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赵盈香的消息
    :

    “伯母,你回来了?”梁辰接起了电话。虽然古芸芸在场,但他并不介意。

    “回来,也探听到了一些消息,不知道对你是否有用处。”赵盈香直截了当地道,绝对是一个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人。

    “好,晚上八点半,老地方见。”梁辰点了点头道,揣起了电话。转头看了一眼古芸芸,“这几天,如果有时间的话,陪我们去一趟华京,看看你妹妹吧。或许真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在等着她。这个苍天,永远都会厚待苦命人的。”

    “但愿吧。那我等你。”古芸芸知道梁辰有事要出去,点了点头,随口说道。不过说到最后一句,突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妥,什么叫“我等你”?尤其是对于青年男女之间,无论什么场合,这句话多少有些暧昧的含义了。

    不过梁辰似乎没有听懂,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说罢,转身而去了。

    看到梁辰并没有半点反应地走出了房门,古芸芸突然间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抓起了枕头狠狠地砸向了门口,“你拽什么拽?还真把自己当成上级领导向下属发号施令了?问我半天我妹妹的情况,居然连我的半点情况都不问,你、你这算什么啊你?显你冷,显你酷么?”她恨恨地骂道,心底下突如其来的说不出的委屈和幽怨。

    不过抱着膝头默默地注视着房门半晌后,她突然间又“噗哧”一声笑出了声来,“我这是怎么了?疯了么?没来由地为他欢喜为他愁的?难道我喜欢上他了?”她突然间想到了这个让她又羞又怕又是激动又是担心的问题。

    下了床,走到了镜子旁边,她坐在那里,用木梳轻轻地梳理着一头靓丽的短发,望着镜子里那个杏眼桃腮眉若春山眼似秋水的美人,痴痴地凝视了半晌,摇了摇头,颇有些自嘲地道,“算了吧,古芸芸,就算你喜欢上了人家,又能怎么样?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保镖而已,了不起也就是一个大家族内聘的保镖罢了,论姿色,你又能比得上围在他身边转的哪个红颜知己?论家世,你能比得过陈美琪还有叶梓?亦或是那个还未出落完全的小美人李想?论起感情的深厚来,你更比不起梁辰心底下那个痴心绝恋为了她甚至可以伤透无数丽人心的刘莎莎。别痴心妄想了,他不属于你,也不是你的菜。”

    古芸芸对着镜子喃喃而道,陡然间胸中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怨气与怒气,勃然而发,突然间便大力扔出了自己的木梳,坚硬的牛角梳子在大力的抛扔之下,“啪”地一下打碎了眼前的镜子,映出了镜中分裂成无数个的自己。

    她狠狠地向后仰后,靠坐在椅子上,想逼着自己把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都摒弃掉,硬挤出自己的脑海,可是她真的做不到。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昨天,回到了那着梁辰抱着自己从四楼一跃而下的瞬间,回到了他带着自己飞纵百米高坡横跃三十米天险凌空而飞的瞬间,回到了两个人心神默契一举将那个可怕的杀手制伏的瞬间……

    于是,不知不觉中,那个高大威武的影子早就已经侵入到她的内心之中,牢牢地占据着她心中的一块位置,任是怎样,也挥之不去了……

    晚上八点半,华灯初上,依旧是江城市中心的那个咖啡厅中,梁辰缓缓地搅动着杯里的咖啡,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街上的灯河,默默出神。

    赵盈香就坐在他的对面,略有些局促不安,紧张地望着梁辰,脸上有着一丝惭愧。

    这一次她秘密去见了齐远方,使尽了浑身解数,终于从齐远方嘴里套到了一些梁辰让她打探的那个人的消息。

    正如之前六子查到的消息一样,齐远方与易水寒是发小,两个人关系莫逆。并且,两个人都是家族之中的贫寒穷二代出身,齐远方和易水寒的父亲一个是家族的司机,一个是家族的护士,到了他们这一辈才这么争气,凭着自身的本事和能力挣下了一份名誉和家族对他们的认可。

    不过,就算再怎样,他们也依旧是被宋家家族排斥在核心之外的,并且,因为他们不是宋姓子弟,所以,对他们的信任从来都是有所保留,甚至时时刻刻对他们有着说不出的提防与不信任,赵盈香当时陪着齐远方喝酒,齐远方喝多了的时候不禁这样大骂道。

    除了这些消息之外,赵盈香也没再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当然,套消息的具体过程,那就不得而知了,真正的枭雄豪杰,无论男女,对某些事情自然是不会太计较的,逢场作戏、各取所需而已。

    不过,虽然套了一些消息,可这些消息在赵盈香看来,好像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这也让她很是羞愧。新东家对自己是寄予了厚望的,但自己的这个投名状好像拿得并不咋样,也不知道新东家会不会就此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以后不会再重用自己了。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逐渐地融入了角色之中,很是有些不安起来了,开始为新东家对自己的看法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唔,这些消息很有用处。起码,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宋家对于这些外姓人,从来都只是当做工具去使用,而不是真的当成心腹去用的。或许,这就是一个可趁之机。”梁辰沉思了良久之后,微微一笑说道,同时看了看一直有些紧张和不安的赵盈香,“赵总,你做得很好。”

    这句话,也如同给赵盈香吃了一个定心丸,一颗心登时安稳下来,不如像刚才那样惴惴不安了。

    “对了,辰哥,我好像隐隐约约中还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个易水寒,据说有一个女朋友,而且他很爱她的女朋友,但具体是谁,连齐远方也不清楚了。大概,这也是易水寒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想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女人的做法了。”虽然梁辰一直称赵盈香为伯母,但赵盈香可不敢真以长辈自居,照例还是叫他一声辰哥,同时把这个消息传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