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小心惹火烧身
    :

    如果按照惯常官场惯例而论,虽然省委书记和省政法委书记在党内都是常委,并且省政法委书记专管一条线,好像并不会受省委书记钳制更多。但实际上,省委书记是可以代表省委有向上级建议更换省政法委书记的权力的,并且,一省书记,威势之大,权炳之重,哪里是一个省政法委书记敢轻掠其锋捋其虎须的?

    不过李治国却并不怕钱仲培,因为他有不惧怕钱仲培的靠山。他背后的势力是钱仲培也不敢招惹的。并且更重要的一个理由是,钱仲培原本是属于上面某个派系一个条线上的,所以他当初不到五十岁就派到了j省当书记,可前年却因为支撑那个派系的老爷子仙逝,而导致这个派系散架了,所有优势资源都被瓜分,所以,钱仲培也失去了有力的靠山,面对多个派系的拉拢,考虑重重,又不敢轻易投向谁的怀抱,所以,他并没有回去京城那个权力中枢,在j省一窝就是四年多。

    李治国身后靠山强大,并且面对着的是一个已经失去了根基的省委书记,所以自然有着充足的底气不害怕他,语气当然也就有些强硬起来,并且还带着些刺儿。

    钱仲培在官场混了多少年,李治国话里话外的刺儿,他当然能听得出来,可他现在也只有忍。因为他很清楚李治国是哪一个派系的人,那个派系目前正在崛起,很是强大,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所以,他也只能皱了皱眉头强忍下去李治国这种挑衅他权威的表现,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也不算是专门报告,只是我们身为领导干部,必须要多了解下面基层的情况,否则坐在办公室里办公,不了解民情民意,只靠文件和下面人的汇报去办公,是要犯官僚主义错误的。”钱仲培轻哼了一声,语气里有些不满起来。

    李治国淡淡一笑,并没有接这个话茬。今天钱仲培找他,他隐约间已经预料到了钱仲培是为了梁辰这件事情而来,毕竟,当初陈秉岳可是利用新发村大火的那件事情让梁辰巧妙地出现在了钱仲培的视线之中,并且他也多方打探得知钱仲培对梁辰好像很是欣赏,所以,今天倒也不排除他叫自己来是为了垂询梁辰的事情。

    现在一听,果不其然。也没有与钱仲培继续就官僚不官僚这个问题讨论下去,而是单刀直入地道,“钱书记说的是,我们身为领导干部,当然不能偏听偏信犯官僚主义作风。这个梁辰的事情,我倒是知道一些的。据下面的人报告,他其实就是一个黑恶势力团伙的头子,只不过外表举挂着安保公司的幌子转移视线罢了。这一次省厅抓他,想必也有抓他的道理。另外,这个人,我可是亲眼见过他的,曾经在赉洮县附近与当地的一伙流氓斗殴,还挡在马路中间,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所以,省厅抓他,大概也是得到了线报,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所以才有了这一次行动的。”李治国抿了口茶水,缓缓地说道。

    “流氓地痞?”钱仲培眉头激跳了一下,心底下有一股怒火升腾而起。

    李治国这番话实在是有些过份了,居然直接给梁辰定了性。如果梁辰真是流氓地痞的话,那自己这个曾经在大年夜去慰问他并且亲自与他包饺子的省委书记又算什么?这岂不是变相地在说自己不顾身份与一个地痞流氓交往,并且隐指自己就是这个地痞流氓的保护伞?

    李治国的这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定性,激怒了钱仲培。

    他的呼吸急促了两下,平静了下来,可是眼神里却闪过了两道厉芒。虽然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根基可言了,但堂堂一省书记,又怎么可能让这个后来政法委书记当着自己的面挑衅自己的威严?

    “是不是流氓地痞,还是李书记刚才的那句话说得好,凡事都要讲证据嘛。如果他真是一个流氓地痞,那今天的这场万人围堵警车事件又怎么解释呢?好像,这件事情仅仅只是因为梁辰的被捕而引起的吧?什么样的流氓地痞能在当地拥有如此之高的威望,甚至比我们这些领导干部还要受到老百姓拥戴?我想这件事情应该值得我们思考。”钱仲培不软不硬的一番话把李治国顶了回去。

    李治国笑了笑,两条腿交叠了起来,望了钱仲培一眼,“钱书记,有没有证据那是相关部门的事情,不过我想既然这样抓了,就一定掌握了很多证据了。至于当地百姓的拥戴,呵呵,我这里也了解到了梁辰的一些情况,这个人,虽然年纪轻轻,却是极其擅长收买人心,并且,收买人心的手段十分残忍恶毒。相关证据显示,他虽然是新发村火灾的救火英雄,但据江城市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显示,这起火灾是一场人为纵火案,并不是普通的燃放烟花爆竹导致的火灾。而这起人为纵火案,就与梁辰有关联。”

    “什么?他与这场火灾有关?”钱仲培几乎是不能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这也是调查结果所显示的了。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有极大的可能是想捞取更多的民心民意,为他干那些不法的勾当做粉饰、打掩护。当然,具体情况还要通过审讯才能知道了。”李治国终于将这颗重磅炸弹抛完。

    钱仲培听得无比震惊,可是随后心头一动,心中警兆油然而起。这个李治国,好像很关心梁辰啊,怎么对梁辰的事情这样清楚?他跟自己说这些,是刻意地想表现他对梁辰的“关心”,还是他只不过真是偶然了解到的?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抽紧了,心头颇有些惊疑不定。

    李治国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微微一笑,放下了茶杯,走到了他的桌前,“钱书记,这个梁辰,罪大恶极,其罪堪诛,可不仅仅是我,边上面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的。”

    话至此,不须说。他相信,钱仲培能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这是上面的人想要搞死梁辰的,所以,你钱仲培最好少插手这件事情,小心,惹火烧身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