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攻,突如其来
    :

    梁辰正坐在屋子里品茶。

    这些日子以来,他就一直住在安保公司这边,每日里随着自己的这帮员工们训练。

    现在整个训练基地足足有将近三千名员工了。当然,其中有两千人是层层选拔优中选优上来的,他们才是最合格的朝阳安保公司员工。而剩下的那一千人,则全都是被淘汰下来被分流到其他地方先做工然后再轮岗回来深度试训的员工们,或是其他并不隶属于安保公司的轮训的人。

    这么多天以来,梁辰始终与他们同吃同住同训练,根本没有半点老总的架子,而且只要有时间,每天夜里巡逻带班的人几乎都是他,帮这个挑挑脚脚的血泡,帮那个掖掖夜里蹬掉的被角,无形中,梁董事长与辰哥的形象早已经合二为一,这些原本就已经被耿帅他们有意识地在精神、身体进行双重训练的员工们早就对公司无比的忠诚,现在有了梁辰这个大哥的形象更加地深入人心,他们对于公司的拥护已经达到了一种狂热的状态。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现在每一个人都以自己是一个朝阳人为荣,每一个人都以身在朝阳安保公司为骄傲,甚至朝阳安保公司的旗帜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图腾和灵魂,朝阳的目标也成为了这些热血澎湃的年轻人终身追求的理想甚至是为之宁愿付出一辈子时光的目标。如果走在大街上谁要是敢说朝阳的一句坏话,哪怕这边只有朝阳一个人,那边有几十上百人,这个朝阳人也敢如狮子老虎一般的扑过去质问甚至是撕打。

    这种狂热从朝阳安保公司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员工主动辞职就可以看出端睨来。已经快半年的时间了,这些人中,居然没有一个人主动辞职,哪怕是被分流到修配厂、物流公司甚至是下面的市县分公司去,他们也无怨无悔,只恨自己不争气,从来没有埋怨过公司一句。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兴起过这个公司太操蛋要离开这个公司的念头,无论在哪里,他们都只是想着,等着瞧,老子一定还会杀回去的。

    这种可怕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一旦真正成形,所拥有的杀伤力也是相当可怕的了。

    当然,梁辰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支队伍去做什么,如果说有,最多也只是为了公司以后的发展。至于每天所做的那些琐碎且感动人心的事情,说实在话,他并不是有意为之,而是以前带过兵,他从来都是这样做的了。

    梁辰在品茶,牛玉才就坐在他的对面,望着外面那无数员工们怒吼着拼命训练的场面,无比感叹。

    半年,仅仅半年时间,这个曾经带着两个人就能将他的北校区的那个兄弟会干得稀哩哗啦的师大一条龙,现在真的龙升于渊,即将冲天而起了。半年的时间,他的公司就已经发展壮大成这副模样,简直……他虽然很有些才华,也很有两笔刷子,可是现在就算让他把全世界感叹一类的形容词都堆砌到这里,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去形容梁辰这样超级猛男了。

    “玉才,你的那家报社做得怎么样了?”梁辰转头微笑望着牛玉才。

    现在牛玉才正如他的姓氏,可真的算是很牛了。他干记者还嫌不过瘾,干脆磨着他老妈出钱把那家报社买下来了,现在自己做报社老板,并且听从梁辰的建议,专门关注民生问题,并且观点犀利透彻,直指时下利弊,甚得民间一片好评,甚至被不少江城人私下里称为民间的人民日报。虽然被官方某些部门所厌恶,但毕竟背靠他老妈这棵大树,并且一路有什么摆不平的全靠钱铺路,自然畅通无阻,只要不捅什么大娄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还成吧,最近做了几个专栏,其中一个叫真情连连看,专门报导民间百姓政府行为缺失的盲区那些底层百姓的生存状态。对了,最近我还准备做几期关于大学城这边的贫困户专版呢,尤其是辰哥你们的朝阳公司义务扶助贫困学和特困户的事情。嘿嘿,辰哥,这可不是我拍你的马屁给你贴金啊,而是我们报社最近收到了不少你们大学城这边的贫困学生贫困户的来信,把咱们朝阳夸得天上少天,地上绝无,我这也是顺势而为嘛。”牛玉才啜了口茶,品味了好久那缭绕舌尖的余香后,才嘿嘿一笑道。

    “唔,写写那些贫困户呼吁全社会多来关注他们倒是可以的,至于我们,算了吧,一是咱们朝阳不需要这东西,二来也是因为自己人夸自己人,也没什么意思。”梁辰笑着摆了摆手道。

    今天牛玉才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来的,他不知道梁辰的意思如何,所以来探探他的口风。现在在他心里,梁辰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征求一下梁辰的意见。涉及到梁辰的朝阳,他当然更加不敢胡乱作主瞎宣传了,要是不合辰哥的心意帮了倒忙怎么办。

    听到这里,牛玉才也只能咂了咂嘴巴,道了声“可惜”,便不再说什么了。

    两个人悠然喝着茶,牛玉才看着外面的员工们训练得热火朝天,忍不住就有些心情激动,就准备换套衣服也要出去训练一下。

    梁辰也由得他,不加阻拦。虽然牛玉才因为他老妈的关系,无法进入朝阳的核心,但在梁辰的心底,也是始终拿他当做朋友的。

    这个时候突然间屋子里的电话响起,梁辰一看,是那部红色的电话,从门口的岗哨打过来的。

    甫一接起来,门口的警卫声音颇有些紧张地道,“梁董事长,远处来了很多警车,他们……”刚说到这里,突然间外面便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声音,随后电话便没了声音。

    梁辰眉头一皱,向外望了过去,便看见大铁门已经“砰”的一声被警车撞飞了出去,随后,大批实枪荷弹的警和武警已经冲了进来,迅速地控制了所有的出口。看那副严肃的样子,像是要抓什么罪大恶极的犯罪嫌疑人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