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投名状
    :

    “梁辰,你的确是个聪明人。好了,我还有些事情,今天咱们先谈到这里。以后多聊,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跟你这个年轻人说话了。”秋澹明长笑说道,随后,屏幕上的图像一黑,就此敛去,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梁辰站在那里,尽管图像已经消失了很长了时间了,他依旧一动不动,脸上犹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远处的秋桐眯眼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走过来,脸上漾起了笑容,“欢迎你加入我们,成为光荣的特情处一员。”

    “什么?”梁辰这从那种凝定的神色中反应过来,不禁吃了一惊,转头望着秋桐,眼里有着深深的不解。

    “当然是加入国家局特情处了,成为一名光荣的华夏特工。不要用这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嘛,加入我们,我们也必须要给你一个隐藏的身份,便于你做事所需。当然,你别误会,这不是一道束缚你的枷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甚至是一道护身符,可以在关键时刻顶出特情处甚至国家局的大牌子,佑你一命,也未可知。当然,我很清楚你梁辰的本事,或许根本用不上,不过多一个隐藏的身份,便是多一个掩护,对于现在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你来说,还是有好处的。难道不是么?”秋桐打了个哈哈,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现在我已经加入了秋家,这不是就是最大的保护了么?有秋家做后盾,还有什么敌人是值得我害怕的?”梁辰微笑反诘道,柔中带钢,绵里藏针。

    “这不一样。我们秋家固然势大,只要我们伸手,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但问题是,我们总不能事无巨细,事事伸手,那样的话,光是做救火队都做不过来了,也就有没有其他的心思谋划更大的事业与发展。况且,势力越大,束缚也越大,因为种种原因,秋家也不可能每件事情无论大小都伸得出去手,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所以,凡事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多一些了。我们只能提供你们帮助和后盾支撑,冲锋前线,还是需要你们自己去趟了。这个身份,就是我们能够为你做到的事情之一。这一点,我想你也能够懂得了。”秋桐摇头笑笑,神态十分温和地道,倒也没有因为梁辰稍微有些激烈的反诘而恼怒。

    “原来如此。我倒是很疑惑,那些豪门大族,是不是都采用这种放养式的方式来积蓄自己的后备力量,扶植自己的班底呢?”梁辰似笑非笑地望着秋桐问道。

    秋桐脸上一红,眼里闪过了一丝怒意,不过瞬间恢复了正常,打了个哈哈,“那倒也不是。真正的嫡系与班底,家族还是要不遗余力的去帮助的。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嘛,首先你不在体制内,其次你的身份亦灰亦黑,秋家不太好明里暗里总是向你伸手驰援驰,否则会授人于柄。这一次,因为老爷子发话,已经是破例了。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的苦衷。这个身份,也算是给你的一个补偿吧。”说到这里,秋桐已经不由分说,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抽出了一个红皮儿证件,递给了梁辰,黑皮儿证件,也是只有国家系统最高级别的外勤特工才能够持有的证件。这是身份的证明,更是一种荣耀的象征。

    能拿到这个红皮儿证件的国家特情处外勤特工,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那是一种特殊的肯定。(一切都是杜撰,兄弟们切莫信以为真。并且,这是平行空间中的都市故事,千万莫要对入座。)

    同时,这个证件也代表着无与伦比的国家权力,只要一亮出来,只要在华夏大地上,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当地国家部门与公安部门的全力配合,可以凭这一个证件调动无数资源。

    就算是走到海外,也会得到海外地下系统的全力支持和配合。

    不过梁辰心底却是冷笑了一声,他很清楚,这只不过是一个香饵而已,更是一个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代表着无形枷锁的套子,拿了这个证件,就证明他身上已经打上了国家特情处的铬印标签儿了。而特情处归谁掌握?自然是秋家了。身上打上了秋家的标签,这辈子恐怕就难以洗得下去了。

    不过,他不能不接,因为这个证件也是一块试金石,他接了,皆大欢喜,证明他是诚心加入秋家联盟。

    如果他不接,便证明了他的态度是假的,之前的一切全都是做出来的,口是心非。

    梁辰明白,这是秋家正式让他表态了。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便接过了那个证件,甚至连翻看都没翻看一下,便已经揣进了怀里。

    果然,见到他揣起了证件,秋桐眼里掠过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色来,笑着向他伸出了手去,再次重复说道,“兄弟,欢迎你的加入!”他握着梁辰的手有意无意地加了一把力。

    “加入这个集体,我也很荣幸。”梁辰哈哈一笑道,手上的力道却比秋桐用的力还大。

    秋桐一握手,眉头不自觉地便是激跳了一下,随后不动声色地缩回了手去,“坐下来吧,有些事情我们还要深入地好好地聊一聊。”

    他重新端起了咖啡杯子,不过这一次却是用的左手,而垂在腿侧的那只手,有些科,但抖得不明显,一般人倒是看不出来了。

    梁辰装做没看见秋桐的窘态,也坐了下来,点着了一根烟,“秋处长请说吧,我洗耳恭听。”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老爷子真的很欣赏你,也十分期待你能做出一大事业来,所以,这一次不惜亲自向冷部长开口,帮了你一把。当然,事实也证明,就算没有我们的帮助,或许你也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规避开这一次风险。不过,只要李治国不倒,恐怕这样的事情还会出现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兄弟,你干佣兵这一行这么多年,这个道理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前面的子弹好躲,身后的冷枪不好躲啊。更何况,李治国因为上意已经盯死了你……”秋桐转动着手里的杯子,望着梁辰,很是关怀地说道。

    “这个道理我懂。秋处长,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既然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就不必再遮遮掩掩的了。”梁辰心底下冷笑了一声,知道这小子准保憋不出什么好屁来。

    想想也是的,那样一个实力出众且骄傲的人,刚才在明刀明枪斗智斗力的过程被他摆了一道,掉进了他的陷阱里,最后还是老爹出面平了事儿,他要不找回这个场子才是怪事。

    “哈哈,兄弟倒是快人快语。好吧,那就从最私人的角度来说,秋林是我的兄弟,你是秋林的生死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兄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其实,老爷子虽然很欣赏你,但会不会永远这样欣赏下去,却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接下来的表现很是平庸,碌碌无为,恐怕最后老爷子没准儿也会放弃你也说不定。别这样看着我,我说的只不过是一个体制内的实情而已。虽然有些冷血残酷,但这就是体制内的法则。所以,你想继续博得老爷子的青睐,想我们这个集团倾斜更多的资源来帮助你,所以,你就必须要要做出更大的成绩来。虽然不一定非要惊天动地,但只要引起老爷子的重视,这就足够了。我的说的意思,兄弟应该能清楚了吧?”秋桐呵呵一笑,不紧不慢地道。

    “明白。”梁辰干脆利落地答道。

    其实就现在这种情况,无论秋桐让他去做什么,他都没有理由去拒绝了。因为他知道,无论他愿意不愿意,只要加入秋家这个政治集团,就必须要纳上投名状。这也是一道考验,对于你能力的考验。不同类型的人,纳上投名状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了。

    所以,梁辰现在不是在思索要不要去做的问题,而是在思索如何去做的问题。如果,真的要通过这个投名状表现出自己的“无能”来,秋家或许也会因此放弃自己也说不定。不过更头疼的问题也会随之出现,要是不傍上秋家这株大树,马钰梅那边的压力,恐怕也是他所不堪重负的了。况且,就算是秋家真的放弃了自己,但这种放弃能会只是以后就不闻不问那么简单吗?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和秘密之后,这种放弃恐怕也会很冷血很残酷了。

    退是刀山,进是火海,这个问题,真的让梁辰很纠结。

    可是,他已经无意中趟入到了这样的隐形的政治漩涡争斗中,想再置身事外,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心情莫名的一阵烦乱不堪,深吸了一口气,他竭力放松着心情,保持脸上的神不动,暂时抛开其他的一切,静下心来去听秋桐倒底想说什么。

    “兄弟果然不愧是个聪明人。我也不多说了,只想告诉你,现在有一个让你表现的机会,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去抓住它?哥哥我这可是在帮你哟。”秋桐很是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眼里闪过了一丝狡计得售的表情,他就不信拿捏不住梁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