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惊心动魄对对撞
    :

    梁辰眼神如鹰,这一刻,带上了一种睥睨天下的威猛。腮畔两块肌肉如岩石般怒凸而出,他已经将油门拧到了最大,沿着三十度的斜坡箭一般地向上冲了过去。

    摩托车颠簸着,震颤着,怒嚎着,向前狂冲而去,卷起了满天纷扬的碎草与烟尘。

    上坡之后,还有三十多米的一个平坡,现在,梁辰也只能沿着这个超短的起飞平坡向前冲了。

    “轰……轰………”

    梁辰停在了平坡最南端,隔着那个巨大的山谷望向对岸的穿山隧道口,神色如万古岩石,没有半点波动,一次又一次拧着油门,让摩托车巨大的轰鸣声给自己提气鼓力。

    眼看着绕过了山坡,即将要到达那穿山隧道口的汽车,最后看了一眼对面的隧道口,仰天长吸了口气,随后,跳跃踩档,猛然间狂拧油门,离合器一松,摩托车箭一般地蹿了出去。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九米、八七、四米、三米、一米,“嗖……”

    短短的起飞平台一掠而过,就在刚刚到达高坡边缘的时候,梁辰猛地一抬车把,摩托车怒昂前轮,如同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以一往无回的精神,离地而起,载着两人向着对岸飞射了过去。

    百米高空中的烈烈风声在耳畔呼啸,这一刻,坐在后面搂着梁辰粗壮腰杆的古芸芸,她的一颗心几乎要停跳了,她甚至连睁眼都不敢。

    就在这一刻,时间仿佛也静止了,停顿了,一切都凝固了,唯有天地间呼啸的大风还在耳畔狂吼,可这大风是如此的猛烈,刮得空中的两人像是纸糊的风筝,随时都有可能断线坠落。

    远远望去,只见那高坡平台上忽然间飞起了一只无翼雄鹰,以可怕的高速划出了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弧线,向对岸狂飙而去,从地面向上看去,令人目眩神摇,有种意动不能自持的感觉。

    “哐当……”

    沉重的物体坠地声响起,在经历了一场梦幻般的高坡飞越过程之后,摩托车载着梁辰与古芸芸重重地落地了,其过程的惊险刺激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梁辰竭力控制着摩托车,一踩刹车,“吱嘎”一声狂响,终于扭转了车身,正面堵在了穿山隧道口前。@&@!

    “呼……”古芸芸呼出了一口憋了半晌的长气,回过头去望了望对面的山崖,还有一种近乎于做梦般的感觉,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直到现在还有一种眩晕感,一颗心突突乱跳,现在才想起后怕来

    直至现在,她也无法相信,自己两个人已经完全穿越了这个二十米宽的巨大深谷,并且,起飞距离仅仅不到四十米。

    回头望向刚才置身的那个远处的山谷,古芸芸心底下突突直跳,如果刚才没有飞越成功,而是掉进了那个巨大的山谷中,那可就完全毁了,现在两个人已经摔成了一团混合着机械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肉泥了。

    “吱嘎……”

    对面,那个杀手的汽车也堪堪驶到,在距离两人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停了下来。轮胎拖着地面,带起了一道滚滚的烟尘。*&)

    “轰轰轰……”

    汽车的引擎轰鸣着,那个杀手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一脚脚地踩着油门,冷冷地注视着对面的梁辰与古芸芸。

    梁辰骑在摩托车上,单脚支地,眼神冷毅地盯着他,眼神里的狂野光芒与强悍令人不寒而栗。

    他像是一只独啸丛林的绝地苍狼,孤傲、冷酷、野性……

    那个杀手隔着汽车玻璃,他的眼神起了变化,眯了眯眼,缓缓抬起一只手来,指了指梁辰,随后,油门轰鸣声加剧,轿车开始缓缓地动了,由最开始的缓行突然间加速,短短的几秒内速度就已经飙涨到了八十公里,向着对面的梁辰与古芸芸疯狂冲撞了过去,有心想将他们连车带人辗为一堆血肉碎粉。

    “坐稳!”

    梁辰眼中冷电四射,低喝了一声,狠拧油门,摩托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向着远处撞来的汽车对冲了过去。

    “老天,这个疯子,他,他竟然要要跟这个杀手玩儿对对碰么?”

    古芸芸登时大吃一惊,不过,现在她也豁出去,反正事已至此,她已经将一条命全都拴在了梁辰的身上,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右手死死搂住梁辰的腰杆,左手拔出枪来,蓄势以待。她经过特殊的训练,两手持枪准确度相差无几。

    间隔的三百米距离在相对高速的疾驶下,也就十秒的时间,摩托车与汽车在狂野的对冲中即将相撞。

    不过,梁辰可没那么傻,真是脑子热得发烫想学电影里的英雄一样对一次对对撞,就在摩托车与汽车即将相撞的刹那,他猛然间一拐车把,巧妙的一个控制,摩托车从汽车的右侧钻了过去,顺势飞起。

    人在空中,梁辰捏着离合器的左手已经腾出手来,指尖上寒芒闪烁,就在摩托车从右侧飞越汽车的刹那,左手一甩,几道寒芒已经在一瞬间穿透车窗飞射了进去。

    “笃笃笃……”车窗上留下了几个细微不可见的小窟窿,那几道寒芒早已经钻了进去。那是他苦练了多少年的钢针,甚至可以在十米之内钉入钢板。这么近的距离,击穿车子挡风玻璃当然不在话下。

    古芸芸的动作也不慢,几乎是与梁辰同时出手,左手瞄准,照着驾驶位的杀手“啪啪啪”就是三枪连射,原本就已经被梁辰的钢针打出窟窿来的窗玻璃再次惨遭凌虐,应声而碎。

    摩托车划了一个美妙的弧线,停在了远处,随后,又是一个漂亮的甩尾,扭过头来,正面对着穿山隧道,梁辰载着古芸芸,单腿支地,冷冷地望着远处歪歪扭扭地变了方向的汽车。

    “轰……”

    那辆汽车仿佛喝醉了酒的醉鬼一般,歪歪斜斜地开始不走直线,借着惯性的速度一头撞在了隧道口的山石上,车头完全撞瘪了进去,车身上腾起了阵阵浓烟,油箱也破裂了,汽油开始呈一条直线向地上淌下来,而那个杀手却一直没钻出汽车,生死不明。

    “我过去看看他死了没有……但愿,他还没死。”

    古芸芸心急地跳下了摩托车,几个箭步蹿了过去。她想洗脱自己杀人的嫌疑,这个活着的杀手当然是最有用处的。

    梁辰也下了车子,远远地缀在后面,密切地关注着这一切。

    古芸芸已经快步跑到那辆即将爆炸的汽车前,费力地打开了车门,将那个趴在方向盘上的杀手拖了出来。

    其实她心下也有些惴惴不安,自己的三枪当时也没个准头,近乎于泄愤似的射击,全都瞄准了那个杀手的要害部位,如果那个杀手真的死了,她可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不过,将那个满面流血的杀手拖出了汽车,古芸芸伸手一探他脖际的大动脉,登时就宽下一颗心来,惊喜地叫道,“他还活着。”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高兴,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能够在梁辰面前洗脱自己的罪名?可梁辰的看法对自己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嗯,马上拖过来,汽车要爆炸了。”

    梁辰在远处听到古芸芸的喊声,一颗心也落了地。

    说实在的,之前的那个杀手已经死了,如果这个杀手再翘了辫子,那自己今天下午这一趟,所有的辛苦与努力都会付之东流,所有的线索到此都戛然而止,这个结局是他们所所无法接受的。

    “我活着,对你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现在,举起手来。”

    正当古芸芸有些心神恍惚地思考着某些与这个场面无关的问题时,一个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冰冷的硬物抵在了她的腰间,令古芸芸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缓缓地举起手来。

    “没想到,江城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你很厉害。”那个杀手用枪顶着古芸芸的后背,却是连望也不望她一眼,只是看着远处的梁辰,用略显僵硬的普通话冷冷地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惊诧和不能置信。

    梁辰皱眉望过去,这个杀手长得很奇怪,蓝色的眼睛,深陷的眼窝,褐色的头发,略显白晰的皮肤,明显不是华夏人,亦或者说,不是正宗汉族人,有些像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

    虽然他坐在地上,但依旧能看得出来,他很高大,最少在一米九以上,此刻,他正用一双泛着灰光的蓝眼睛盯着梁辰,眼神了无生气,好像一具行尸走般。

    但他手中的枪不断上移,最后指向了古芸芸的额间。

    古芸芸的眼光在他身上巡回了一遍,经过短暂的分析,终于弄清楚了他之所以这么快醒来的主要原因了。

    左侧胳膊上的三个弹孔和两枚还颤巍巍插在上面的银针便已经充分地证明,这个家伙就连胳膊上都缠了防弹背心,显然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刚才她和梁辰临空飞跃汽车时所发起的攻击,都被他抬起左臂上,用臂上的防弹背心挡了下来,毫发无损。

    不过,也正因为高速行驶中的突然攻击导致了他无法有效控制汽车,结果撞到了山壁上,因为撞击而使内腑受了重伤,现在移动不便,但依旧有困兽之斗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