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意外情况
    :

    梁辰驱车缓缓地缀在叶梓的后面,也不敢离得太近。

    叶梓就走在马路旁边的彩砖甬路上,神思恍惚,根本没有发现后面有车子跟着。似乎,她也不想打车走,就想这样一个人静静地走着,走在这梧桐树下,走在这冬日寒天,走在这凛厉的风里。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各自沉默着,各怀着不同的心思,沉重地行进在这条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的街上。

    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传来了摩托车剧烈的响声,随后,一辆雅玛哈踏板摩托已经由后至前,猛然间冲了过来,就险险地沿着马路牙子那一条线直冲了过来,堪堪已经冲近到了叶梓的身畔,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那个人突然间便是闪电般的一伸手,抓住了叶梓的背包带,狠狠地一扯,登时便将叶梓的包扯了下去,顺便将叶梓带了一个跟头——大白天的,居然遇到了飞车贼。

    叶梓猝不及防,惊叫了一声,一下便被扯了一个跟头,摔倒在彩砖之上,而那两个飞车贼立马加足了油门,扬长而去。

    “王八蛋!”正跟在叶梓身后的梁辰少有地暴怒了,狂吼了一声,一脚刹车踩住,打开车门去扶叶梓,而叶梓正坐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一片因为疼痛而渗出的细密汗水。

    不过当她抬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间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怔住了,随后,泪水便不受控制地流出了眼眶,死死地咬着嘴唇,这一刻,她突然间很软弱,真的很软弱,以至于,她原本用冷傲和不屑营造出的坚硬外壳,一下便被这个突然间闯出来的身影瞬间打碎,让她芳心一片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梁辰不敢看她的眼,只是低头一把便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车后座上,随后轻喝了一声,“坐稳”,脚下狠踩油门,车子如一头咆哮的猛兽,一下便蹿了出去。

    汽车追摩托车,如果在人行稠密且道路狭窄的地方,基本上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的。但在这条宽阔且已经是下午行人稀少的笔直向前的大马路上,那就占尽了优势。

    这辆奔驰梅赛得斯从零到一百加速只需要七秒钟,所以,用了不到一分钟,怒啸奔驰的汽车便已经奔到了那两个人的身后,狠狠地撞在了他们的车尾上。

    “砰”地一下,那辆摩托车立即倒地,两个家伙只觉得身子一轻,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出去,“噗噗”两声,摔在了路旁的雪堆里,好在没什么大事,可那辆摩托车已经摔散了架子。没办法,岛国货就是这样,不管是汽车还是摩托车,一撞就碎。可国人就爱买,谁有啥招儿?

    梁辰阴沉着脸,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砰的一声将车门摔得震天响,踏着大步走了过来,满身杀气,一双眸子里如同要喷出火来似的。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要撕碎这两个已经被视为猎物的飞车贼。

    “你,你别过来!”两个飞车贼被人高马大的梁辰吓到了,边慌乱地爬起来,边一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子来,向着梁辰比划道。

    梁辰二话不说,两步便已经冲了过去,脚底下发力,已经踢起了一片纷飞的残雪。当先的那个人一个不提防,眼睛被雪迷了,边哎哎地叫着,边胡乱地挥舞着手里的刀子,却已经被梁辰一把抓住了手腕,只狠狠地一扭,手臂关节处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喀嚓”一声脆响,整条右臂已经从肩膀处被硬生生地扭断了,软软地耷拉在身畔,望去触目惊心。@&@!

    “啊,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那个家伙惨嚎着,捂着自己的右臂跪倒在地上,叫得已经不是人动静了。

    “滚!”梁辰下手不留情,狠狠地一脚踢在了他的下颌骨上,登时骨碎声再次响起,他的下巴已经被踢碎了,几颗大牙混合着满口的鲜血喷了出来,软软地晕倒在了那里。

    “我的天哪……”旁边那个家伙简直都快要吓抽了,见过猛的,哪见过这么猛的?两下就把自己这个曾经练过武术的同伴给踢废了,生死未知,下手绝情,狠辣无比,他倒底是干啥的啊?职业杀手啊?

    他骇了个肝胆欲裂,将刀子向梁辰一掷,转头便跑。

    梁辰轻轻一伸,已经将那柄没有准头的刀子连柄抓住,反向狠狠一掷,刀子以比来时更加疯狂的速度激射而去,甚至在强大的力量作用下,在空中发出了“咻”的一声炸响。*&)

    白光一闪,那刀子便已经狠狠地刺入了那个飞车贼的腿上,鲜血迸溅,飞车贼哀嚎连连地仆倒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儿,颤抖着双手捂着小腿,一动都不敢动了。

    梁辰几步便已经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身畔,眼里的怒火依旧炽烈,没有稍减半点。

    “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那个飞车贼狂叫着。

    梁辰却根本不予理会,一脚踢翻了他,沉沉地喝了一声,“哪只手抢的包?”

    “我,我……”飞车贼身体颤抖着,都已经说不上话来了。

    “说!”梁辰已经抬起了脚,便要向着他的胸口踹过去,那个飞车贼赶紧举起了右手。

    “很好。从现在开始,它不属于你了。”梁辰一脚踏了下去,正狠狠地踩在了他的右腕上。

    脆弱的右腕与地面狠狠地接触,在强大的力量作用下,“啪嚓”一声便已经被踩碎了。破裂的骨头茬子刺出了皮肉,将地面染成了猩红的一片。

    “啊……”那个飞车贼惨嚎了一声,当场翻起了白眼儿,不争气地痛晕了过去。

    可梁辰依旧不罢休,继续抬起了脚,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

    一脚脚狠狠地跺在了他的右腕上,从右腕由下至上,一直踩碎了上臂,噼噼啪啪,轻微却令人头皮发麻的骨碎声响起,那个飞车贼一次次地痛醒,又一次次地痛晕,最后,终于头一歪,满嘴吐着白沫,彻底晕了过去。

    梁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间会这样暴烈,他现在被一股无法形容的苦郁还有愤怒充塞于胸,迫切地需要找一个发泄口,无疑,现在这个飞车贼就是他最好的发泄对象。他一脚接着一脚地狠踹下去,或许,也唯有这样,才能让胸口的那股无法形容的愤懑稍减一下。

    “梁……辰……”这个时候,车门突然间打开,叶梓艰难地捂着肚子,向外轻声地响唤着。

    瞬间,梁辰像是被电击了一下,浑身上下轻轻一颤,而后,缓缓地转过身去。

    “不要,打了,送我去医院,我,肚子,好痛!”叶梓说到这时,额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不停地向下淌着,汇聚到那个小巧的如美玉雕成的下巴上,再一滴滴滴落在她的衣服上。

    而她的身下,不知道何时,居然已经有一片鲜血,染红了她的裤子,甚至沿着她的靴子直流了下来。

    “叶梓……”梁辰一见到那鲜血,登时头皮发炸,狂吼了一声便奔了过来。

    “你,你怎样了?”梁辰一把扶住了她,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发颤了。突然间,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惶恐,像是好像自己要失去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可那东西是什么,他自己却不清楚。或许,那只是一种直觉。

    “送我,去,医院!”叶梓被梁辰这么一扶,只觉得好像整个世界的力量都汇聚到了那双有力的膀臂上,如此的强壮,如此的有力,如此的让人心下安定,就算整个苍穹塌下来,她好像也不怕了。

    整个人好像瞬间便没有了力气,顺势靠在了那臂膀上,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奇妙却又让人心沉定的安全感突如其来,袭上了心头,让她有一种软弱的却又坚强的奇怪幸福,幸福得她想流泪。

    死死地咬住嘴唇,她强行将这种念头驱逐了出去,“叶梓,你要坚强,这个男人,不会属于你,放开他,让他也放开你!”

    她迅速地冷静了下来,强自挣出了梁辰的怀抱,手捂着肚子,“送我,去医院。”

    随后,推开了梁辰,强行关上了车门。

    梁辰怔了一下,随后深吸了口气,也默默地急速走到了驾驶室旁,打开了车门,上了车子,狠打方向盘,车子以一个流畅而潇洒的动作直转了个弯儿,直冲了出去,奔回了刚才的市中心医院。

    到了医院,梁辰将车子停下,赶紧走到了后座处要将叶梓扶出来,可是叶梓却死死地咬着嘴唇,推开了他的手,强撑着自己走下了车去,不顾身下还在流着血,自己一步步地往里走。

    “叶梓,你……”梁辰急追了两步在她身后,眼里有着无限痛楚,焦声地说道,没等说完,已经被叶梓冷冷地打断了说话,“请叫我叶老师。”

    梁圾倏然一惊,抬头间,便已经看到了叶梓那冷厉的眼神,不过随后,那双眼睛却突然间闭上了,叶梓的身子软软地向下挫倒,倒下去之前,还下意识地惊呼呢喃了一声,“保住,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