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阴险父子
    :

    望着梁辰上了电梯,出门而去的背影,秋桐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神里不加掩饰地射出了一抹羞怒与怨毒的神色,摆明了,他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宽容大度不记仇的人。

    “这个人,很不一般。”突然间,身后的屏幕再次亮了起来,随后,秋澹明的影像再次从那个屏幕中浮现了出来,望着秋桐说道。

    “是啊,如果很普通的话,老爷子又岂能亲自开金口为他说话救他一条小命?”秋桐冷笑连连,像是夸奖却不是夸奖。

    “唔,看起来,我们这一步还是走对了。抢在了所有人之前,去拉拢这个年轻人加入我们的阵营。这样的话,他的身上就打下了我们的烙印,以后也能为我们所用了。因为他的原因,老爷子应该也会很高兴,只要他高兴,秋氏集团的所有资源就向我们有更大的幅度的倾斜了。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父子就真的影响到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与走向。”秋澹明有些出神地盯着刚才梁辰坐过的位置,眼里闪着熠熠的光芒。

    他当然不认为梁辰会有这么重要的作用,只不过,梁辰是一个向老爷子示好的机会和棋子而已,他要充分地加在利用和把握。

    “不过这个人好像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他的心很野,图谋也很大。不要搞到最后,我们在他身上投注很多心血,却是鸡飞蛋打一场空。”秋桐深吸了口气,带着些警戒意味地暗劝着他老爹。

    “呵呵,他的心越野,图谋越大,我们就应该越高兴。因为,有所求的人,才更容易控制。”秋澹明冷冷一笑,眸子里闪烁着自信的神色道。

    他沉浮官场几十年,练的就是这一套如何驾驭人心的本事。

    “希望如此吧。不过我们如此向他示好,会不会弄巧成拙,引起老爷子不高兴来?他可是并没有向我们发出这个指示,我们只是私下里的行动而已。”秋桐在自己的老爹面前,还是很放松的,说话也没有了那么多顾忌。

    “不会的。只要我们一味向他示好,帮助他,照顾他,老爷子又怎么会不高兴呢?因为他最疼的就是那个没出息的小孙子,恰恰这个梁辰就救了他的小孙子一命。”秋澹明微哂说道。

    “这样最好。不过这小子确实很厉害,居然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佣兵公司,组建了自己的武装力量,他倒底想干什么?”秋桐对于梁辰这一点倒是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只是想让自己拥有更大的底气和话语权吧。要知道,最关键的时刻,还是需要靠武力来一锤定音或是博取更大的资本的。不过,不过他想干什么,既然我们知道了这个佣兵公司的存在,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了。”秋澹明眼里泛起了一丝冷意来。

    “爸,你是说,想掌握这只武装力量?梁辰,好像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吧?”秋桐有些不能置信地问道。

    “呵呵,自会有人去做通他的工作的。当然,这只是向老爷子的建议罢了,我自然不会亲自说这件事情。”秋澹明很是胸有成竹地微笑道。

    “您是说,杨忠勇?虽然梁辰很相信他,有很大可能的把这件事情做成,可他并不是我们的人啊。”秋桐很是疑惑不解。

    “以杨忠勇的身份,会直接会管理这只海外无名部队么?”秋澹明望着他,循循诱导道。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秋桐的眼睛亮了起来。

    “好了,不管怎么说,尽最大的可能帮助梁辰吧,尤其是他的这个佣兵公司,要尽快做大做强,或许,有很多时候,很多不方便我们直接出面去做的事情,都可以由他们来完成。如果用得好了,这会是一柄海外利剑。并且不必担心割伤我们自己的手。”秋澹明点头微笑道。

    梁辰被几个国安特工一直秘密“护送”出了大门,到了外面的大街上,才重新恢复了自由之身。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国安局的那栋灰楼,他脸上一直保持着的那种轻松的笑容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说的凝重与肃穆。

    “这究竟是你们的意思,还是秋老将军的意思?”梁辰突然间没头没脑地喃喃自语道。

    说罢,最后盯了一眼江城市国家的那栋灰楼,紧紧身上的衣服,重新钻进车子里,启动了车子,汇入了街上的车流之中。

    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他终于回到了朝阳安保公司。

    此刻,公司里就跟过新年一样,大红灯笼都挂起来了,所有人都兴奋得不得了,甚至高羽和耿帅几个人破了一回例,除了今天晚上值勤的员工之外,其他人,全都可以在聚餐的时候喝酒,不醉不归。

    这是公司第一次面临重大危机,却在多方周旋之下,危机迎刃而解,他们是由心底往外的高兴。

    梁辰回来的时候,正是酒宴刚开的时候,一大群人闹哄哄地围上来敬他酒,他也不忍拂了兄弟们的美意,再加上心情不好,索性也便放了量喝了起来。

    结果一来二去,素来有海量之称的他居然也喝多了,最后竟然还喝醉了,迷迷糊糊地好像记得是有人把他扶了回去,而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然后,他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好像有人在轻声呼唤他的名字,还有人轻轻抚摸他的脸。

    他抬头望过去,眼前的人好像是高丹,又好像陈美琪,可最后看上去的时候,却是刘莎莎,这让他惊喜交加,可是伸手去抓的时候,眼前的人居然变了,变成了叶梓,而此刻叶梓正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用幽怨的目光望着他。

    “啊……”他冷汗淋漓地惊醒过来,才发现这不过是一个梦。

    睁开眼睛,半梦半醒间,他犹自还记得叶梓那混合着怒、恨、爱、怨种种情愫的复杂表情,额上冷汗涔涔而下。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温柔的小手抚上了他的额头,随后,额上一阵清凉,像是一块冷毛巾敷在了头上。

    他讶然转头望过去,眼前,再度狂吃一惊,给他敷上冷毛巾的人,居然是,高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