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张良计与过墙梯
    :

    就在群情汹汹,场面即将失控的时候,外围处,分别有几辆摩托车正从人群外围外经过,每一辆摩托车后面都绑着一个大大的提包。行至人群最稠密的地方时,突然间就是“砰”的一声响,那些提包居然就爆开来,随后,一张张散乱的各种面额不等的人民币在空中飘舞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徐重德面对着无数记者的诘难还有外面愤怒的百姓正满额大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间就听见人群外围发出了一声喊,紧接着,便看见外面西北角处,有满空花花绿绿的纸片从空中飘了起来,随后,无数老百姓蜂涌而去,争先恐后在寒风中奔放,却抢拾着那些纸片,有的人甚至跑出了几条街外,就为了拾一张红通通的大面值票子。

    徐重德定睛一看,眼睛登时就有些发直,那分明就是一张张人民币在空中不停地摇舞,像恶魔撒旦的触手。

    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倒底是怎么发生的,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早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细节,前面围堵得水泄不通的街路,早已经散开了一条空白胡同,所有人都在忙着拾捡那些飘散的人民币,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当下,再顾不得其他,一声令,让手下人强行将那些依旧拦在车前的贫困户们拉开,他和一群警员和武警靠在车队两畔围成了一条胡同,车队重新开始不断前行,转眼间便已经驶出了一条街去。

    并且,那些记者们眼睛也都发直,当然,他们并不是想去捡钱,而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突发情况。要知道,几千上万人同时去捡钱,那可真是一道蔚为壮观的奇景?所有长枪短炮登时便对准了这一幕奇景,可等他们再次反应过来想去采访徐厅长的时候,虽然徐厅长仍在,但整个车队已经驶了出去,随后便分散开个多个方向,“突围”而去,让他们徒呼奈何,只能继续围着徐厅长发问,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已经镇定下来的徐厅长一如既往的沉默。

    已经被换了一辆车子的梁辰坐在车内,望着外面的情形,倒是禁不住叹了一声,“好计谋。”这是充分利用了老百姓爱占小便宜的心理,舍出了大笔钱财,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疏导通道,就为了能把梁辰成功地押送出去了。能想得出这个计谋并且还有这种财力的人,却明显不是官方的路子了,颇有江湖气。

    想到这里,梁辰眯起了眼睛,自然而然的,他想到的是刘宇和王见远了。

    一片隐蔽的别墅里,房德坤正坐在沙发里抽烟,神色间颇有些愤怒,他倒是没想到,梁辰居然有这样的本事,能够直接煽动老百姓为他保驾护航,让这一次抓捕如此困难——虽然他不在现场,但他对现场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如果这一次抓捕不能成功,并且还激起了民变,就算是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心底有些急。

    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不到三十岁,姿容秀丽,很是艳媚,不过眼神却有些狠戾。如果梁辰在这里,一定能认得出来,那分明就是赵妍。

    赵妍的神色倒是颇为平静,梁辰的不好对付,她是早就领教过的了,对于今天发生的情况,虽然不在意料之中,却也并未感到多少震惊。

    正在房德坤有些烦燥地抽着闷烟的时候,突然间电话声响了起来,他按下了接听键将电话放在了耳畔,听了几句,脸色突然间开朗起来,心情也随之大好。

    “呵呵,宝贝儿,你的办法倒真是不错,用钱引开了那些愚民,顺利地让抓捕梁辰的警车脱了围困。老徐那个人脑子倒也很灵活嘛,还知道兵分多路,虚实并济,让人根本抓不住他,哈哈,只要能让梁辰到了指定的地点进行秘密庭审,坐实一切罪名,之后的事情,就由不得他兴风作浪了。”房德坤心情舒畅起来,高兴地一拉赵妍的手臂,将她拉坐在自己的怀里,肥厚的嘴唇便已经贪婪地吻了上去。

    赵妍眼里闪过了一丝厌恶,可脸却是媚媚地笑着,曲意逢迎,四片嘴唇亲吻在了一起。良久过后,四片嘴唇才分开,赵妍掠过了略有些散乱的秀发,像只小鸟样依偎在房德坤的怀里,娇声说道,“办法倒是好用,可惜了,我的两百多万呢。替你做事,还要我去花钱,唉,你可得补偿人家啊。”她用甜得腻死人的声音道。

    “哈哈,宝贝儿,你就放心吧。两百万算什么?只要收拾了梁辰,他在大学城那边的产业还不全都是你的?到时候别说两百万,就算两千万,你可照样能轻轻松松赚得回来。”房德坤一双短粗的手掌狠命地在她胸前挺竖的双峰上揉搓着,眼里闪着色光笑道。

    “但愿吧。不过,梁辰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收拾的呢。”赵妍叹了口气道。

    “一个有点小聪明的地痞流氓罢了,省政法委李书记都出手了,收拾他还不是小菜一碟?”房德坤毫不在乎地说道。

    针对梁辰,他早已经秘密做了长达近两个月的准备了,就为了动手时雷霆一击把他收拾掉。现在,只要把梁辰抓到庭审现场去审问一下走个形势就可以了。有李书记的撑腰,现在他还真没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

    “省政法委李治国书记也想收拾梁辰?为什么?”赵妍怔了一下,眼里闪过了一抹兴奋的光芒,看起来,这个梁辰好像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啊,并不只是她一个敌人——对于这个情况,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咳,这个你就别打听了,宝贝儿,记住了,这件事情属于绝密,你既然知道了,就千万不能说出去,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房德坤一时激动,居然把这个秘密无意中透露了出去,有些后悔起来。不过轻抚着赵妍平坦的小腹,旋即又放下一颗心来,他不相信自己的情妇会背叛自己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毕竟,她现在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就在警车兵分多路,已经呼啸驶出了大学城的时候,吴泽也和高羽也早已经来到了省委大院,即将面见省委书记钱仲培。

    如果不是吴泽早就通过朋友跟省委书记的秘书交上了朋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密切关注着省委书记的动向,临时间想找省委书记,恐怕门儿都没有。

    就算是这样,如果不是吴泽偷偷地跟大门门卫的武警打过招呼,还有跟省委大楼的门卫打过扫呼的话,恐怕他们现在就算明知道省委书记钱仲培在,想见他也是千难万难。

    这个时代可不比刚建国时期了,一省领导人,岂是那样能轻易便见得到的?除了电视上以及下乡走访慰问还有召开现场会以外,套用句俗话,普通人想见着省委书记真人儿,那可是千难万难。

    不过好在内部有人通融,他们倒也一路畅通无阻地就进来了,随后掐着表在三楼的廊道旁边算着时间,按照他们得到的消息,钱书记估计马上就快回来了。

    那边,高羽的电话已经调到了振动的状态上,响彻不停,一会儿一个电话,前几个电话是报告大学城现在的情况的,后几个电话却让高羽越听脸色越凝重,到最后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因为他听到的电话内容是,大学城那边居然有人当街撒钱,制造了混乱的同时,吸引了老百姓的注意力,而那些警车也强行推开了拦路的那些贫困户,一路突出了老百姓们的重围,居然兵分多路走掉了。

    他们现在现在各自抽出人手去跟,但仓促间,根本就没有办法判断倒底梁辰在哪一辆警车之内。还别说,那个徐重德还真鬼,居然想出了这么个办法来。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心急如焚起来。他们最近交了不少公检法的朋友,也很清楚一旦公器私用,那不为人知的阴毒办法和招数可多着呢,虽然他们对辰哥无比的放心和信任,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那些人渣要是给他玩儿点阴招上些手段呢?就算辰哥最后不会怎么样,但那样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如果就这样被人构陷打入大牢,他们这些做兄弟的,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吴泽焦急地不停地看着表,辰哥现在已经不知道被转移到哪里去了,他生怕出什么意外,狠狠地一咬牙,就要横下一颗心来去硬闯钱仲培书记的办公室,就算是因为这件事情被抓起来,他也在所不惜了。

    不过,就在他刚要迈步的时候,钱仲培办公室的门已经打开,钱书记正一身西装地往外走,后面跟着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人,浓眉大眼,形象甚好,他就是钱仲培的秘书,也就是那个给吴泽暗地里通风报信的人。此刻,正走在钱仲培的身后,向他们暗自里使了个眼色。

    吴泽两个人登时大喜过望,竭力控制着的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走过去,力图千万不要冲撞了这位他们的救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