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忠告
    :

    梁辰一下怔在了那里,反复地思索着叶梓的这句话,一时间,不觉得有些呆住了。

    “你这个虚伪的人,现在,滚出去,我这一生一世,再不要再见到你!”叶梓用极度的鄙薄与不屑向梁辰发出了最后的逐客令。当然,这种极度的鄙薄与不屑,也并不是来自于她的本心,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将自己心底那无尽的苦与痛,用这种最冷漠最极端的方式发泄出来。

    梁辰终于仓惶败走!

    叶梓看着梁辰远出房门的背影,突然间便一下伏倒在床上,大哭了起来,泪水,瞬间打湿了洁白的枕面。

    这一刻,她芳心之中,说不出的凄楚哀婉,说不出的柔弱无助,她感觉自己就好像一片风雨中飘摇中的浮萍,纵然天大地大,却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败退的梁辰心底同样不好受。

    他不明白,自己如此忍让退缩,甚至那一刻,已经想到了与刘莎莎分手,去用一生的时间赎罪,就算是这样,都没有换得叶梓的原谅,甚至让她更加愤怒。

    女人的心思,实在不可以以常理来揣度,太难猜测了。

    不过,尽管叶梓这样态度粗暴恶劣至极地将他驱逐了出去,可他隐隐间也松了一口气,或许这样也不必让莎莎伤心了。

    尽管他知道这种想法对叶梓来说多少有此有公平,并且是那样的不道德,那样的狭隘和自私,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心底轻松了一些。并且,叶梓这样的发泄,也让他的负罪感多少减轻了一些,欠叶梓的东西,不再那么重了。

    经过了刚才的暴风骤雨后,他的心情略微放轻松了一些,脑子里也不再那么乱了。深吸了口气,举步向外走去,刚刚走到自己的车子前,他一下怔住了,只见贴着深色车膜的车子里居然坐着一个人。虽然影影绰绰的有些模糊,看不清楚,但他还是依稀能辨认得出来,这个人居然就是龙门大少,龙天行。

    不过这一次,一向如影随形的莫胖子倒是没有跟在他身边了。

    梁辰皱了下眉头,他怎么又出现了?这一次来又是为了什么?虽然早就预料到龙天行还会再来找自己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龙天行,虽然叶梓不在身旁,还是让他多少有些尴尬。

    打开了车门,他坐到了驾驶室位置上,并没有启着车子,而是侧脸向龙天行望了一眼,冷冷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对于龙天行这个人,其实梁辰是很欣赏的,他为人潇洒大气,襟怀广阔,绝对是枭雄之资。不过越是这样的人,梁辰越是敬而远之,尤其是龙天行的家世背景,更让他不敢太过接近。

    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些大家族里出来的人,一个个都是心机叵测,无论他们想做什么事情,都有着强烈的目的性,并且为了一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

    他并不喜欢这种极端功利主义的处事方式与逻辑方式,所以,他也不打算与这个龙天行多做深接触。

    可事实上他也清楚,这好像并不太现实了。

    起码现在,龙天行就已经再次找上门来了。

    “哈,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就上了你的车子。”龙天行并没有因为梁辰的冷漠而生气,反而笑吟吟地说道。

    “这并不是我想问的重点。况且,这天下虽大,但龙大少想去却去不了的地方,恐怕也不算太多。”梁辰轻哼了一声道。同时脑子里紧张地思索着龙天行的来意,他始终不太明白,龙天行为什么要找上他,难道想通过自己再跟蓝家搭上什么关系么?还是另有企图?

    “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你是在损我,但我还是很高兴把它当做是对我的赞扬,全盘笑纳了。”龙天行点着了一根雪茄,轻喷出口淡蓝的烟雾悠然笑道。神态间很是潇洒大气,让梁辰就算有心想在他身上发泄一下怒火,也被堵了回去,有火发不出来了。

    梁辰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而是发动车子,轻打方向盘,出了市医院,向外开了出去。无论龙天行是来找他干什么的,这里不是他谈话的地方。

    “其实我一直很疑惑,现在j省暗秩序已经出现了权力真空状态,虞守望早已经回去总盟会了,况且,以你龙门大少的身份,就算虞守望在这里,哪怕是杨忠勇在这里,你想做什么,也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做,又何必总是这样神神秘秘的出现,吓人一跳呢?”梁辰边开着车子沿着路边缓缓地滑行着,边皱起了眉头问道。

    “人行事太过高调总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惹火烧身的。事实已经证明,那些年前年后来j省的世家子弟们,一个个哪个不是威风八面?结果还全都是灰头土脸地被你梁辰卷了出去,现在提起你来也是又恨又惧,却不敢再进j省一步了?所以,为了在你面前博一个印象分,我觉得我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况且现在j省风雨飘摇,山洪暴雨,泥沙俱下,无论是明里暗里的斗争都十分激烈,以我的身份更不适合光明正大地出现了。要不然,搞不好就算我没有任何企图,恐怕也要被有些人怀疑别有用心,明里暗里的来找,那我可就吃不消了。”龙天行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道。

    他说话倒也坦荡直接,让梁辰对他的恶感又少了几分。真小人总比伪君子更容易让人接受,况且,他也不一定就是一个小人。

    “那你来j省倒底是为了什么?不会是仅仅为了帮我吧?”梁辰稳稳地把握着方向盘,侧脸望了他一眼道。

    “当然不仅仅只是因为帮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只不过,看到朋友在这里,而且好像还会遇到困难的样子,所以就过来帮个小忙了。”龙天行哈哈一笑道,倒也算是直截了当地回答了梁辰的问题,不过并不算太细致。

    事实上梁辰也没指望着龙天行跟他和盘托出什么,如果龙天行真那样做的话,不是他是个没心眼儿的白痴,就是他想做的事情已经摆到了明面儿上,可以跟任何人讲了。

    “呵呵,这么说,我必须要向你说声谢谢了?如果不是你示警的话,或许我仓促间应战,准备大概也不会那么充分,搞不好会将这一仗打成了持久战,结果殊难预料也未可知。”梁辰淡淡地一笑道。

    “那也未必,通过这件事情,我突在间发现,你能调动的资源和能量实在是很庞大,反倒是我小看了之前的你。”龙天行却没有笑,反而很是认真地盯着梁辰的侧脸道。

    “说吧,这一次找我,又为什么?我想你龙大少还不至少肤浅到只是想听我梁辰说一句谢谢,或者是想对我挟恩图报吧?”梁辰避开了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让他有些不舒服,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沉重。

    其实当初如果不是出于万般无奈,他也实在不想去麻烦秋林,动用如此庞大的政治资源来帮助自己。因为他很清楚,虽然秋林就是自己的朋友,他的本心只是想帮自己,别无他求,但问题是,一入候门深似海,如果真与官方扯上了不清不楚的关系,恐怕到最后想出都出不来了,甚至搞不好背后会多了一根无形的指挥棒,让自己失去自由,逼迫着自己按照某些既定的方向去走,这当然是他所不愿意的了。

    但事已至此,他也毫无办法,现在只能坐观,以不变应万变了。

    一时间,他的心情又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龙天行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心理变化,唇畔泛起了一丝狡黠的微笑,一闪即逝,却同样不再提及,只是就着梁辰的问题继续往下说。

    “当然不是,如果这样的话,你就是太小瞧我了。我这一次来,其实还是向你示警的,当然,或许,这也算是一个忠告。”龙天行哈哈一笑道,不过随后脸色神秘下来,眼色颇有些诡异。

    “忠告?什么意思?”梁辰的眼睛眯了起来。事实证明,空穴不来风,龙天行这样的人,神通广大,信息渠道的来源也极其广泛,而且极其真实。世界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他总会先一步比别人更早知道。

    “我劝你,离李厚民和王丽薇远一些吧,虽然我知道他们是你的朋友,但有时候,越是亲近的朋友,越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让你惹火烧身。”龙天行靠在座椅上,侧头望了梁辰一眼,神秘地一笑说道。

    梁辰心中一动,脚底早已经一下踩住了刹车,将档位分到空档,转身望着龙天行,“你还知道些什么?”他突然间想起了那个死鬼刘文波死之前说过的话,他嘴里的那个含糊不清的周家,让他印象极为深刻。但他曾经派人调查过这个周家,却从来都没有查出来,这个周家倒底是什么来路。

    龙天行这一次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直起了身子,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我知道的还有很多很多,不过,暂时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我对你并没有恶意,这就足够了。”

    说罢,他已经打开了车门,飘然远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