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不是梁辰有多好
    :

    不过梁辰慌乱之中并没有听清楚叶梓的话,他只顾着一把抱起了叶梓,慌乱地往里冲,边冲边狂吼着,“大夫,救人,救人啊!”

    于是,里面便冲出了一大群大夫护士,随后,紧急地将叶梓安置在可移动的救护床上,边打起了点滴,边往急诊室那边冲去,好一通手忙脚乱。

    梁辰焦急地急诊室等着,里面静悄悄地,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来。偶尔只能听到大夫低低的议论声。

    他不知道叶梓得的是什么病,也不知道叶梓倒底哪里受伤了,不过据他刚才的观察,好像叶梓只是有些擦伤而已,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难道,她是伤到了内脏,才会流这么多血?

    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他。如果不是因为他,叶梓变得那样神情恍惚,或许两个飞车贼仅仅只是抢走她的包罢了,不会给他造成如此大的伤害。不不,或许她可以直接打车走人,而不需要在大街上转来转去的,给那两个飞车贼以可趁之机。

    不过,他却忘记了一个关键,那就是,当初叶梓为什么要到医院里来?

    一时间,思绪纷乱了起来,又是焦急又是担心,他很想给谁打个电话,可是电话拿起来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要打给他。

    他这一生,头一次如此慌乱,而慌乱的目标,却是这样一个与他关系复杂不清的女子。

    揣起了电话,他又掏出了烟,可还没等打火点上,便被旁边的一个走过来的小护士狠狠地教训了一通,抢走了他的烟。

    于是,他如一头被困在笼中的猛兽一样,原地转来转去,在为叶梓担心的同时,却又不知道一会儿如果叶梓醒过来的时候,该如何面对她。

    正在这时,急诊处置室的门一开,走出了一个胖乎乎的女大夫,边往外走边摘下了口罩,脸上有着一丝说不出的疲惫。

    一见到梁辰,不由分说,她嘴里噼哩啪啦就跟炒豆一样训斥上来。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挺大个老爷们,连点做丈夫的义务都尽不到。自己的老婆都怀孕了,不陪她来检查身体就已经很不对劲了,现在还搞得你老婆摔成了这样。要不是送来得及时,这孩子就保不住了。

    你知不知道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天下第一等的大事?尤其是生第一胎?如果这个孩子流产了,以后造成习惯性流产,再想要孩子可就难了。你这个人怎么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啊?现在男人都这样呀?真是的。”她二话不说,就跟训儿女似的把梁辰大训了一顿。

    “我,我不是她丈夫。”梁辰摸了摸鼻子,好生尴尬地道。

    “你不是她丈夫?那你是她什么人?”那个胖乎乎的中年女大夫眼神很是警觉起来——亦或者可以说是,里面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刚才梁辰对叶梓的那种关切可不是假装出来的,况且,这个时候了,如果仅仅只是不相关的人或是关系一般的人,干嘛不打电话打那个女孩子的家属来这里?怎么就他一个人在这里守着?这俩人关系肯定不一般。

    不过,要说是男女朋友,这个,好像还有些不太对劲。刚才她出来的时候因为走廊里光线暗,她没有看清楚,现在看清楚了,就禁不住一怔,眼前这个小伙子,丰神俊朗,高大帅气,跟里面的那个女孩子珠联譬合,简直就是绝配的一对譬人。可问题是,这个小伙子好像太年轻了,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跟她儿子岁数差不多少,搞不好就是在念大学呢。而那个女孩子,看样子好像应该有二十六七岁了吧,这个年纪上,差了至少四五岁,在华夏这个比较传统的社会里,好像姐弟恋这种事儿于大众之间还真不算太普及。

    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梁辰,她眼里的那警觉的、敏感的、八卦之火,开始愈烧愈烈起来。

    “我是她……”梁辰刚想说自己是叶梓的学生,突然间反应了过来,大惊失色,豁地一把抓住了那个胖胖的女大夫的手,“你刚才说什么?她,她怀孕了?”

    “哎哟,臭小子,你放手,给我放手,痛,好痛啊……”那个女大夫被梁辰捏得手腕几乎要断掉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颤着声叫道。

    “对不起,对不起,大夫,麻烦你说清楚一点儿,她,她真的怀孕了?”梁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焦急地低声问道。

    “你先说清楚跟这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要不然,涉及到了个人**,我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那个女大夫瞪了他一眼,揉着手腕子哼了一声道。

    “我是她男朋友。”梁辰几乎是冲口而出。

    “哦,那还差不多。我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未婚同居也就算了,居然让人家女孩子怀上了小孩,你们要是结婚也就罢了。如果不结婚,或者以后分手了,那坑的是谁啊?还不是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你们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那个胖胖的女大夫好像受过男人比较深重的打击,指着梁辰不停地训斥道,看那架势,像是连续被男人抛弃了五百次似的,这一通碎碎念。

    梁辰几乎是硬着头皮听完她的磨叽,等到里面的大夫和护士处置完了,都出来的时候,他才得到了允许,一个箭步便已经跨了进去。

    此刻,叶梓已经醒了,正躺在病床上,睁着一双狐儿般媚气的眼睛望着雪白的棚顶,秀美的眼睛仿佛失去了焦距,里面一片空茫。只不过,两只手还是紧紧地捂在自己的小腹上,像是要护住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叶梓……”梁辰悄悄地走过去,低声地唤道。

    叶梓被他的一声惊醒,回过神来,眼神缓缓地望向了他,半晌,突然间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是谁?”

    “我是梁辰。”梁辰心底轻颤了一声,难道叶梓受刺激过重,导致神经有些失常了么?所谓关心则乱,他有些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无论怎样,就算他在自己的兄弟们面前是算无遗策决胜千里且勇冠三军从无敌手的神,可他也依旧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并不是没有感情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存在。

    “梁辰?呵呵,如果你不是梁辰,该有多好。”叶梓突然间惨淡地笑笑,轻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