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同样两难
    :

    梁辰掏出了电话,想打给叶梓,可是犹豫了一下,却实在没有勇气拨出去,轻叹了口气,而是给六子拨了过去。

    “六子,你帮我查一个人,看她现在在哪里。”电话拨通后,他低声说道。

    可是他说出话来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那声音无比地嘶哑,就像两块锈蚀严重的金属片儿在相互摩擦,喑哑晦涩,无比的难听,如果行将就木的人所发出的声音。

    “好的,稍等。”六子在电话那边能清楚地感觉得到梁辰心情的低落,做为梁辰最嫡系的下属,他自然知道这倒底是为了什么,同样也明白辰哥心底下的纠结复杂。可他却不敢揭破,只能点头应下来。不过应过之后却有些傻眼了,这连查谁都不知道呢,可怎么查啊?

    一切都有点儿乱。

    好在梁辰并没有发现他的下属也因为他情绪的低落有点儿乱套了,自顾自地低声说道,“她就是,嗯,叶梓。”

    “好的,五分钟后,我给你电话。”六子低低地应了一声,挂上了电话。

    梁辰再次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沉默着,等候着。

    过了一会儿,电话打过来了,“辰哥,从法院出来后,她就去了市医院,现在还一直在那里,好像在等着做检查。辰哥,您,没事儿吧?”六子在电话里说道。

    “唔,知道了。我很好,你们忙去吧,不用理我,我想一个人静静。”梁辰叹口气道,已经再次挂上了电话。

    随后,他驶车去了市医院,就将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在那里等着叶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第一个要来找叶梓,是因为她帮助了自己?还是因为自己无形中伤害了她?是想向她说一声谢谢,还是想向他说一声抱歉?

    梁辰脑海里很混乱,一切都是在情绪极度混乱的情况下发生的,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市医院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

    梁辰长叹了口气,坐在车子里静静地等候着,等候着叶梓的出现。至于叶梓出现以后,他会做些什么,他现在自己也搞不清楚。

    混乱,确实太混乱了,他前所未有的混乱。曾经就算是在瞬间便会决定生死的战场上,他也未曾有过如此的混乱。就算是面对着李治国和房德坤两个人的合力挤压中,他也未曾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

    他从来没有想像过,原来人的情感可以这样复杂。他头一次发现,原来人类最大的敌人不是来源于外部,而是来自于内部,来源于自己的本心。

    他自信这个世界上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任何强大的敌人把他真正的击溃,让他真正的低头。但在这种情感的内外交困下,他真的困惑了,迷茫了,无助了,不知何去何从了。

    正在混乱的沉思间,他看到了,看到了叶梓向外走来。

    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厚呢风衣,踩着一双及膝的长靴,里面是一件白色的盆领大毛衣,略有些夸张的大盆领衬出了她美艳不可方物的容颜,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让人为之侧目,想正眼看她一眼,却又为她高贵的气势所迫,不敢逼视,只敢斜眼去望。

    她现在脸上的神色同样很茫然,同样带有一种不所知措的慌乱,甚至是惶恐,这在向来很有思想很有主意并且骨子里与梁辰一样同样无所畏惧的叶梓身上,是绝对轻易难见的神色。

    她又遇到了什么事情?

    手里拿着一张化验单,叶梓耳畔依稀还响起了那个胖胖的女医生的话,“恭喜啊,你有小宝宝了。一定要多注意加强营养,不要剧烈运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尤其你还是头一胎,所以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保护孩子。要是头一胎流产了,以后再生孩子就会有困难了,要是造成习惯性流产,那可就麻烦了……咦,孩子的爸爸呢?怎么没有来呢?唉,这男人啊,真是的,连老婆怀孕检查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都不来陪着,没心没肺的东西。对了,男人这种动物啊,可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对你好的时候温情脉脉,要说对你没感情了就会弃之如蔽履,所以你可得千万看紧了。怀孕检查没陪你来,这可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啊……哎哎哎,你怎么走了啊,你的药还没拿呢,叶酸,还有福施福……”

    叶梓实在不想听下去了,她只能走,迅速地走。

    手里拿着化验单,拎着那个女大夫追出来塞在她手里的药,她眼中说不出的茫然。

    站在医院门口,在冬日的寒风吹拂下,她突然间中生出了一种自己以后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念头。

    “也许,真到了我该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了。可离开了这里,我又去哪里呢?”叶梓捏着那张化验单,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在风中,走在枝叶凋零只将干枯的手臂伸向灰蒙蒙的天空的那一株株梧桐树下,心底下突如其来的一阵寒冷。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今天说出这些后,会造成怎样的轩然大波,会对自己乃至许多人的生活都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

    可是她不得不说,如果不说,琪琪这个淘气的孩子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不说,梁辰的案子同样会被拖下去,拖到不知何时方休。她知道这件案子的重要性,如果这一次不能将梁辰彻底摘出来,恐怕接下来,还会有很多人给梁辰使绊子,到时候又会生出很多变数,这也是她并不想看到的。

    可是,说出这些之后,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办?打掉它?一想到这里,叶梓突然间就有一种牵心动肺的痛,不,不可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强烈地抵触去打掉这个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的想法,她就是不想,不想,不想。那样疯狂,那样执着,那样的,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如果留着这个孩子,把它生下来吗?结果又会怎样?自己独自一人抚养,如果有一天,这个孩子渐渐懂事的时候问起来,说我爸爸在哪里,我想要我的爸爸,这时候,她该怎样回答?

    想到这儿,叶梓脸上泪珠儿便滚滚而下,这一刻,她同样陷入了两难抉择之中,她的心,好痛、好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