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风波暂时散
    :

    钱仲培拨的是陈秉岳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对面响起了陈秉岳厚重而富有磁性的声线,“钱书记,您好。”

    “秉岳书记,你也好。在中央党校学习快一个月了,感觉怎么样?一般来说,在党校学习之后,都是要提拔的。”钱仲培笑着说道。

    陈秉岳呵呵一笑,“钱书记说笑了。”他不卑不亢地道。

    “唔,秉岳啊,今天发生了两件事情,好像与你女儿的那个同学有关,你清楚吗?”钱仲培两句寒喧过后,也不再废话,而是单刀直入地问道。

    电话那边的陈秉岳明显一怔,随后缓缓地点了下头,“刚才有人给我打了电话,略有些了解,不过不是十分确切。”

    j省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他不知道的话,那可真是白当了一回省委副书记了。他这条线上的人自然会第一时间将情况报告给他。

    “唔,或许他们知道的并不确切,你现在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把这两件事情跟你说一下。”钱仲培收起了笑容,语气严肃起来。

    当下,他便将事情的经过源源本本地向陈秉岳讲述了一遍,尤其是特意将连城区人民法院的事情说得更加说详细,毕竟,这是他亲身经历的,说起来也更有说服力。

    陈秉岳在电话那边肃穆地听着,但听那喘气的声音越来越粗重,就知道他已经真正的愤怒了,不过现在是在强行压抑罢了。

    “秉岳啊,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说,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亲身经历的,现场也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件事情,影响很坏,性质很恶劣。虽然你是党群副书记,但同时也协助我分管政法战线,所以,这件事情也是有必要让你知道的了。”钱仲培话里有话地说道。

    “钱书记,我明白您的意思,谢谢您!”陈秉岳最后“谢谢您”这三个字,尤其刻意地加重了语气。

    “客气什么,这都是我们做领导的份内之事嘛。”钱仲培呵呵一笑,挂上了这个电话。

    他相信,陈秉岳能听清楚自己的这番话背后真正的含义了。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这样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来向副书记通报的,自会有专人通报。但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却是出于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现如今的情况,无论他是否愿意向冷春棠这一派的政治集团靠拢,也必须要向他们示好了,打这个电话就是示好的主要表现。之所以必须示好,是因为他现在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刚才的情况,如果他不出手,很可能激起大规模民变后,会连累到自己,不得不出手。而出手就意味着,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得罪李治国背后的力量,他们想搞自己的话,同样自己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自己如果不想就这样自我终结政治生命,就必须要向一个强大的政治集团靠拢,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让人替自己说一句话。尽管他还有些犹豫,要不要真正投入到这个势力集团的怀抱中去,与李治国背后的力量对着干,但无论如何,向冷春棠间接地示好一下,对自己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证明自己确实出手了,做到什么了。同时,这也是一种试探,试探人家是否想真心地接纳自己,会开出怎样的条件来。说穿了,这就是一场冒险的政治博奕,如果真的博成功了,或许他还会有发展也说不定。

    第二个原因,就算退一万步讲,他现在仍然需要观望一下,看清楚哪个集团可靠不可靠,是否真正的强大到能够帮助到自己,所以不肯立即投入到谁的怀抱里去。但就算做一个两不相帮的骑墙派,他也必须要考虑到现在自己的位置。毕竟,现在自己的位置才是政治博奕谈判的有利筹码之一,如果失掉了这个位置,那他就再难向前进一步了。而现在如果照李治国这么明目张胆没有脑子地胡整下去,搞不好就会连累到自己,就算自己还会拥有这个位置,可一旦政治履历上有了污点,上面就算想用他,也需要考虑再三了,这就存在变数了。

    第三个原因,倒上很简单了,那就是他实在看不顺眼李治国这个人了。他专横跋扈,无比嚣张,不干工作,不务实绩,光想着整人,而且还自跌身份地去整一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就算是上面的意思,可他这么做,可今天却用上了威胁自己的口吻,实在很不给他面子。官场之中,面子问题是大问题,你今天如果不给我面子,明天有可能我就会玩阴刀子整得你不能翻身。

    所以,基于这三点,钱仲培想了一路,最终还是决定亲自给陈秉岳打这个电话了。他相信陈秉岳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打完了这个电话后,钱仲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自己的问题应该是暂时解决了,反正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虞有什么后顾之忧。他现在已经全面放权,接下来怎么折腾,那可就是李治国自己的事情了。但一想到那个坐在审判席上被人强行摁着几乎要就要一针打下去的年轻人,他的情绪又沉闷了下来,摇头叹了口气。

    无论最后的结果怎样,他知道,只要李治国在位一天,亲自出手,这段时间内,梁辰恐怕是有的受了。但他现在自身的问题还一大串呢,对于梁辰,也有些爱莫能助了。

    可他并不知道,这一切,原本就出于梁辰的设计。

    其实当时他完全可以将那几个人全部打倒,然后从容逃得出去的,就算那两个法警持着枪,但在他这样的人眼里,那跟拿着两根烧火棍的棒槌没有任何区别。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依旧在法庭内乖乖装做受刑受气的样子坐了下来。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看到了陪审团中有一个人暗地里从那个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角落里悄悄地指了指外面,而后隐蔽无比地给他打了一个手势。

    彼时,屋子里的人群都过于紧张激动,从而忽视了外面鼎沸的人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梁辰却在旦夕间发现了这个细节,脑海里电光火石地一转,便不再反抗,乖乖地坐了下来。

    其实他就是等着自己被压迫受困然后被手枪顶着打针的情况被外面的人群撞破——只要他想,他就有把握在最恰当的时候让最恰当的人看到这一切。还有什么结果能比隐蔽的丑恶突然间曝光在阳光下无所遁形更让人痛快淋漓呢?与这个结果比起来,他打倒所有人然后逃出去,相反却不具备任何说服力了,并且因为这一行为的本身,更有可能产生莫测的变数。

    很多时候,智力总是比武力更有作用的,现在的结果就证明了这一点。

    后来的事实果然如此,最关键的时刻,法庭大门被人撞开,所有的一切都落在了群众眼中,临时改变主意制定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梁辰唇畔牵出了一丝微笑,向陪审团中的一个人投去了感激的一眼,那个现在已经和上面的法官被控制起来的人恰好此刻抬起头来,同样向梁辰隐蔽地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现在,李治国正在外面说得天花乱坠,“同志们,法律是公正的,请相信我们,几天后,我们一定会拿出一个令大家满意的结果。到时候,我们会发布公告,公开审理这件案子。涉及此案的法官、陪审团、书记员等一切成员,现在都给我抓起来。不过,那个犯罪嫌疑人,鉴于此案的特殊性,暂时还不能放,毕竟,连城区法院进行了此次不公开审理,虽然动用了某些法理不容的手段,但涉及案件本身的犯罪嫌疑人具体因为什么被抓,案情倒底如何,我们也都不甚清楚。几天后,我们将会就这件事情,彻底在公开庭审中给大家一个交待。现在,大家散了吧。”李治国来了个各打一棒,先都关起来再说。

    其实这就是缓兵之计,高羽和吴泽几个人登时就急了,刚要跳出来大声质问李治国,却看到了梁辰隐蔽地递给了他们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们的行为。

    毕竟,现在跟李治国对着干是不明智的,人家嘴大,他们嘴小,咬不过人家。再者说,李治国这么处理,从面儿上说,根本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再争下去也没有意义,不如回去好好地想想办法。

    想到这里,几个人咬了咬牙,忍气吞声地退了回去,同时将那些还要跟李治国去理论的大学城乡亲们劝走,一场风波,就这样暂时散了。

    不过知情人都很清楚,也仅仅只是散了而已,恐怕更大的风波还在后面。

    宾馆中。李治国阴沉着脸坐在那里,好像静待着什么人。不多时,门铃声响起,随后房德坤满头大汗地推门而入,他刚刚进来关好门转过身,还没等脸上堆起诌媚的笑容来,李治国已经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般扑了上去,劈手就是“啪啪”两个阴阳大耳光,打得房德坤晕头转向,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