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惊天霹雳
    :

    “接近谁?查谁?”赵盈香眼睛都不眨一下,直视着梁辰道,语气里隐隐间还透出一种兴奋来。

    这是难得的在新东家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她一定要把握住,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做好。

    “需要接近的这个人叫做齐远方。你应该听说过。”梁辰很满意她的态度,点了点头道。

    “听说过。他是宋家的人,老板,难道您跟宋家也……”赵盈香心底下再度吃了一惊,同时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起来,有些忸怩起来。

    这个齐远方她很熟悉,那是华夏宋家的一个海外骨干力量,目前打理着宋家在东欧的部分生意,是宋家外围成员中一个很有实力的人物。

    以前她效力于白家的时候,曾经代表白家与宋家在东欧的生意有过合作,自然也就联系过齐远方。

    当然,她之所以脸上出现不自然的神色并且些忸怩,那是因为她跟齐远方之间颇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毕竟,都是生意人,而且是属于那种半江湖化的生意人,包括赵盈香在内,对男女之事从来都不是那么不在乎的。毕竟女人也有生理需要,而且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就吸土,长期在国内外飞来飞去,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家一趟,难耐寂寞之下,再加上双方都是精英人士,只要相互间看得对眼了,逢场作戏一下自然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所以,赵盈香与这个齐远方之间曾经存在过那么几场露水姻缘,倒也是不难预料了。

    只是赵盈香万万没有想到,梁辰让她来投的这个第一个投名状,居然是要求自己去接近以前的一个老相好,这让她很有些羞恼。

    有些事情可以做,但不能说,梁辰这么直接地点出来,多少让她有些没面子了。

    不过反过头来一想,她倒是觉得自己多虑了,大概只是极其偶然的一种巧合而已,梁辰再是神通广大,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这点破事儿?况且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犯得上梁辰以如此之尊去自贬身价地查这些芝麻绿豆一样的烂事儿吗?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梁辰恰恰就是奔着她的这点破事儿来的。

    当然,别误会,梁辰并不是那种有恶趣味的人,他查这件事情自然有他的用意了。事实上,从澳门回来以后,他就在一直密切关注着宋家的人,因为宋家争夺权杖失利之后,必定不会甘心,为了自己的利益,必定还会卷土重来,找他报复。鉴于那个神出鬼没且手段诡异狡诈的易水寒,梁辰还是觉得小心预防为妙,必须提前做好准备,等他们来犯之时予以迎头痛击。

    所以,去全方位地查宋家的人的信息,以便做出自己的最佳判断,制定下一步策略,也是必要手段了。

    赵盈香的脸色落在了梁辰的眼里,心里就更有有底了。看起来,六子派人费尽千辛万苦查到的消息,确实是真的,赵盈香与齐远方之间的那点破事儿,果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货真价实,这就好办了。

    而之所以让赵盈香去接近齐远方去查易水寒,是因为六子的信息中也透露出了一个隐蔽的消息,那就是,齐远方曾经与易水寒是发小,两个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关系不错。如果能通过齐远方查到易水寒的一些信息,就好办了。

    因为对于易水寒,就算是以梁辰的本事,也颇为忌惮。这个人,诡杀之道实在很厉害,让人防不胜防,如果这个人不除去,对于自己和自己的兄弟来说,都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存在。

    只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做根本不知道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赵盈香些忸怩不自然的神色,挥了挥手,“这个你不要管,你只需要接近那个齐远方,想办法套出一个叫做易水寒的人根底,但无论如何不能引起齐远方的警觉,让他不能发现你,这就足够了。事成之后,你就回来直接上任,以后朝阳重工的发展,就全靠你了。”

    梁辰将手里的聘书再次往赵盈香身前一推,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说道。

    轻抚着那份证书,赵盈香眼光变得炽烈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老板请放心,我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她已经开始正式地称呼梁辰为老板了,这也意味着她现在已经改旗易帜,转身朝阳了。

    “好,越快越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梁辰满意地向她点了点头,而后轻挥了挥手,赵盈香立即起身,执下属之礼躬了躬身,随后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但愿,她能给我带来些好消息。”梁辰望着她的车子喷着白色的尾气消失在街路的尽头处,轻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靠坐在椅子里,轻轻揉起了自己的眉心。

    虽然现在的j省已经平静了两个月了,但所有的敌人一个都没有根除掉,这种平静只是相对暂时的休战的假象罢了,他相信不久后,暴风骤雨的攻击将会连番而至,会愈加疯狂,所以,他必须继续做好战备,并且要在战备的过程最大限度地发展自己,要不然,尽早会被一个接一个的明里暗里的敌人拖垮,削弱,最后或许就会被一个最弱小的敌人一击致命。

    现在,他就是在未雨绸缪,做好着准备。

    正当他满腹心事地靠坐在沙发中静静地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间搁在桌子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他有心想不接,但低头一看,却是李厚民家里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起来。

    毕竟,对于李厚民他还是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的,两个人虽然年纪上差了很多,却是极其谈得来的朋友,并且最初他并没有展现出自己能力的时候李厚民对他的赏识和提携还有后来对他的种种帮助以及他和李想的那种特殊的关系,还是让他心底深处非常感激的。

    “李董事长,我是梁辰。您可是个大忙人,怎么今天想起给我这个小兄弟打起电话来了?”梁辰打趣地说道。

    谁知道,电话里突然间便传来了李想恐惧痛哭的声音,“梁辰,快来救救我爸爸妈妈吧,快来救救他们吧,他们就要死了,求你,快救救他们吧……”李想在电话中大哭说道,连哭带叫,已经完全变了声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