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惊雷示爱
    :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团,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涉及到了个人**,并且不是一个人的**,而涉及到了多人,鉴于此案接下来情节的特殊性,以及从人权角度考师,不宜继续公开审理,所以,我建议审判长考虑从现在开始,用不公开审判的方式审理此案。”刘传文此刻终于及时地站起来说道。

    下面所有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解其意。

    不公开审判?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案子接下来倒底有什么不宜告人的秘密?一时间,所有人都疑惑起来,不过更多的是却是好奇,都竖着耳朵想听个究竟。

    “嗯?”审判长眉心处拧成了一个疙瘩,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刘传文还有梁辰。

    另外那个律师并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不置可否地望着远处。于他而言,这件案子是否公开审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合法合理的前题下,能有一个正确的审理结果。

    审判长沉吟了一下,宣布暂时休庭,而后,与各位陪审团成员商量了一下,五分钟后,重新开庭,宣布与此案不相关等人退庭,包括那些省级领导们,可以在另外一个法庭等候这边法庭审理结束再回庭听取最后结果。

    现在,法庭上,除了必要人员之外,剩下的就是公诉一方与被告一方及被告律师了。

    当然,中央的专门听审组留了下来,继续听审。而省政法委书记李治国,江城市市委书记房德坤却是被中纪委的人严密监控着,甚至连他们的手机都已经毫不客气地收了上去,这也让房德坤更加惶恐,而李治国面色则更加阴沉。

    “公诉律师,你可以继续向被告提问了。”审判长轻咳了一声,颇有些好奇地继续庭审。

    “还是刚才那个问题,离开刘文波的房间后,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公诉方律师继续紧咬着这个问题不放。

    “我当时去了刘文波对面的房间。”梁辰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不得不回答道。

    “为什么去那个房间?房间里的人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找你?在房间里待了多长时间?期间都做了什么?”那个律师紧问不放,一连串的问题连环抛了过来,十分老辣,问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也是律师问案的必要手段了。

    “当时是我的两个朋友喊我过去,一个叫做高丹,一个叫做陈美琪。她们喊我去的目的……”梁辰叹了口气,心下无比纠结,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当然不是傻子,事实上,非但不是傻子,更是聪明绝顶,当天的情况,回去后仔细一琢磨,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如果不出意外,两个女孩儿恐怕是想用那种难以启齿的手段对他来个霸王硬上弓,不过这一切应该都是陈美琪的主意,并不是高丹的主意了。

    后来倒底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不过他当初依稀一种感觉,好像很畅快,很舒服,仿佛整个人一直都在一条狭窄紧凑的腔道里进出活动着,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跟刘莎莎在一起的感觉一样。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

    “被告,继续说下去。”审判长一看梁辰有些有走神,马上用法锤敲了敲桌子,提醒他道。

    “好的。当时,她们喊我也没什么目的,只不过就是想跟我聊聊天什么的,只不过我在去刘文波房间的时候,就很不舒服,感觉很热,像是在不知情的情况服用了什么药物,但症状不明显。所以后来到了她们的房间后,突然间这种症状就全面发作了,然后我就晕迷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就是这样。”梁辰叹口气说道。

    “什么都不知道了?”那个律师眯起了眼睛看了看梁辰,“这是推脱还是敷衍?”

    “什么都不是,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梁辰摇了摇头道。

    “你怀疑自己中毒?中的是什么毒?谁给你下的毒?”那个律师继续逼问。

    “我不知道。”梁辰摇了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刘传文一眼。

    刘传文立即站了起来,“审判长,我这里有一份证明材料,而我的当事人并不清楚,所以,我请求代替我的当事人回答这个问题。”

    “可以。”审判长点了点头。

    刘传文立即将一份复印的材料通过相关人员递到了审判长的面前,“这是江城市公安局在案发当天采集梁辰血样后进行检查后的报告,上面显示,梁辰当时确实中毒了,中毒的成份是橼酸西地那非及2-(甲基氨基-1-苯基-1-丙酮,这是一种混合型的可致人精神迷幻、狂躁与强勃的药物,可最大限度地提升人的性.欲,在精神迷幻的情况下做出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当然,至于为什么中毒,如何中毒,什么人下的毒,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好考证,我的当事人回答不出来也是正常的。”刘传文拿着那迭资料向审判长说道。

    那个公诉方的刑事律师眼睛眯了起来,皱眉思索了一下,“审判长,我要求分别传唤高丹和陈美琪,当庭取证,以辩事实真伪。”

    “同意,传唤高丹。”审判长点了点头。

    随后,高丹被带了上来。

    高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望着梁辰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担忧,甚至已经噙满了泪水,让梁辰有些心疼。

    “高丹,案情重大,你的证言有可能决定被告的生与死,所以,请你一定如实叙述当天发生的所以事情,务必不使遗漏。”审判长一见到居然这样一个美得让人窒息却又柔弱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子,一时间也不好再严词以待,语气放缓下来,向她说道。

    高丹一听见这句话,便忍不住两颗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如带雨梨花,她实在为梁辰担心,法庭上的人无不侧目,莫名地泛起了同情心,甚至陪审团里有两个年纪稍大的女陪审员顿时母爱泛滥,眼圈儿也有些红了,如果不是职责所在,都想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安慰一下了。

    没办法,柔弱的美丽有时候也是一把有力的武器。

    “是,尊敬的审判长。”高丹轻揩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咬了咬嘴唇,还未说话,脸上突然间就腾起了一阵红云,定了定心神,才小心声说道,“我特别喜欢梁辰,我爱他……”

    “哗……”虽然现在法庭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可是这一刻高丹这种不合时宜却惊人心魄的表白还是引起了一阵无法控制的哗声,所有人都被雷了一下,十分震惊。

    梁辰也有些发傻,这丫头,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自尊心那么强,怎么这一刻突然间就这样爆发了啊?他被雷到了,但更多的却是,无言的感动。

    高丹白晰如玉的脸蛋现在因为紧张、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大胆表白示爱,并且还是在这种无比严肃的庭审现场而变得一片通红,可是她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坚定,没有半点迟疑,有的只是燃起的一种狂热炽烈的爱的火焰,坚定得如同万古磐石。

    尽管她知道,或许这种示爱并不会有半点结果,之前她没有成功过,这一次她同样不会成功。但她就想说,就是想这样表达。因为这种情感已经在她的心中郁闷得太久太久,此时此刻,她无法再压抑住自己的本心,终于做出了这个颇有些惊世骇俗的举动。

    当然,再深层的原因是,她很清楚,也唯有这样说,才能证明接下来自己所说的话是真实而有效的。

    也几乎就是这一瞬间,梁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向来对女孩子的心思难猜的迟钝思维,就在这一刻变得那样聪敏起来,几乎就是刹那间便猜到了高丹的心思,更明白了她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这也让他更加感动起来。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开放,所谓的名节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并不算大不了的事情,但对于高丹这样天生丽质、冰清玉治的女孩子来说,这名节就是她的尊严、她的骄傲,对于她的意义如天似地。

    现在,她居然为了自己,甘愿放弃这一切,他无法言说自己现在的感动。但他很清楚,庭审继续下去的话,接下来,高丹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他,高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可他将如何去回报这个毅然决然骨子倔犟无比执着于一念的女孩子?

    “咳,证人高丹,请阐述问题重点,当天你为什么也在凯乐酒店,都和谁在一起?都发生了干什么。”审判长不得不咳了一声,用法锤轻敲了一下桌子,提醒高丹道。

    “我说的就是问题的重点。如果我不爱他,我当时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凯乐酒店。”高丹回想起当天的情节来,脸蛋儿刷地一下红透了,含羞带怨地望了梁辰一眼,“当时,美琪喊我去逛街,但要先到凯乐酒店会合,我去了之后,她正发着短信,几分钟后,梁辰也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