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不行
    :

    “请进。”教务处里传来了一个老师回应的声音。

    梁辰拿着证明举步迈进,示意张凯和王琳琳先不必进来。

    “这位老师您好,我是政法学院社会学系的学生梁辰。今天开学第一天,结果我看到了自己的成绩全部不及格,而且都是五十九分贴边分,面临着被清退的危险。所以,我想来问问情况。”梁辰笑了笑,拿着那个证明向门口正抱着一叠档案的那个约四十岁左右胖胖的女教师说道。

    “梁辰?”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整间办公室里,所有老师的眼神都“唰”地一下向他聚焦了过来,一个个眼神炯炯,个个都很兴奋,就好像看见了史前怪兽一样兴奋。

    这也难怪,梁辰这个名字实在太出名了,尤其是最近这两个星期,频频出现在全市各大报刊杂志还有电视新闻的头条,无论是半年间闯下的师大一条龙的名号,还是被传得沸沸扬扬的j省暗秩序一哥,亦或是最近的谋杀案、扳倒江城市委书记案等等等等,民间传说已经俨然间将他演绎成了一个近乎传说的妖孽般的存在,就算是师大的老师,现在对这位近在咫尺的学生也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当然,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学生实在是很厉害。男老师们关心的是,别的不说,光是组建成了朝阳公司,赚下了十几几十亿的身家这件事情,就足以惊爆掉所有人的眼珠子。而女老师们则关心的是他与省委副书记的女儿和小姨子还有师大校花高丹当庭闹出的那场匪夷所思的情殇证明事件,那叫一个哀婉悱恻,缠绵不休啊。

    而今,这个妖孽般的存在、传说中的他们的学生就站在面前,他们的眼神不向梁辰大面积聚集才是怪事。

    “他好帅啊……”办公室里,不知道哪一个角落传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女老师低低的惊声,引起了周围几个同样年纪不算大的女老师们的吃吃低笑声,看起来,就算是为人师表的女老师们也避不开那些男男女女的本能感觉。

    “咳,请问,哪位老师负责考务这块的事情,我想查阅一下我的试卷,这是我们系里开的证明。”梁辰在这么多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下,颇有些不自然起来,轻咳了一声,再次说道。

    “啊,我就是。嗯,你说什么?”那个最开始跟梁辰说“请进”的女老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正了正颜色,上上下下再次打量了梁辰一下,点头说道。

    不过她打量梁辰的眼神实在不像是一位老师应该持有的端庄神态,正相反,她现在面对梁辰时的表情跟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倒是没什么两样,看着梁辰就像是在看着一头从未近距离观赏过的国宝级动物,这也让梁辰实在很无奈。

    “这位老师您好,我就是想查阅一下我的试卷。因为我怀疑我现在的成绩与真实成绩不符。”梁辰说到这里,神色严肃了起来,同时将系里的证明递了过去。

    “啊,是这样啊。唔,这件事情归沈处长直接管理。”那个女老师这才反应过来,向着梁辰一点头,指了指对面坐着的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说道。

    “好的,麻烦您了。”梁辰彬彬有礼地向她致谢点头,向着沈处长那边走了过去。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愿意做一个讲道理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真的不想以势以力去压人。

    “沈处长您好,因为我面临着被清退的危险,所以我想查阅一下我的试卷,看是不是我的成绩填写出了什么问题。”梁辰走到了那个瘦削的中年人面前,将自己系里的证明递了过去。

    “哦,你就是梁辰?”沈处长上上下下同样眼里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打量了一下梁辰,然后点了点头道,“查阅试卷是可以的,但问题是,按照程序,你必须要经过主管教务与考务的副校长签字同意,我们才可以让你查阅试卷。”沈处长客气地一笑,倒也不敢对这个学生怠慢。

    事实上,梁辰被清退的事情,他们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具体怎么回事,也不算太清楚。只是接到了校办的临时通知,让他们封存挂科学生以及被清退学生的试卷而已。所以,他也是例行公事,犯不上为难梁辰。

    “你……”王琳琳不干了,从后面就冲了过来,刚要说些什么什么,却被张凯拖到了一旁去,这个时候可不是她乱说话的时候了。无论怎样,先得按照规矩办事才行,只有规矩行不通的时候,才能去用其他的办法。

    “好的,谢谢您了,沈处长。”梁辰微微一笑,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地转身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好久,还有几个年轻的女教师借着各种理由出去看他,回来后无一例外,眼里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惊艳神色,“难怪叶梓那样高傲的人也喜欢这个年轻人,他真的很帅啊,而且很有教养,并不是像传说中那样跟个黑、社、会大哥似的吓人。”其中一个女教师低声笑道。

    “嘻嘻,姗姗,你啥意思啊?也想跟他来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么?啧啧,就怕人家看不上你,怕你年纪大呢。”另外一个女教师低声打趣道。

    “我年纪哪里大了?我比叶梓还小一岁呢。”那个女老师很有些不服气地道。

    “咦,听你的意思,你还真想跟他来场师生恋啊?”几个平素里要好的姐妹取笑她道。

    “去你们的,我,我才不想呢……”那个女教师脸红了,不过眼里分明泛起了桃花的颜色……

    此刻,梁辰已经举步走出了教室,思考了一下,便已经来到了主管教务考务的张校长的办公室。

    这位主管教务考务的张校长叫张明达,也是排名在姜怀义之上、资历比姜怀义老的那位副校长。

    据传闻,老校江育树这个学期就要退下来,届时,这位张复礼副校长极有可能接任他成为师大第二十一任校长。

    “笃笃笃……”梁辰已经敲响了张明达校长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把威严的声音。

    梁辰推门而入,宽大的红木办公桌后,是一个五十三四岁,神态威严的中年人。

    “你是谁?”张明达皱眉望着他,好像不认识,但神色间分明闪过了一丝明明就认识他的神色,随后一掠而过,不着痕迹。

    “张校长您好,我叫梁辰……”梁辰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能查阅。”张明达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便面无表情地低头继续去批阅文件。

    “为什么?”梁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要相信学校是公正的,这么多年来,素来以治学严谨出名,尤其是在清退一个学生的问题上,这关乎到学校的声誉,更不能马虎,所以,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学校这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年轻人,进入大学,就应该好好学习啊,整天不学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不仅可惜了这个上学念书的机会,更辜负了大好的青春,还影响了学校的声誉,这可不好啊。所以,凡事都要学会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怨天忧人,老是抱怨学校不公或是社会不公,这种心态也是不可取的。”张明达并没有直接给出梁辰答案,反而噼哩啪啦来了一通大道理,把梁辰给堵了回去。

    “哦,是这样。不过校长我想问一下,难道这件事情真的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吗?”梁辰留神观察着张明达一举一动间神色的变化,心下冷冷一笑,已经有了计校,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围绕着这个话题问道。

    “很抱歉,学校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所以不能更改。现在校长令都已经签发了,事情无可挽回。所以,查阅试卷与否,更是无关紧要了,我也没必要给你签这个批准。你回去吧。”张明达面无表情地批阅着文件,头也不抬地回答梁辰道。

    “呵呵,好的,那麻烦您了,张校长。”梁辰也不生气,笑吟吟地退了出去。

    “一个破校攻,还端上架子了,辰哥,我严重怀疑他别有用心,就是想来整你的。”王琳琳刚才在外面已经偷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内容,忿忿然地道。

    张凯也不说话,只是眼神里冷光闪动,似乎在动着什么心思。

    “呵呵,再说吧,不管他。”梁辰微微一笑,转头看了张凯一眼,“小凯,别搞其他没用的事情,听到没有?这一次,咱们要堂堂正正地赢一回。”梁辰轻哼了一声道。

    “嗯。”张凯听了他的话,吐出了一口浊气,抿上了两片薄唇,眼里犹自有些不甘。

    “你去给六子打个电话,让他查一下张明达这个人。琳琳,你现在就去找牛玉才,让他……”梁辰想了想,转头又向张凯吩咐道,同时把王琳琳喊了过来,低声在她耳畔耳语了一番。

    “好咧,我明白了,辰哥。”王琳琳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连蹦带跳跟个小丫头似的跑了下去。

    “这丫头,永远都长不大。”梁辰望着她的背影,哑然失笑道。

    “也就是在你面前,在我跟前,她凶得跟头母老虎似的。”张凯正用特殊的暗语给六子发着信息,同时“恨恨”地道。

    梁辰忍俊不住,笑出声来,倒是丝毫没有半点将被开除的觉悟了。随后,带着张凯,他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