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民之怒
    :

    实实在在的说,其实梁辰与手下的兄弟们只知道有些人想针对他们设计种种阴谋,但他们毕竟不是神,不可能真正地知道这阴谋倒底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发动这个阴谋。

    不过,针对即将发生的未知的重压,他们也经过了无数的猜测和推演,最后确定了一整套的应对方案。现在,这个方案终于及时启动了。

    第一,就是在对方的打击到来之时,尽力地拖延时间,这是一个先决基础条件。只有尽最大的可能拖延时间,他们才能去救得该求之人,做到该做之事。

    第二,就是去搬救兵。来自白道的打击与重压,单凭他们一力相抗是不可能的。所有强势的资源都掌握在相应的部门和人的手中,一旦发动攻击,不啻于泰山压顶,攻势如雷霆,他们就算是一块石头,在这样强势的重压下了也要被碾得粉碎。所以,求援是必须的。并且,还要求助于一个真正能帮得上他们忙的人。眼下,这个人,无疑就是省委书记钱仲培。毕竟,钱书记对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关爱有加,就比如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那件事情,也正是因为有钱书记的大力支持,他们才能够顺利地一路绿灯,现在正式破土动工,并且主体大框基本就要完成了。并且,钱仲培对于大学城的发展也是兴趣极为浓厚,还曾经亲自邀请梁辰去他的办公室坐过几次,讨论过这件事情,与梁辰极为相熟。虽然这里不排除有陈秉岳的原因,但究其根本,这也算是对梁辰的一种赏识了。所以,眼下钱仲培就是他们能在j省搬动的最大的救兵。毕竟,陈秉岳已经赴中央党校学习,杨忠勇也已经走了,回中央军委报道去了,眼下他们也只能去求钱仲培了。当然,求他的目的,并不是让钱仲培为他们主持公道,旗帜鲁明地支持他们。只不过,他们只想让这个钱仲培主持一下公道,只要钱仲培出面,让一切程序透明、公开、正式,让施展阴谋的一方不能公器私用丧失资源优势,那个时候就好办了。

    第三,打舆论牌。这个舆论牌既包括那些受朝阳资助的百姓的阻拦,同样也包括社会舆论的喧闹,反正只要将这件事情成功地炒起来,相信,再加上有钱仲培的介入,对方想拿下他们,恐怕也不是那么轻松如意的事情了。

    现在,吴泽和高羽就赶往省委大院,去找钱仲培。

    至于大学城那边,现在已经彻底一锅粥——乱粥。

    原本只有几百号贫困老百姓拦在警车旁边,不让警车走。到了最后,不少受过朝阳资助的老百姓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老百姓从众的心理原本就比较强烈,再加上目前社会上的不公平现象和事情时有发生,底层百姓仇官、仇富心理也颇有严重。所以,一时间老百姓倒是越聚越多,不但包括那些被朝阳资助过的人,更包括不少看热闹凑过来的老百姓,怕不是围了几千人上万人,附近的几条街道全都堵住了,人潮汹涌,喊声阵阵。

    虽然大多数老百姓并不是朝阳直接资助过的人,或许与朝阳没有直接利益关系。但无可否认的是,老百姓心里都有一杆秤。之前朝阳没有崛起的大学城,江湖人群雄逐鹿,坑蒙拐骗,抢劫勒索,治安环境坏得不能再坏。

    而朝阳崛起后的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整个大学城治安环境一片大好,用铁蛋儿他们班上李芳同学的话来说,简直可以称得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老百姓受那些地痞流氓们的盘剥现象也消失一空,尤其是那个沿街的商户们,对朝阳、对梁辰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虽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但因为朝阳,因为梁辰,他们的生存环境大为改善,又岂能不感谢梁辰?

    况且,正是因为朝阳和梁辰的存在,也让现在的大学城风风火火地高速发展起来,而发展的成果最直接的受益无异于就是老百姓。

    就比如,最浅显的一个道理,开便利店的,就靠着本小利薄卖得多才能赚钱。如果平时没有人,他们卖不上多少东西,最后只能关门大吉。但随着大学城的发展,尤其是最近开始有开发商已经进驻,大批的工程队也随之进驻,吃穿用度,哪一件与民生发展不是系系相关?一个工程队,平均每个人一天在便利店里买一瓶水,一包烟,一个面包,几块钱的事儿,可如果人要是多起来,几十人,成百人,上千人,结果又会怎样?

    更何况,朝阳目前已经组建了十几支工程队,而用的工人大部都是本地的建筑工人,有不少家庭甚至就是靠着朝阳的这份工资在养着,老百姓不感激朝阳那就是假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悄然间,梁辰已经成为了大学城这边风头最盛的人,民间的威望值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以前的大学城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达到的高度。老百姓对朝阳和梁辰的信任和依赖,是无法言喻的。尤其是,梁辰还是这样一个无权势无背景的草根精英,于平民之中崛起,于大学城中崛起,当然更值得他们的信赖与期待了。

    所以,当老百姓们听到朝阳的领路人、大学城的骄傲、北方师大的传奇人物梁辰居然被警察抓起来的事情时,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就是,愤怒!

    是的,无法形容的愤怒。

    老百姓都有一个最朴素的心理,那就是谁对他们好他们就信任谁、依赖谁、亲近谁。虽然骨子里有些小市侩,却是人之常情。

    如今梁辰被警方抓了,还要带走,老百姓们彻底地愤怒了。当然,这愤怒有一半是因为梁辰被抓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有另一半原因是因为平素里对社会不公现象的抱怨的一次集中发泄。

    尤其是,还在吴泽刻意安排了许多人推波助澜之下,再加上老百姓的从众心理素来比较严重,一时间百姓们蜂涌而至,把现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里面几条街全都堵住了,大车小辆根本无法通过。

    一时间,因为梁辰被抓,整个场面已经完全乱套了。甚至有激动的老百姓已经撸起了袖子,嗷嗷叫着,几十十几个人一起动手,把几辆警车给掀翻了,破玻璃溅了一地。

    徐重德神色冷肃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好像临危不乱,实则手心儿里早已经捏出了一把冷汗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梁辰在大学城这边的威信值居然如此之高,这一次抓他,却闹出了如此之大的声势来,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围在警车前方,挥舞着拳头狂吼着,政府不作为、乱作为,光抓好人不抓坏人。

    形势极为严峻,一个搞不好,恐怕就容易酿成瓮、安事件的那种民变,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可不是他能担得起的。要是真犯了众怒,后果不堪想像。

    所以,他竭力地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警员与武警队伍列成人墙,堵住蜂涌而来的老百姓们,却不敢强行命令警车开路冲出去,同时声嘶力竭地拿着高音喇叭让老百姓保持克制。随后抽了个空儿,满头大汗地给自己的顶头上司廖穆军廖厅长打电话求援,可电话却是要么占线,要么一直就是没人接听,让他恨得咬牙切齿,当初这个指令就是廖厅长秘密向自己下达的,要求他务必要将梁辰抓捕归案,可现在出了事,他却装聋作哑,来了一个推六二五,摆明了是要让自己做蜡,他简直都要抓狂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也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大群记者,属狗鼻子的,嗅觉灵敏得惊人,一个个拼死摆脱了警员们的拦阻,不顾一切钻进了警戒带,长枪短炮直接便对准了他,一句句质问连珠炮般地袭了过来。

    “请问您是省厅徐厅长吧?倒底省厅在执行什么任务,为什么会激起老百姓如此之大的愤慨?”

    “徐厅长,请问这个朝阳公司的董事长梁辰倒底犯了罪,让你们如此兴师动众来抓捕他?”

    “徐厅长,请问现在党群、干群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你们还要违背当地百姓的意志抓捕这个人,难道不怕激起民变吗?”

    “请问徐厅长……”

    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一个比一个毒辣,徐重德根本不敢回答,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或被这些摇笔杆子的回去后如椽大笔一歪歪,自己那可就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外面的人堆儿里,牛玉才抱着肩膀冷笑着,这一幕,当然是出自于他的手笔了。

    梁辰坐在警车里,神色平静地望着外面已经满额是汗的徐重德,唇畔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来,随后敛去。今天的这个局,也是早有准备的。早在警车撞门的时候,他的人就已经将自己被抓的事情散布了开去,所以也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不过,眼前的局面,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虽然是刻意为之,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他被抓的消息传播开来,民间的反应居然如此强烈,多少让他有些始料未及。欣慰之余,也颇多感动。说到底,老百姓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或许他们有些市侩,或许他们不懂许多大道理,或许他们不知道这是梁辰俘虏民心的一种巧妙的利用,但他们知道谁对自己好,知道怎么去报恩。

    不过,正当他神思飘渺的时候,外面突然间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像是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喊,紧接着,场面再度乱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