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居然是你
    :

    车子一路开了出去,上了高速,开得很平稳。

    在高速行驶的车子里望出去,路两旁肮脏的残雪连成了灰白不明的一线,起起伏伏,如人的心境。

    “倒是谢谢莫大哥来接我了。”梁辰坐上了车子,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靠座在后座上,半闭着眼睛微笑说道。

    这个莫千华自从砺剑节开始,就一直对自己频频流露出善意来,可他倒底为什么要靠近自己?甚至几次在暗秩序会议上帮自己?还如此亮明了旗帜?

    “哈哈,辰哥这是哪里话。一家人嘛,接你当然是应该的。”莫千华打了个哈哈,有意无意地将这个话题一掠而过。

    梁辰只是闭目养神,也不说话。

    一时间,车内的气氛倒是沉闷了起来。

    莫千华坐在前排,一时间倒是有些尴尬,居然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聊聊了。

    半晌,转了转小小的肉泡眼儿,才咧嘴笑道,“辰哥,恭喜呀。”

    “哦?喜从何来?”梁辰微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这个喜可太多了。大学城那边现在可是辰哥的天下了,文化创意产业园已经通过省委省政府的立项批复,选址完毕,已经破土动工,七通一平即将实现,据我所知,省内有好几家大型文化创意公司有决入驻呢,这可是株摇钱树啊,捂住了,财源滚滚来,不啻于抱着一个会生金蛋的鸡啊。依托这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大学城这边还会入驻不少高精尖的企业,整个大学城现在处处破土动工,一片热火朝天,不过所有的建筑原材料供应包括建筑工程,包括绝大部分中下游配套工程,据说可都是你们朝阳一家独揽。无论如何,大学城也是一个城市,而且还是比较落后的卫星城,想要建成现代化的卫星城,光是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就有海量的银子够你们赚的了,更何况还能带动相关其他上游和下游无数产业的发展。而你们朝阳依托大学城,这一块你们一家独大,啧啧,我敢肯定,三年,最多不超过三年,朝阳会成为整个j省当之无愧的跨行业商业大巨头,风光无限,风光无限哪。”莫千华啧着一对厚嘴唇,说得眉飞色舞,啧啧啧地叹个不停。看那样子,好像对梁辰仰幕不已,就算是给他牵马坠镫也心甘情愿似的。

    梁辰从鼻子里淡淡“嗯”了一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笑了,“想不到莫老板还真是关心我,居然将我们朝阳的情况打听得如此认真仔细。”

    “呃……”莫千华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再次尴尬起来,摸了摸鼻子,嘿嘿地笑了。

    不过夸赞梁辰不是目的,他的目的只是想引梁辰说话,然后看看找个什么适当的时机把他想说的事情说出来罢了。

    对于这个,梁辰自然心知肚明,不过也并不说破,只是顺水推舟,看看这个莫千华倒底想要说些什么——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搞清楚莫千华的来意倒底是什么。想必,这一次应该到了快摊牌的时候了。

    果然,莫千华接下去就是脸色一肃,随后望着梁辰,脸上浮现出浓重的担忧之色,叹了口气道,“不过,辰哥我有句话还是憋在心里,不吐不快啊。”

    梁辰瞟了他一眼,短促地吐出了一个字,“说!”

    莫千华倒也爽快,让说便说,看起来也是“憋”得很久了。

    “其实我总是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要有那么多的人怀着一颗嫉妒的心,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呢?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地想将谁搞下去,然后再从其中牟利,这种损人利己的败类,我老莫向来最看不过眼了。”莫千华嘴里义愤填赝地说道,眼神却偷偷地瞄着梁辰,观察着梁辰脸上的神色还有一举一动。

    可惜,他在梁辰的脸上只看到了无波古井般的镇定,再没有其他任何神色。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过莫大哥的话我并不是很明白,不妨直说吧。这么绕来绕去的,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你说不是么?”梁辰淡淡地道。

    莫千华老脸一红,好在他脸皮厚,打个哈哈就混过去了,从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上努力伸长了因为肥胖而短得不像话的脖子,小声地说道,“辰哥,我可是听说,刘宇和王见远那两个小子好像并没有消停,正在琢磨着怎么对付你呢。”

    梁辰终于睁开了眼睛,却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难道他们不应该这样做吗?”他反问了一句,把莫千华噎在了那里,舔了舔嘴唇,才咳嗽了一声,继续说下去,“辰哥你别误会,其实我说的意思是,他们好像这一次并不是要亲自动手,而是准备要借力对付你,并且,还是雷霆一击,务必要将你置之于死地而后快。所以,你可千万要小心哪。”

    “借力?借什么力?借谁的力?”梁辰皱起了眉头,这一次,神色严肃了起来。他不知道莫千华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但他很清楚的是,现在确实有一股潜在的力量激荡汹涌,随时都要把他吞没于浪头之下。如果莫千华所说属实,难道刘宇和王见远他们想借的力,就是这股力?

    “这股力,很强大,好像应该是来自白道。如果兄弟一着不慎,就有可能满盘皆输啊……”说到这里,莫千华恰到好处地闭上了嘴巴,紧盯着梁辰,观察着他的神色,似乎也在期待着他的反应。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梁辰却并没有按照他想像的问下去,反而问了一句,“莫大哥,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渠道和来源,虽然不能向辰哥你说,但辰哥你只需要相信,我对你是一片赤诚,这就足够了。如有半点虚言,让我莫千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莫千华咳了下,随后赌誓发愿地举起了手掌。

    梁辰有些好笑地看了看他那只肥厚的手掌,摇了摇头,“莫大哥的这片赤诚之心我理解,也很感动,不过,我还不明白,莫大哥为什么要帮我?”

    他的眼睛紧紧地摄着莫千华的那张胖得几乎要流油的脸,眼神灼灼,里面的神光仿佛能将世界上任何一种物事照射得现出原形来。

    莫千华一阵心虚,不自禁地挪开了眸子,避开了他的令人不敢逼视的眼神,每一次与梁辰对话,他都有一种根本无法把握局面,甚至连对等都根本做不到,只能任由梁辰牵着鼻走的感觉。他原本以为事关梁辰的身家性命,他肯定会追问下去。可是哪想到这个年轻人实在太沉稳太有定力了,这一次谈话根本没有按照他想像中模式来,倒变成了现在完全被梁辰掌握了主动,自己这个原本掌握着大秘密应该居于主导地位的人却变成了唯唯喏喏的从属人,实在让他有些郁闷得想吐血。

    “这个,伴得大树好乘凉嘛。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自认为识人的眼力还是有的。兄弟就是一条龙,以后必定会龙腾于野,翔于四海,所以,说句最功利最到家的话,如果能趁着兄弟起步期跟兄弟拉上关系,老哥我以后想必也不会吃亏到哪里去了。”莫千华捻了捻手里的那串佛珠,嘿嘿一笑道。

    莫千华这话讲得倒也算是实在,江湖人重义,但现在的江湖人更重利。为了一个利字,可以让无数人奋不顾身地拼了一条命也在所不惜。

    不过梁辰并不相信他的话。

    “是么?呵呵,莫大哥,可惜我这头龙现在随时有可能变成一条狗,人人喊打的狗。既然我现在面临着如此凶险的难关,并且是搞不好就容易翻船落马的局面,莫大哥既然重利,又何必这样身涉重险来跟我透露这些呢?不嫌太激进了一些吗?”梁辰笑笑,掏出只烟来点上,透过幽蓝的烟雾,望着莫千华缓缓说道。

    “不不不,兄弟,你这话可不对。俗话说得好,吉人自有天像嘛。信老哥一句话,无论你再艰难困苦,只要是危关,自会有贵人相助的。”莫千华咧嘴一笑说道。他总不能这么被梁辰一直牵着鼻子走,被逼无奈,只好提前发动了。

    梁辰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知道,戏肉终于来了。

    “哦,既然这样说,兄弟我倒真的是有些感兴趣了,这位天象,倒底会来自何方呢?是你吗,莫大哥?”梁辰吐出口淡蓝的烟雾,笑笑问道。

    “哈哈,兄弟说笑了,当然不是我,我莫胖子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莫千华哈哈一笑道。

    “我倒是越来越好奇了,那他倒底是谁呢?”梁辰紧追不舍地问道。

    “是我。”这个时候,一路上一直沉默的那个开车的司机笑了,开口说道。同时向后视镜中向着梁辰望了过去。

    梁辰也望了过去,透过他压低的帽沿儿,他分明看到了一张英俊至极的脸,这张脸,他很熟悉,可现在却出现在这里,饶是以他的镇定,也终于忍不住吃了一惊,“居然是你?”他低声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