来,抬起头来望着梁辰。

    “因为一直以来,你都太过主动了。主动到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有目的可图,而告诉我那个周家的根底,无疑,也是实现你的目标的必要步骤之一。换句话说,你现在所谓的帮助我,是因为你想利用我,至于怎样利用,那就不得而知了。”梁辰同样眼神锐利地盯着他,轻轻一笑道。

    龙天行的瞳孔不停地缩紧,放大,再缩紧,再放大,阵阵异样的光芒在他的眼睛里闪掠着,里面有吃惊,有疑惑,依稀还有一丝佩服。

    良久,他的脸色终于归于平静,脸上绽开了一丝微笑来,放下了汤勺,“啪啪啪”,他鼓起掌来,“梁辰不愧是梁辰,果真是一头,潜于九渊的龙,凭你这一句话,你就当得起真正与我龙天行平起平坐的资格!”

    他大笑抚掌说道。

    梁辰神色淡然如初,微摆了摆手,“龙大少,这些客套话就没必要说了,现在,你应该可以把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了吧?”

    “好,没问题。”龙天行点了点头,随后神色肃重下来。

    梁辰神色一紧,知道龙天行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龙天行重新用小汤勺搅起了杯子里的咖啡,好像在寻找一个交谈的突破口。良久,他挑了挑眉毛,“货币战场这本书,你读过么?”

    “读过。”梁辰点了点头。

    “你相信书里的观点么?”龙天行抬头望着他,似笑非笑地问道。

    “有可信之处。”梁辰挑了挑眉毛,他有些不太明白,龙天行怎么突然间就扯到了一本书上去。不过隐隐间,他觉得龙天行这番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既然他提起,必有其用意所在。

    “唔,你觉得书里最想表达的观点是什么?”龙天行呵呵一笑问道。

    “金融控制世界。金融家们主宰世界。世界在无形的金融之手的掌控之中。是金融体系推动或是阻滞了世界的发展。一切唯利。”梁辰用五句话回答了龙天行的这个问题。

    “好,好,好,说得太好了。没错。其实我可以告诉你,这本书虽然部分地方略有夸大,但主体观点与你刚才所说一样,并且,是真实的,可信的。我们现在所身处的世界,尤其是二战之后的世界,真的就逐渐掌控在金融资本家的手中。”龙天行连赞了几个“好”字,拍手说道。

    “这跟周家的背景又有什么关系?”梁辰皱起了眉头问道。

    “当然有关系,而且有着很大的关系。”龙天行微微一笑道。

    梁辰不再说话了,而是直直地盯着龙天行。

    “别这么看我,我不是故弄玄虚。其实看似和平的世界里,大部分秩序都掌控在金融资本家们的手中,除了少部分国家和地域之外,剩下的大部分地域和国家,都已经被这个金融秩序所攻陷,无论是国家秩序还是其他秩序,全都是虚芜的金融秩序主导着一切,而这根无形的指挥棒就控制在极少数的一部分势力集团手中,他们才是真正的世界之王,他们才真正地掌控着这个世界的秩序。与这些潜藏在暗处的巨无霸势力相比较起来,呵呵,我们这些所谓的家族,在他们眼里,充其量不过就是一只只蚂蚁罢了。如果他们真的想杀死我们,或是将我们的家族连根拔起,甚至只需要抬起一根小指就足够了。”龙天行说到这里,抬头望向外面的车海灯河,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的叹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无奈与敬畏,甚至还有着更深层次的说不出的恐惧。世界上,没有最强者,只有更强者。正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向来认为自己是最强者的人,永远都只是一只井底之蛙罢了。

    “你是想说,周家就是这极少数的势力集团的一份子?”梁辰的一颗心陡然间沉重了起来。他看得很清楚,龙天行的神情绝对不是做伪,而是真实的情感流露。或许,也只有站在他这样高度上的人,才有资格知道有关这个世界前进或是倒退的更深层次的秘密。不过,这种秘密知道得越多,越会让人生出一种渺小而寒冷的感觉。

    就如同一个人仰望夜空,初看时只是觉得美丽,细看时顿时浩渺无边,如果再深深思索时,就会由衷地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寒冷和恐惧来,因为广义上的那个世界实在太大太小了,连球都只是一个天文数字般的分母上面的分子一,那自己又算是什么?

    “不,不不,那你倒是太高看这个周家了。事实上,他只不过是隶属于某个金融集团的一个马前卒罢了,他们又哪里够得上什么资格成为那样强大的势力集团?”龙天行不屑地一笑道。“不过,他们多少还是与某个金融势力沾边儿的。因为他们所效力的,就是传说中曾经创造了统治欧洲的金融秩序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之中的一个贵族。虽然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落了,但他们的势力只不过从地上转入到了地下,并且他们所创造的金融秩序也依旧在存续着,不停地向前发展着。而只要这个金融秩序还继续存在下去,从理论上来讲,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永远不会灭亡。因为这个金融秩序就是他们的魂,他们的根,他们可以不断重生的载体。”

    “那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贵族是谁?”梁辰听得入神,下意识地问道,不过问出口后就不禁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得到这个答案。

    果然,龙天行苦涩地笑了笑,摊开了手,“别说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就算是我知道了,恐怕我也不会告诉你。很多时候,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嗯。”梁辰这一次出奇地没有驳斥他,而是点了点头。沉默了半晌后,深吸口气道,“就算周家只是一个,他们也很可怕。”

    如果这句话要是让梁辰的兄弟们听到的话,恐怕都会惊上好大一跳。

    因为,这句话从向来无畏无惧的梁辰口里说出来,实在有些骇人听闻了。在此之前,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过梁辰说过如此沮丧甚至带着些无奈悲观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