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比对
    :

    这些记者无一例外,全都是牛玉才找来的。

    牛玉才自从买下那个报社当了社长之后,那叫一个意气风发,而且通过这个报社很是认识了一大批业界的朋友,渐渐地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人脉圈子,弄来一帮记者采访个什么事情,做个幕后舆论推手什么的,那是手拿把掐、根本不在话下的事情。

    并且,原本梁辰这些日子就已经成为了江城市的风云人物之一,因为前几天的案子闹得轰轰烈烈、沸沸扬扬,现在风头正劲,那些记者成天守在大学城这边,想抓他的新闻还抓不着呢,现在可下逮着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哪里还拼了命似地往上抢,这也是他们来得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了。

    结果,牛玉才接到王琳琳的电话之后,略施小计,“无意中”透露了一下梁辰现在遇到的困难,那群记者就跟见了血的苍蝇似的拼了命地往这边扑,看那架势,不掘地三尺都不罢休,在这些记者一句紧接着一句的追问下,张明达被弄得颇有些焦头烂额,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这个时候,姜怀义倒是“好心”地出来打圆场了,“张校长,我看就让这个学生查下试卷嘛,脚正不怕鞋子歪,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规定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嘛,有时候还是可以变通一下的。要不然,在这些记者面前,我们也不太好交待了。”

    张明达看了他一眼,现在这个情况也没办法,他只能就坡下驴了。

    “好吧。”他强忍下一口恶气,点了点头,铁青着脸转身往回走。现如今,媒体的力量他还是知道的,如果不拿出试卷,这帮无良的家伙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绿的说成是红的,到时候百口莫辩,尤其是在这个自己即将接任师大校长的关键时刻,可不能因小失大。

    所以,这口恶气他也不得不忍下去了。

    后面呼啦啦跟上了一群记者,紧随在张明达后面,一个个拿着录音笔,抓着长枪短炮,眼睛里直放光,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构思题目了,想着如何才能让这件看起来并不算大的事情更出彩。

    再后面,跟着的是一大群看热闹的学生,人越聚越多,到最后居然聚齐了上千口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学校里要搞什么学生运动了呢。

    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教务处,教务处的人见梁辰去而复返,并且张明达副校长领头进来的,后面还跟着无数人,包括许多记者,一时间都有些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

    “沈处长,你把我们学校被清退学生梁辰的试卷拿出来,我们当着媒体记者的面进行现场查阅质询。”张明达哼了一声,脸色很难看地向着教务处沈处长说道。

    “好的。”沈处长也不敢怠慢,赶紧吩咐小陈去把卷子拿过来。

    小陈是一个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很有传说中的白面书生范儿。

    听了沈处长的话,赶紧起身去身后紧锁的铁皮卷柜里拿卷子,同时隐蔽地看了张明达一眼,以一个微小的动作向他点了点头,张明达同样微点了点头,倒是放下一颗心来。这个小陈可他是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他做事情,自己向来放心。

    不多时,小陈已经从铁皮卷柜里拿出了厚厚的几个大档案袋,将上面写着梁辰名字的档案袋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张校长,这就是梁辰的卷子。”沈处长小心翼翼地将那份卷子捧了过去说道。

    “放在桌子上,打开,让查询试卷的记者还有当事人梁辰就查个清楚吧。”张明达也不接,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

    随后,卷子被一一打开,一群早已经等得迫不及待的记者们一古脑地扑了上来,围在卷子旁边,举着相机拍个不停,都想看个究竟,反倒是当事人梁辰被挤在了后面。

    只见,一共七科,分别是人类社会学等大一考试科目,上面都用猩红的红笔在考试栏里批上了分数。

    七科,平时分大都是三十五分或者是四十分,而考试成绩也基本上都是十九分到二十五这个区域之间,反正,加上平时分,每科都跟及格线差一分或是半分,就跟故意的似的。

    “咦,真的科科都是五十九分左右啊……”一群记者边拍边低低地议论着。

    “起开,起开,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后面,王琳琳已经挤了过来,虽然个子娇子,却把一群五大三粗的老爷们挤得东倒西歪。

    她手里拿着七份标准答案,绝对是有备而来,就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把梁辰的试卷再重新对一遍。她就不信了,辰哥这样的人物,居然七科都不及格?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只是,照着标准答案对了一遍又一遍,王琳琳有些泄气了,没想到,梁辰的试卷好像真的“天衣无缝”“实至荣归”,该对的就对,该错的就错,绝不含糊,不仅分数核对没有问题,卷子批阅内容也没有任何问题,跟批阅分数完全吻合。

    “这,这怎么可能?”王琳琳拿着标准答案喃喃地道,颇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看看。”张凯不死心,拿过了标准答案重新核对了一遍,结果还是跟之前一样,半点没错。

    站在一旁的小陈略有些得意地看了张明达,张明达脸上则露出了一丝笑容,隐蔽地向他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确实没错,我都审过了,没有半点问题。”张凯拿着那几份试卷来到了梁辰面前,有些无奈地望了他一眼,低声说道。

    “嗯。”梁辰点了点头,接过了试卷看了起来。

    “上面没有任何涂抹修改的迹像,卷面很工整,而且也是你的笔迹,难道你……”张凯说到这里,意识到自己不该说这话怀疑辰哥,可问题是,现在的事情就活生生地摆在这里,他不相信也不行了。

    “呵呵,确实很工整,也是我的笔迹”梁辰看了半晌,紧皱的眉头松开,眼角一挑,笑了,“不过,这不是我的卷子,而是伪造的。事实证明,这个造假的水平还是很高的。”

    “什么?”一群原本都有些泄气准备退走的记者们登时眼睛再次瞪圆了,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再度兴奋起来。

    “什么?梁辰,你可不要为了达到自己不被清退的目的颠倒黑白、信口开河地胡说。这份卷子一直封存在我这里,你这样说,岂不是说我在造假?事关重大,你再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旁边的小陈当场就跳了起来,指着梁辰叫道。

    “陈老师,稍安勿躁。墨越研越浓,理越辩越白,不做亏心事自然就不怕鬼敲门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同时几只大手也抓上了他的肩膀,将他摁在了那里。

    惊怒交加地回头一看,却是李吉几个家伙,正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自己,眼神里闪烁的寒意颇让他有些触目惊心,登时不敢再大声说话了,不过还在小声地分辩,“梁辰乱说,绝对是乱说,我可没有造假。”

    “陈处长,我虽然说有人造假,但并没有说是您在造假吧?你又何苦跳出来先为自己澄清这件事情呢?”梁辰饶有深意地望了他一眼,微笑说道。

    小陈一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梁辰,你怎么信口开河?当学校是什么地方?造假?亏你想得出来。至于因为你而造几份假卷子出来?耗费这么大的功夫是为什么?”旁边的张明达愤怒了,大步走了过来,指着梁辰愤怒地诘问道。

    “呵呵,张校长,您不必动怒,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如果真的问心无愧,又何必动这么肝火?其实解决这件事情很简单,取我平时的笔记来,与这份卷子一比对,就可以发现问题了。我承认这几份卷子造假的水准很高,不过还是有很多地方与我的笔迹不符。另外,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七份卷子里有很多题我并不是这样回答的,所以,这也是我质疑的另外一个原因。”梁辰挑了挑眉毛说道。

    “你说是假就是假?你说要进行比对就进行比对?你拿学校当成了什么地方?如果全都按照你这种不顾全大局的思维方式做事,学校整天都不要正常工作了,光是不及格挂科的学生对照笔迹就足够忙上半年的了。”张明达怒哼了一声道。

    “张校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出了问题总要解决问题吧?要不然,怎么解决,你倒是拿出个章程来啊?”这个时候,人群之中传来了几个学生的叫声来,其他的学生都跟着起哄,反正法不责众嘛,一时间各种阴阳怪气的声音纷沓而来,气得个张明达眼珠子都往外鼓,跟什么的。

    这个时候,王琳琳早带着一群人一窝蜂地跑去了课堂,拿过来厚厚的一摞梁辰的学习笔记,那都是梁辰平时记的笔记或是做的练习什么的。

    王琳琳很是生猛,根本没给张明达面子,上去就把他扒拉到一边去,然后拿着梁辰的笔记本就跟现在的这几份卷子对比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