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亮剑
    :

    不比对不知道,一比对倒是真吓了一跳。

    虽然这份笔迹模仿得很是像,但还是有着诸多疑点。最明显的地方就在于,梁辰的名字。

    梁辰的学习笔记上写着的名字,无一例外,那个辰的最后一捺并没有直接捺出去,而是习惯性地往左带了一个钩儿,而这七份卷子上的梁辰的名字,那一捺居然全都是直接捺出去,并没有钩回来。

    并且,也还有很多细微之处不同的地方,反正两份笔迹往那里一放,乍一看好像很像,但只要细细分辩,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就算不是特殊的刑侦技术人员,同样也能分辩得出来,这卷子上的笔迹肯定是模仿的,没有任何疑问。

    “各位老记,都看清楚了吧?这分明就是有人恶意模仿辰哥,呃,我们的社会学系同学梁辰的笔迹,拉低他的成绩,目的就是为将他清退,用心可恶,手段恶劣,其罪行甚至已经触犯了刑法……”王琳琳在那里滔滔不绝地道,脸上满是义愤填膺之色,言辞间倒是很有**官的范儿,就差直接宣判某些人的罪行了——大概这也是前几天看梁辰庭审的时候记忆太深刻了,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模仿**官的语气说话了。

    一群老记们兴奋地举着相机“嘁哩咔嚓”地一通狂拍,兴奋得不得了。原本以为这件事情没戏了,却没想到居然能挖出这么大一个新闻来,这下可赚到了。别说这件事情的主角是梁辰,背后还有什么隐藏的内幕,就算不是梁辰,公开舞弊清退清退打击学生这件事情,也是一个足以聚集社会舆论焦点的问题。要知道,这可是清纯如水的象牙塔,在这座象牙塔里居然发生了这种龌龊肮脏的事情,会让多少人跌破眼镜?

    “不许拍,不许拍。”小陈急得满头大汗,想要跳出来拦阻那些记者。

    “陈老师,为什么不让拍啊?是不是你心里头有鬼啊?要不然,该拍就拍嘛,事实就摆在眼前,又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李吉伸出一只大手满脸笑容地说道,可那满是老茧的大手却捏得小陈肩膀生疼,身子不禁塌下了半截去,满脸是汗,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急的。

    “胡闹,简直是胡闹,你们这是在乱搞,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张明达心下有些发虚,可嘴里依旧色厉内荏地说道,同时企图拦在那些记者们面前,却被那些记者几肩膀就扛到一边去了,论起抢位置占地方,他哪里是这些百炼成钢的老记们的对手。

    不多时,照片拍完了,一群记者有的赶紧往报社传稿子打电话,有的干脆就捧着电脑直接开始写稿子了。只不过他们还是不肯走,看样子,好像还要深挖这件事情。

    张明达额上开始冒汗了,不顾一切地抢了进去,伸手摁住了试卷,将正在挥舞着梁辰的笔记本兴奋地喊个不停地王琳琳挤到了一边去,“各位记者,这件事情涉及到了我们学校的声誉问题,况且情况未明,不方便继续报道,所以请大家暂时离开,我们会派专人查明这件事情,过段时间,我们校方会就这件事情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通报相关情况。”张明达满额大汗地道。场面已经有些开始失控了。

    “张校长,情况已经很清楚了,就是有人在伪造卷子,构陷我们的同学梁辰,笔迹都已经比对过了,这有什么不清楚的?还需要再派专人查明吗?”王琳琳语利如刀地咄咄反问道。

    “笔迹比对是很复杂的事情,我们需要聘请专业人士进行比对,不是我们现场比对就说了算的。”张明达辩解道。虽然是强辩,却也有几分道理。

    他现在就是一个拖字诀,只要把今天的事情拖过去,给他一点时间,也未必就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来。

    “那不行,拖上几天,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和变数?同学们,你们同不同意?”王琳琳哼了一声,转头向外面围观的学生们大声问道。

    她是江南女孩子,本身长像就极其甜美,语声也是又清又脆,让人一望之下就很有好感,再加上这件事情确实是校方理亏在先,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学生们原本就已经有些愤怒了,经过她这么一叫,一群学生立马就挥舞着拳头狂吼道,“不同意,不同意。”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你,你是哪个系的学生?煽动学生攻击学校,这是严重违反校规,甚至触犯法律的,你要考虑到这样做的后果。”张明达被王琳琳逼得都快要跳河了,指着王琳琳愤怒地吼道。

    “哟,张校长真是好大的官威啊,后果?什么后果?再伪造一份卷子也把我清退么?”王琳琳语利如刀地反驳道。

    “哄……”所有的学生都恶意地起哄笑了起来,张明达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校长,我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况且,都是一个系的同学,我为同学说话主张权利,这好像也没什么错误吧?至于您所谓的煽动学生攻击校方,我有吗?我有吗?公道自在人心,这些老记们可都在这里,看得清清楚楚的啊。当然,如果您非得要强权压制,我们也没有办法,可我们同样会用生命捏卫我们表达观点的权利。”王琳琳一番话说出来掷地有声,让旁边的张凯望着王琳琳的眼睛倒是越来越亮,原本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现在更好,不仅仅是出西施,简直就是东西南北施一块儿出了。

    这番话说得太激昂、太解气了,底下的学生们又是哄然一阵叫好。

    “你们,你们,真是反了,反了。”张明达在王琳琳的诘问下,几乎都要气炸肺了,却是理屈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指着王琳琳不停地碎碎念。

    “反了?我反人类还是反党反社会反国家了?难道身为学生,主张自我权利就这么艰难吗?要照这么说的话,咱们的十六字校训里那自由民主四个字,仅仅就是白说的?就是挂在嘴边给人听,挂在墙上给人看,实际却弃之如弊履不当做一回事的?”王琳琳语气愈发凌厉了起来,下面更是叫好声阵阵。

    其实原本学生跟学校就是博奕的两大群体,一个想管人,一个想不被管,本身就存在对立对抗情绪,现在经过这个突破口,就爆发了出来,学生们怒吼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整个学校都被惊动了,张明达面对着无数激昂要求讨个说法儿的学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一次可真是骑虎难下,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个时候,早在旁边冷眼旁观了许久的梁辰笑了,几步走了上来,向着学生们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他有话要说。

    一见辰哥这个校园里的偶像级人物终于出场了,而且他还是今天的主要当事人,学生们一下就安静了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期待着这个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他们心目中校园领袖的传说级人物说些什么。

    “同学们,请大家稍安勿躁。我想这件事情中间可能存在什么误会,或是其他因素。不过无论怎样,我觉得这所有着八十年历史的名校应该是公平而正义的,也是值得大家相信的,所以,首先我们对学校不应该有什么意见。况且,大家都在这所学校就读,都是光荣的师大一份子,所以,维护学校的声誉也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梁辰大声地说道。

    学生们听得面面相觑,都有些纳闷,辰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向着学校说话?难道他受到了什么压力,被迫需要妥协了?

    不过做为校方的老师们还有中层以上的领导们,却是听得眼前一亮,这个学生还真不一般啊,颇有大局观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能从大局着想,确实不一般。要知道,学校声誉受影响,也是他们这些学校的职工并不愿意看到的,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在这所学校学习工作多年,本身就拥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集体荣誉感,他们当然不愿意见到学校因为这种丑闻而被抹黑。

    无形中,梁辰一群老师当中的印象分迅速提升,而且,望向某些人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不再尊敬,而是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厌恶——看看人家梁辰,年纪轻轻的,这么识大体,顾大局。再看看某些人,实在不堪入目,搞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丢尽了学校的人。

    当然,在某些人眼里,却是恨得直咬牙根儿了。张明达实在没想到,这个学生居然这么难搞,自己精心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结果还是没能把他清退出去,相反,却让他利用这个机会继续在学校中扩大影响,甚至反将了自己一军,弄得自己现在骑虎难下了,两头不是人了。

    “当然,这件事情可能存在某些不公,不过我想这并不是学校的问题,而是个别人、个别事,只是个例个案,并不能一概而论。当然,无论如何,身为当事人,身为师大的学生之一,我热爱这所学校,同样也更想这件事情得到一个圆满合理的解决。下面,先抛开这份试卷真假的问题,我有一个解决的方案,不知道学校是否能够同意?”梁辰见火候差不多了,终于开始亮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