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他会出现的
    :

    “哦?他的女朋友?”梁辰来了兴趣,皱着眉头想了半晌,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这个消息确实很重要,如果真能查到他的女朋友是谁,伯母,你等于是又立了一大功。朝阳,不会忘了每个立过功的人。”梁辰微笑向她说道。

    “盈香不求有功,只求为朝阳尽最大心力做事。”赵盈香得到梁辰一句夸奖,心中不禁大喜,连眼角眉梢都荡起了喜气来,赶紧站起来说道。

    “唔,朝阳重工的事情,你马上着手去做吧,全权交给你处理。这也是我们真正实业的第一步,关系到我们朝阳日后的发展,也可以说这是我们朝阳工业帝国的奠基之作,伯母,你责任重大,有劳了。”梁辰站了起来,极为郑重地与赵盈香握了下手,表明他对朝阳重工的重视程度。

    “请辰哥放心,盈香必当效死力!”赵盈香陡然间心中便升起了一种士为知己死的壮怀激烈感来,用力地握了一下梁辰的手,重重地点头道。

    “我相信你的能力。放手做吧,需要什么,尽管说话,朝阳会全力支持你的。不过须记一点,不与民争利,不冒犯无辜,这永远是我们朝阳的第一行为准则。虽然我们朝阳并不是做正行起家,但我们依旧希望能有自己的原则,我想,你应该能懂的。”梁辰感受得到她的诚心与忠意,点了点头,再次加重了语气说道。

    这一次,赵盈香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直直地望着梁辰,凝视了他好半晌后,才重重地点头,“盈香明白。”

    说罢,转身便向外走。

    只是,边走边默念着“不与民争利,不冒犯无辜”这几句话,油然间,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涌上了心头,模模糊糊中,她觉得这位新东家好像真的以前的那些老东家们不一样。

    以前的老东家们,虽然个个都是杀伐决断的枭雄人物,但他们永远只替自己考虑,只替家族的利益考臣,只要家族和自己能得利,管他别人生与死?她见惯了太多了某些家族依附在老百姓身上吸血把老百姓骗得体无完肤的惨景,也见过太多心冷手黑拿民众甚至是员工只当工具或是草芥的大人物,他们眼中唯利,除此无他。

    而眼前的这个新东家,却与他们不一样,有着一种本质上的不同。好像,比起那些人来,他,多了一丝温暖的人情味儿……

    就这样思索着,赵盈香去得远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梁辰也陷入了深思之中,他现在考虑的却是,该不该将那个消息告诉给赵盈香。

    正想到出神处,高羽悄无声息地从他身后闪了出来,坐在他的对面,让侍者重新换上了一杯咖啡来,静静地望着梁辰,眉心中紧锁着一丝疑惑,“辰哥,我有些搞不太懂,你为什么这样关注这个易水寒?与现在我们所面临的一切,当务之急所要解决的一切,有关系吗?”

    他十分隐晦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有些搞不清楚梁辰为什么在这个当口颇有些主次不分?毕竟,现在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张凯随时都有可能要遭受到春家那些人侵犯的暗杀,如果张凯有个闪失,这才是朝阳所不能承受的伤痛,所以,如何帮助张凯度过眼前的难关,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而现在,梁辰却一直较真儿于那个行踪飘忽不定的易水寒身上,这个真的让高羽十分费解了。

    梁辰也不答话,而是望着高羽,意味深长地笑了。

    高羽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梁辰的回答。

    他当然不是在指责梁辰,只不过是想向梁辰求解。他相信,辰哥绝对不是那种无的放矢总爱做无用功的人。

    而梁辰解答的过程,就是他学习的过程,学习智谋,学习策略,学习思维方式的过程。

    一个懂得学习真谛并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的人,才是真正成熟起来的标志。

    “唔,你问得很好,羽子,你越来越能站在全局考虑问题了,拥有大局观,主次观,并且善于抓好主次矛盾的处理,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应该具有的能力和才华。”梁辰微笑开口道。

    “这是向辰哥学习的结果。”高羽摸了摸鼻子道。

    “想不到,你也学习会拍马屁了。”梁辰怔了一下道。

    两个人相视一眼,突然间全都大笑起来,兄弟之间的那种浓浓情谊,不言而喻。

    “回归正题吧。刚才你在问,为什么我现在要舍了解决小凯的问题却抓着易水寒不放?你问得没错。呵呵,其实我并不担心他潜入j省会对我们不利。事实上,他就算潜入j省,对我们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而我现在之所以用心对付他,想抓着他不放,是因为,我希望能利用某些契机,让他能为我们做些什么。”梁辰微笑说道。

    “什么?让他们为我们做事?这个好像不太可能。这样心志坚韧且行事奇诡的人,大多都很倔犟,认准一门便不会回头,而且对于东家的忠诚度非常高,对于半路改投他家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深以为耻的。想把他拉到我们这边来,难于登天。并且,拉他进来,又有什么用?虽然他很强,但对于解决我们目前的问题,好像并没有太多实质上的帮助。”高羽摇了摇头说道。

    “呵呵,那也未必。”梁辰浅啜了一口咖啡,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桌面,望着他微微一笑道。

    这一次,高羽没有再说话,只是抬头静静地望着梁辰,他知道,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

    “我们现在的困难,是如何解决小凯家族内部的矛盾,并且顺利推小凯上位的问题。不过,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春万山的一颗心。”梁辰接过了高羽递过来的一根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继续说下去。

    “春万山现在内心深处是矛盾的。他身为春家家主,虽然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儿子,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但他同样不希望春家因为自己的儿子而产生一场莫大的动荡,最后导致家族元气大伤,根基不稳。所以,他希望能够和平过渡,将对家族伤害控制到最小。或者也可以这样直白地说,他表面上看去杀伐决断,但内心深处仍然是一个优柔寡断、对自己的族亲们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的人。他是个重亲情的人,是个有能力的人,但不一定是个好家主。”梁辰喷出口淡蓝的烟雾道。

    “所以,他不想见到血腥,或者说,不想见到异常浓烈的血腥,更不想自己动手,手足相残,制造这种无端的杀孽。所以,我当初答应了他,这些事情,就由来做吧。不过,虽然由我来做,却也不好做得太过份。我们不能明目张胆地大杀一通,搞得血腥四溅,引起春家内部强烈的反弹,更不能联合其他力量高强度打压,伤了春家的根本和元气,因为小凯以后还要执掌春家,我们这么做同样是在自毁根基。所以,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不动声色的、以最隐蔽的方式悄然处理掉春家反对小凯上位的那些中坚力量,同时让春万山悄然做好背后的工具,尽最大的可能把该拉拢的人都拉拢过来,站到他的这一边。到时候,雷霆一击之时,我们再推小凯上位,那时反对的声音薄弱,而支持的力量大涨,顺势而为,一切就顺理成张了,这也算是应了春万山那个平稳过度的要求了,同时又能达到小凯顺利上位的目的。”梁辰轻弹了一下烟灰道。

    “唔,原来辰哥你的意思是,想利用这个易水寒的诡杀之术,悄无声息地制造几场所谓的意外,最好能在不惊动春家的情况剪除掉那些反对派,尽最大的限度消除掉那些不良的杂音,最后再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实施雷霆一击,推小凯上位。”经梁辰这么一解释,高羽心中豁然开朗,眼中放射出奕奕的神彩来,点点头道。

    “就是这样了。只不过,能有这个本事进行诡杀制造意外的高手,现在,也唯有这个易水寒能做到了,换做你我,恐怕都不行。所以,我才想在这个易水寒身上下功夫。”梁辰微微一笑,循循诱导道,这也是在教高羽如何顺势做为了。

    “我明白了。”高羽点头道,不过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不过易水寒这个人,据我们的资料,行踪诡异,好像并不一定那么好对付,并且,他向来飘忽不定,没人知道他在哪里,想利用他,恐怕还有很大的难度。”

    “他会出现的,因为那根权杖还在我们手里。”梁辰浅啜了一口咖啡,悠然一笑道,再次望向窗外。

    窗外,街上灯河四溢,流光溢彩,给这座美丽的城市镀上了一层辉煌的晚景,晚景中,街上的人群来来往往,行容匆匆,却没有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匆忙地走,他们想去哪里,他们将做什么,他们脚步的方向,在这看似恢宏的晚景中,多少有些茫然,带着无法言说的不确定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