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攻守战前夕
    :

    这一次,梁辰保持了沉默,没再说什么,同时眼里掠过了一丝疑惑,好像是在怀疑,难道自己的判断真的失误了?这个龙天行真的只是为了还自己一个人情才来帮自己的?

    见梁辰并没有再次出言讽刺或是**地把自己顶回来,龙天行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

    “其实那些家族搀与到j省中的争夺中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得知了一个绝密的消息,据说国家要重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他微笑说道。

    梁辰怔了一下,眼神古怪地盯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初来地球旅游观光的外星人。

    “龙大少,如果不是你的身份和地位,恐怕我现在真的以为你是在消遣我了。国家要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恐怕已经喊了快十年了吧?怎么你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么?或者说,那些家族都是从火星来的,后知后觉?”梁辰颇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毕竟,这个消息好像太落后了一些。

    “呵呵,你的反应并未出乎我的意料,看起来,你梁辰也并非是个无懈可击的,依旧有着和常一样的心理和情绪。”龙天行哈哈一笑,笑得很愉快,好像能让梁辰暴露一下弱点是很令他开心的事情。

    “我一直都只是个普通人。”梁辰摇了摇头,颇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最开始两个人之间的那种紧张的气氛,却逐渐地开始缓和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针锋相对、剑拔驽张了。

    “你刚才说的并没有错,国家十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必要,因此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不过,就目前来看,成效并不大。因此,在南方工业发展空间日益狭窄,已经接近饱和的状态,国家出于工业发展宏观战略的考虑,根据内部消息,决定向东北先后投资十万亿,扶助工业企业的成长,打造东北重型工业基地。东北j省,做为全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并且全省工业基础雄厚,所以可做为一个试点先行投资试验。”龙天行说起这些国家大事来,侃侃而谈,信手拈来,足以平时积累底蕴之丰厚,见识之广博。

    “嗯,接下来呢?”梁辰皱眉思索了一下,抬头问道。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那些家族自然想要搀与进来分一杯羹了。十万亿的投资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整个华夏数得上字号的家族中,哪个家族没有这方面的重工企业?就算没有,因为国家这个战略计划的吸引,也同样会制定这样的战略举措,那些自恃实力者,无论如何也要过来分一杯羹。当然,想来这里分一杯羹,高层路线是必须要走的,但同时最重要的是,j省的暗秩序力量同样不可忽视。如果能控制j省的暗秩序力量,打压异己,就会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资源和市场份额。哪怕就算是能跟j省的暗秩序搭上关系,也就等若黑白两道双向护航,保护他们能沾些雨露,不至于空手而归。所以,他们自然而然要参与到j省的暗秩序争夺之中来了。”龙天行不厌其烦的详细跟梁辰解释道。

    “你们龙门也是在做着这样的打算么?”梁辰凝神听了半晌后,突然间问道。

    “呵呵,我这一次来,只是想还你个人情,帮你个忙而已。”龙天行似答非答地道,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梁辰看了他一眼,出奇地没有再问下去,沉默了一下后,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先行谢过了。如果在j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龙大少只管开口。尽管我梁辰并没有多大的能力,不过得你龙大少青眼有加亲自示警,我也自当投桃报李。”

    “好说,好说。”龙天行呵呵一笑,点头道。

    “老莫,停车吧。我在这里下,想一个人走走。”梁辰出声向前面的莫千华道。

    莫千华依言停下了车子,梁辰推门而出,并未回望一眼,只是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迈步走向了前方,不多时,已经汇入了街头的人流之中,消失不见了。

    “大少爷,这个梁辰的脾气向来是又臭又硬,连三位副会长的面子都不甩,所以您也别跟他一般见识。”莫千华擦了额上的一把冷汗,小心翼翼地回头道。

    与其说他这是在为梁辰辩解,倒不如他是在为自己开脱。毕竟,如果龙大少真要发怒的话,或许不会跟梁辰直接发火,但自己这个中间人肯定是要遭殃的了。

    出奇地,龙天行并没有发怒,从车窗中望向前方梁辰已经渐行渐远的背影,只是淡淡一笑,“他这并不是所谓臭硬的问题,而是一种智慧的象征——这是在对我的一种试探。故意试图激怒我,来考量我的诚意。”

    “呃,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梁辰的心机可是够深的……”莫千华如释重负地吁了口长气,小意地说道。

    “我发现,这个梁辰,倒是越来越有趣了,我对他的期待值也是越来越高了呢。或许,他真能助我们成事也说不定。”龙天行看着前方梁辰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之中,重新舒服地靠在了后排座上,拿出了一枝雪茄,夹在手里,微笑说道。

    “那是,那是,龙大少的法眼看上的人,肯定错不了的。”莫千华殷勤地转身给他打着了火,小小地拍了一个马屁。

    “你这是屁话。梁辰是头龙,瞎子都能看得出来。”龙天行笑骂了一声道。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莫千华有些讪讪的缩回了已经给龙天行点着了烟的手,转了转小小的一对肉泡眼,“不过梁辰这个人骨子里傲气得很,就怕龙大少收服他的过程可能会有些困难。”

    “谁说我要收服他?”龙天行斜了莫千华一眼,喷出口烟雾道。

    “啊?这……”莫千华有些发傻,难道龙天行搞了这么多事情,还亲自出马,不是为了收服梁辰吗?

    “有时候,要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不必要所谓的收服嘛。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该告诉梁辰的我都已经给他示过警了,至于他能不能挺过眼前的这道难关,就看他自己了。如果他挺不过去,只能说他是个废物。如果他能挺过去,那就证明他确实是头龙。而一头永远向往着自由的龙,谁敢说能把它牢牢控制在掌心中?真要那样做,搞不好他会反噬一口咬掉主人的脑袋也说不定。所以,我现在只需要卖他一个人情就可以了。他不成也便罢了,如果成了,我相信,就算这头龙明知道我们用意何在,也是会感激我们的。况且,就算他再聪明,恐怕也猜不到我们向他示好,倒底是为了什么。而这种莫测高深,正是现在的我们所需要营造的神秘感——越神秘,越会让他无端猜测,渐渐地就会偏离主线了。而他的偏离主线,或许恰恰就能为我们间接地创造更大的利益。”龙天行缓缓地说出这一番话来。

    “原来如此,大少爷高明,实在是高明……”莫千华竖起大拇指道,尽管刚才龙天行的话他一句话没听懂。

    “开车吧。”龙天行望着他似懂非懂却非要装懂的眼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挥手道。

    车子重新启动,悄然无声地汇入了街上的车流,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j省依旧一帐风顺,异常平静。不过平静中却蕴藏着巨大的不平静,朝阳最核心的力量之中,这几天来都是眉心紧锁,就算正常训练时也不曾打开过眉心里的那把锁。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要不了多久,一场随时可能降临的灾难便会兜头而下,那将是一场对于朝阳来说史无前例的巨大考验。

    并且,这场考验将会以何种方式进行,现在还不得而知,就连六子他们的情报系统居然无法刺探出来,甚至让人有些怀疑,龙天行的话是不是真的,或许那仅仅只是威言耸听?

    但梁辰显然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他清楚,龙天行根本没有必要向他撒这个谎,他那样的人自有着与从俱来的高傲与贵气,无论出于什么目的,都不屑于去做这样的事情。

    当然,龙天行为什么向他示警,那同样也不得而知了。但梁辰永远都不会相信,龙天行这样的人会真的藉着一个牵强无比的理由来向他进行所谓的报恩,这样的人,机心深沉得可怕,每做一样事情,都有着深远的目的,绝不可能会做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的。

    几天来,六子的情报网络开始迅速发动,而高羽、马滔、吴泽几个人也同样忙了起来,尤其是吴泽,每天忙得团团转,直至深夜时分才回来,也不知道他倒底在忙什么了。

    总之,要对付梁辰的人在做着充分的准备,务求一击必杀。而梁辰这边也尽最大的可能做好了一切准备,一场攻与守的战斗,即将在新年刚过的江城,拉开大幕。

    只是,这一次的战斗,攻守双方实力似乎有些不均衡。因为攻的一方是白道,是官,手里掌握的资源无法想像。而守的一方,却灰白相间,亦正亦邪,手里又能掌握多少资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