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民怒
    :

    旁边一个法警抡起了警棍便向着他的后背砸了过来,梁辰就地一滚,铁镣一下便狠狠地抽砸在了他的腿上,清晰的骨裂声响起,那个法警狂吼了一声,倒在地上抱着腿滚来滚去。一条腿明显是断掉了。

    “不许动……”另外两个法警已经掏出了枪来,瞄准了梁辰,梁辰倒看了看他们,居然真的就不再动了,而是向着他咧嘴一笑,乖乖地钻回到了刚才那个被审判席,重新坐在了那里,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们。

    那两个受伤的法警也被陪审团的人弄了出去。剩下的人正在紧急救治那两个穿白大卦的人。只不过,出现这样一幕,是他们永远都无法想像的了。

    “你,你敢反抗、拒绝审判、殴打法警?真是反了,反了。”那个坐在法官席上的法官气得嘴唇都青紫一片,浑身上下哆嗦起来。

    这么凶悍的暴徒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简直太凶残了,居然举手投足之间就连续打倒了四个人,如果不是法警还佩着枪,还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结果呢。

    他气得直拍桌子,指着梁辰大骂道。

    “抱歉,法官大人,在不公平的环境与状态下,我有权利为了维护我自己的生命而抗争。”梁辰轻耸了耸肩膀,淡淡一笑道。

    “你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就自己所谓的权利侃侃而谈?”那个法官气急败坏地怒吼道。

    “对不起,在没有进行公开审判之前,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是一个罪恶的人。况且,你们这场所谓的审判非正式、不合法,我根本就不承认。”梁辰用眼皮儿撩了他一下,淡淡地道。

    “混蛋,混蛋!把他给我架起来,继续审判……”那个法官拼命地用小锤子敲着桌子怒吼道,同时向那两个法警使眼色。

    那两个法警会意,一个用枪指着梁辰,而另一个则赶紧跑过去帮忙救治那两个穿白大卦的男子,扶起了那他们,临时用矿泉水浇脸,把他们救醒了过来。

    那两个人受伤倒是不重,只是脸部受重击休克而已。经过短暂的救治醒了过来。

    他们还真是敬业,二话不说,立即再次咬牙切齿地以狂热的态度继续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

    于是,在两个法警几乎是用枪顶着梁辰脑袋的情况下,那个拿着绿色小针管的人继续撸起了梁辰的胳膊,准备往上打针,而那个鼻梁骨断掉的家伙则继续扳着梁辰的脑袋,望向他眼睛的深处。

    眼看着,这一次梁辰是在劫难逃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哐当”一声,法庭的大门已经被硬生生地撞开了,随后,便涌进了一大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来,他们扯着横幅,声嘶力竭地叫喊着。

    同时,还有无数记者抢先一步蜂涌而入,来抢头一手新闻。

    彼时,梁辰正被人用枪顶着,其他几个人则正对梁辰要下毒手。

    刹那间,所有闯进来的人全都愣住了。

    随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是那些记者,瞬间,所有长枪短炮都对准了正在准备向梁辰动手的那些人,闪光灯不停地亮起,几乎要把人眼睛都晃瞎了。所有的记者都不停地拍,狂拍。

    他们不知道这些人倒底在干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法庭上以枪支威迫犯罪嫌疑人,并且还准备向犯罪嫌疑人注射一种不知名液体,如果发出去,这绝对会是一个惊爆天的大新闻,他们要尽力多拍,从每个角度多拍,力争把这些法警和那两个穿着白大卦的人拍得完美一些,尤其是把他们用枪逼迫犯人嫌疑人注射不知名液体的光辉伟大形象照拍得极具气势,同时也把犯罪嫌疑人梁辰拍得更加可怜一些。

    不过,记者们在这边拍照片,那边的老百姓们一个个可都急了。

    这什么情况?这他吗明摆着无视律法,官爷强梁,屈打成招啊。

    这都什么社会了?现代法制民主社会!不但秘密审判,居然还拿枪顶着人家的脑袋,还用小针管扎人家,简直反了天了。

    “草你吗,你们他吗的干什么?放手,都他吗的放手!”跟在后面闯过来的吴泽几个人一见到这种场面,登时肝胆俱裂。

    在他们心中,辰哥就是神,什么时候居然会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这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难受。

    几个人当场就暴走了,不顾那两个法警持着枪,几个人便已经冲过了过去,将那几个人摁倒在地上,这一顿拳打脚踢,如果不是梁辰一声怒喝喝停了他们,恐怕场面还要比现在失控得多,搞不好就要当场出人命了。

    “你们这群暴民,私闯法庭,想干什么?造反吗?”那个坐在庭上的法官怒吼了一声,将手里的小锤子敲得震天响。

    “去你吗的!”他刚吼到这里,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颗臭鸡蛋,直接砸中他的嘴巴,鸡蛋黄子登时黄淋淋地粘了他一下巴还有一襟,登时将嘴巴就糊住了,连汁带汤的那个恶心,就不用提了。

    所有的老百姓都愤怒了,都疯狂了。

    原本这些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对政府颇多抱怨,党群干群关系就比较紧张,现在可倒好,又亲眼见到了这样一幕,更何况这些人对付的还是相当于他们恩人的朝阳董事长梁辰,他们不抓狂才怪。

    瞬时间,只要能动得起来的人,全都冲了上去,无论是逮着谁,只要法院的人,上去就打,场面乱得一塌糊涂。

    而后面不少老百姓听说了里面的事情,同样狂吃一惊,法制社会,出了这样的事情还了得?登时后面的人也疯狂往里挤,就想看个究竟,人群中爆出震天响的怒骂声,不停地往里冲,结果,整个法院的玻璃都被人砸碎了,老百姓们吼得是沸反盈天。

    一时间,场面是乱无可乱,彻底失控起来。如果现在再不进行控制,恐怕酿成真正的民变时,那就麻烦了。

    钱仲培见到这种情景也是触目惊心,当即立断,边让武警结成人墙,拦阻外面的老百姓,边让人打电话紧急调遣当时防暴警察和最近的警力赶过来增援,阻止在事态在有心人的挑唆下进一步恶化,酿成当年瓮安事件之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