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秘密庭审
    :

    钱仲培心底倏然一惊,眯眼略仰着头望向李治国,李治国则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可笑容中却透露出某种隐晦的暗示,或者可以说是,某种莫名的威胁。

    深吸了口气,钱仲培沉静了下来,他开始有些头痛。这件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原本因为陈秉岳的关系,再加上梁辰这个年轻人胸中颇有沟壑,他也是起了爱才之心,想管管这件事情,但现在看起来,好像事情比他想像得要复杂得多了。

    这个梁辰,居然得罪了上面的人,而且李治国还是专门针对他出手,钱仲培就不得不慎重起来。

    现在他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得罪李治国背后的势力,导致自己的政治前途更加黯淡,也是颇为不明智的了。

    身处官场之中,讲究的并不是感情用事,而是大局观。

    这种大局观,放在客观对人对事来讲,那叫总揽全局,从大处着眼,为千秋万代计。可如果狭隘一点儿,放在自己身上,那就是风物宜长放眼量,凡事都要看得深一点儿,看得远一点儿了。

    至于那些没用的闲气儿,尤其是对自己有害无利的闲气儿,还是少生为妙。

    想到这里,钱仲培心底下轻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这样优秀的一个年轻人。”这一声叹息发出,无疑,便已经定下了他下一步倒底要怎么走了。

    外面,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着,吴泽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机,竖起耳朵想听屋子里倒底在谈些什么,可是他又哪里听得到。

    他心中焦急,时间拖得越久,对辰哥恐怕就越不利。

    想到这里,他看了高羽一眼,正好看见高羽焦灼的目光正向着他望过来。

    两个人眼神一对,同时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登时也不再犹豫。吴泽拿着电话,向秦秘书告了罪,跑到了一旁去打电话了。

    “您好,我是梁辰的兄弟,吴泽。打扰您了。辰哥现在出事了……嗯,具体是这么回事儿……现在我们就在省委书记钱仲培这里,他正在和李治国谈话。如果不出意外,李治国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谋者之一,因为之前他也有对辰哥出过手……嗯,好,好,我静待您的消息。”吴泽打过了这个电话,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走了回来,可是心底下依旧有些发毛。

    他根本就不知道电话对面的那个人是谁,只知道辰哥当初给他这么一个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自己真要出了什么事情,立马给这个人打电话,把事情说清楚,自有人来处理,其他的就都不要管了,只等着听消息便可以了。

    只不过,辰哥曾经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告诉过他,这个电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打。至于为什么这样叮嘱,他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说,在关键时刻能让辰哥都要相求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屋子里,李治国正微笑望着钱仲培,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并不着急,很有耐心。因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一旦亮出了这个底牌,相信钱仲培这个现在已经失去了根基的一方大员,轻易是不敢冒这个政治风险,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去帮助一个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帮助价值的人的。

    果然,钱仲培脸上阴晴不定,神色变幻了几次后,终于沉静下来,点了点头,“我其实刚才请李书过来的意思是想问问这一次万民堵警车的事情发生了根源和背景,主要就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毕竟,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与人民对立的。至于其他的事情,该交由哪个部门处理就交由哪个部门处理吧,只要公正公平、不会产生什么严重的社会后果就好。”钱仲培轻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这也喻示着,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起码钱仲培是不会再伸手了。

    所以,李治国笑了,笑得很愉快。钱仲培这个人还是很识时务的,并没有一意孤行。

    当然,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了。在他看来,钱仲培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并不相干的人去冒这种政治风险的。至于旗帜鲜明地亮出自己的底牌,那也无所谓了,纸里永远包不住火,况且钱仲培能坐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上,自然有他自己的信息渠道。对他的情况或许早就清楚也未可知了。

    “呵呵,钱书记教训得是,回去我就抓紧安排部署全省公检法五项教育,以后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李治国微笑说道。

    “好,那就这样吧。”钱仲培站了起来,两个人很官方的握了下手,随后,钱仲培便送李治国出门而去。

    此刻,门外正焦急等候的高羽和吴泽两个人不敢立即走过来,倒是秦秘书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来,微躬着身子走在钱仲培的身后,替他送李治国。

    看着李治国脸上若有若无的微笑,还有钱仲培深锁的眉头和紧抿的嘴唇,高羽和吴泽心底下就是一沉,他们跟了辰哥这么久,况且又跟官面上的人打滚混了这么长时间,自然能清楚,大领导向来都是岳停渊峙,稳如泰山的,脸上轻易不可能露出什么喜怒哀乐的表情来。

    一旦他们神色有着显著的变化,那就喻示着某一件事情的走向已经发生了变生。

    现在他们分明看得清楚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心底下瓦凉瓦凉一片,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恐怕钱仲培不知道听李治国说了什么,这件事情,指望着他伸手,是没什么希望了。

    而钱仲培此刻也转头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歉意,更让他们清楚,没戏了。

    而他们打的那个电话,到现在还没有半点动静传来,更让他们心急如焚,不知辰哥现在情况倒底怎样了……

    不得不说,徐重德临场应变能力倒是很不错,居然把梁辰直接塞在了一辆不起眼的警用面包车里,而不是那辆囚车,沿着小路杀出了老百姓重重包夹的重围,驶离了大学城。

    而另外几辆车子则兵分多路,掩人耳目,向多个方向开进,也让后面跟着他们的人分辨不出来倒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等到了市区,那辆载着梁辰的面包车早就七拐八绕,在街里绕了大半圈儿后,屁股一扭,居然没有奔警局而去,而是直接拐向了最边远的连城区人民法院,悄无声息地在院子里停了下来。

    随后,几个膀大腰圆的警员用一个头罩将梁辰的脑袋扣在里面,给他戴上了铐子,推着他便走进了法院,直接进入了旁边的一个小小的秘密法庭。

    等梁辰的头套被拿下来的时候,他微眯着双眼,巡视了一圈儿,早已经看清楚了屋子的情景。

    这是一个并不算太大的法庭,正对面坐着一个法官,脸色严峻,不苟言笑。旁边是陪审团,书记员、法警等等,寥寥几个人,再没有其他人。

    笑了笑,梁辰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分明就是想对他来一个根本永远不会公开的秘密审判,直接判刑,然后上报结果,企图来一个快刀斩乱麻,直截了当地把他收拾掉。不得不说,这一招儿实在是高。

    没错,任是谁也想不到,警察抓到了梁辰之后,居然不去警局拿证据,反而是直接来到了法院。虽然重大特殊案件本着异地审理的原则,这并不算违反原则,但问题是,这个过程也太过简单直接了,半点繁琐的程序都没走,直接抓人,然后进入审判程序,并且,还是秘密审判,并不进行公开庭审。

    最重要的是,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外界人就算知道有这么个庭审,却根本就不知道倒底在哪里进行异地审判,估计情况,等找到人的时候,审判早就结束了。

    只不过,梁辰神态从容,好整以暇,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他还有闲暇去打量书记员桌子上的摆着的电脑倒底是什么牌子的,还有兴趣在数屋子里倒底有几个人。

    豪华的五星级宾馆里,房德坤正在赵妍身上上下其手,摸个不停,角角落落几乎都抠了一遍,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能在赵妍身上抠出一根金条来还是几颗钻石来什么的,如果不是现在正着急等结果,恐怕他早已经不顾赵妍已经有了身孕,直接扑倒把她就地正法了。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房德坤迫不及待地接起放在耳畔,听了几句,便再次摞下,脸上泛起了一丝喜意。

    “那小子已经被送到法院,秘密庭审即将开始了。只要庭审开始,各方面的证据极其充分,他这一回必定是要死了。这种秘密庭审在我们的控制下,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局面,并且根本不会给犯罪嫌疑人任何机会上诉,只需要把审判结果向上报送,上面的人早已经做了好准备,旦夕间就能批下来。恐怕到时候,这个梁辰就会离死不远了。”房德坤哈哈大笑,双手已经用力,一把抓住了赵妍保养甚好的双峰,几乎是使足了吃奶的力气狠命地揉搓了起来,痛得赵妍直咬嘴唇,可是脸上却笑得十分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