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暗室缠斗
    :

    梁辰的这把钥匙当然是他的那些有心的兄弟早就趁着古芸芸不在家的时候配好的,他手下的能人异士简直太多太多了,这把钥匙就是出自那个曾经的神偷手下的杰作,对他来说,配这样一把钥匙就跟吃块巧克力蛋糕那么轻松。

    无声地旋转着钥匙,直到听见门锁极其轻微的“喀”的一声响,梁辰早已经打开了那把锁。

    他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侧耳倾听了一下,闭眼用自己的直觉感觉了一下里面的动静,直到确认没有被屋子里的人发现,才一点儿点儿地打开了门。

    门被以一个缓慢无比的动作打开着,里面很黑,这并不是因为开气的原因。事实上,马上就要临近五月的天,快要到七点半钟的时候,天才能黑下来,现在外面还是一片天光大亮。

    不过屋子里应该是拉着窗帘,而且是那种厚重的暗色窗帘,再加上没有开灯,所以屋子里黑沉沉的,让刚从外面走进来的人有些不适应。

    在那扇门刚刚开了一个足够一个人进入的小缝儿的时候,梁辰便已经一闪身,如一只矫健的狸猫中悄无声息地滚进屋子。

    只不过,刚刚站起身来,陡然间,在黑暗中他便感觉到眼前仿佛有什么东西带着一股劲风扑了过来。

    直觉告诉他,那是一只拳头,极有力量的拳头。就算是以他的抗击打能力,如果要害的地方捱上这么一下,恐怕也要被打倒起不来。

    来不及开灯,他一个拧腰错步,左手急托向那只拳头,右手便向那人的腰间疾抓而去。

    只要抓到这只拳头,他便可以顺着惯性重重一带,随后,右手抓住那个人腰,顺势托举,直接便可以将那人儿狠狠地掼出去,摔个七荤八素。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是那人的反应也同样快极。

    只听见黑暗有个声音惊讶地“噫”了一声,好像看清楚了他的样子,更惊诧于他的实力,随后,那只拳头变击为抓,五指张开,急速向他的左手抓了过去。

    同时,腰身一扭,避开了梁辰准确抓到的右手,左手迎上,反扣他的右臂。

    电光火石的一个交击,两个人便已经四手相抓,纠缠在了一起。

    触手滑腻,那是一只女人的手掌。并且,梁辰能够从她刚才的那一声惊诧却又熟悉的低“噫”声中分辨出,她就是古芸芸。梁辰动作迅猛,唯有稍加把力,才险险些地将这只嫩滑的手掌抓住。

    死死抓住对方的手掌,就在将倒未倒之际,梁辰向下一带一扣,将偷袭他的古芸芸带得不由自主地向下一伏,借此机会,梁辰已经抬起了右膝,向着她的前胸雷霆般地就是一撞。

    生死关头,他可没有惜香怜玉的习惯,哪怕是辣手摧手也在所不惜。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有着杀害李厚民两口子的最大可能。

    这一击含怒出手,如果膝撞撞实,凭着这可怕的冲撞力,古芸芸的肋骨至少要断上几根。

    不过,古芸芸的反应也着实迅速,竟然借着向下伏低的势子,轻轻一侧身,狠狠地再度向下一伏。

    梁辰被这股力量带动得脚步松动,禁不住向左侧一歪,结果那记膝撞便落了空。虽然是古芸芸偷袭在先,但这一系列小巧的却奏效的功夫再加上她的急智,也给梁辰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

    而与此同时,古芸芸已经借着梁辰稍一松懈之际,已经抽出了手来,直接一个凤眼拳,对准了梁辰的下巴捣了过去,如果打实,梁辰最少也要晕迷几分钟。

    失去了制敌的最佳战机,梁辰也只能暂避其锋,向后一仰头,同时平平地腾身而起,两腿交缠而上,剪刀脚绞住了那个人的脖子,一个较力,便将那人摔倒在地。

    那个人也同样不示弱,在倒下去的同时,狠狠地飞起了一脚,踢在了梁辰的背上。

    梁辰的背部登时传来一阵疼痛,险些痛得松开了两腿。这一脚的力量很大,不过梁辰能感觉得出来,之所以后背这么痛,绝对不是因为她力量的原因,而是因为她的鞋子尖部内里,肯定装了什么坚硬的铁器一类的东西,没想到,这个鬼女身上处处都是玄机,都是武器。

    不过,梁辰的腿依旧死死地剪住了古芸芸的脖子,就算不把她勒死,也必须要将他勒昏过去。

    狠狠地较力,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登时便将古芸芸勒得“呃”了一声,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浑身上下猛地抽搐了一下,随后吐出了一口长气,身子开始发软,缓缓地松懈了下来。

    梁辰迅速翻身而起,按亮了墙壁上的电灯。

    “啪……”

    随着开关的一声轻响,灯光亮起,照亮了整个屋子。

    梁辰长吁了口气,转头向地下望去,却登时大吃一惊。

    只见,地下满是血泊,有一个精悍的男人正躺在地上,满眼的不甘,右手上持着一把手枪,左胸上一柄利刃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早已经死得通透了。

    不过,更让梁辰吃惊的是,地上除了这个男人之外,却哪里还有古芸芸的身影?刚才她明明被自己勒晕了,现在又去了哪里?

    眼中冷光四射,梁辰眯眼向远处一望,唇畔已经泛起了一抹冷笑,他分明在远处客厅中的沙发后,看到有一双雪玉似的脚正悄悄地往后缩。梁辰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抗击打能力这么强,被自己的两腿绞了一下,居然还能苏醒过来逃走?

    “出来吧,古芸芸。”梁辰几步走了过去,一个漂亮的转身侧踢,登时将沉重的沙发踢得向后便倒,随后,他迅速从沙发上滚了过去,一侧身子压住了沙发,腾出右手去向着沙发下面古芸芸依稀露出的那个纤细的脖颈抓去。

    他的大手强劲有力,一把便死死扼住了古芸芸的脖子,将她拎了出来。

    右手触手滑腻无比,幼细非常,盈盈不足一握,但梁辰不是色狼,现在这个时候没什么心思品味女人脖颈的手感。

    眼前的人个凤眉高挑、鼻梁高高、眼若秋水、皮肤极其细白,并且有着一头靓丽的短发,那不是古芸芸又是谁?

    只不过,就在他抓住古芸芸的同时,腰间却是一寒,一把冰冷的手枪已经顶在了腰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