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接机的人
    :

    眼见易水寒已经远去,两个人不可能再追得上了。况且,经历了刚才的这惊魂一幕,就算是素来胆大包天的姚伟林现在对这个狡诈如狐、手段阴毒的易水寒也有些犯怵,不太敢再追过去。

    坐在地上喘了会儿气,梁辰和姚伟林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了一个轮胎上抽烟,准备歇口气再走。

    可就在这时,汽车引擎声响了起来,两个人转头一看,就见到仓库后门的那面墙后的小路上,已经驶来了一辆黑色的奔驰,随着车轮胎与地面“吱嘎”的一声摩擦,带着滚滚而起的尘烟,车子停在了那里。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了半张脸来,只能看得见眼睛和额头。额头饱满,眼神清亮,此刻正紧紧地盯着他们。

    “这个兔崽子,还真以为吃定我们想一个人对我们发动正面进攻么?他可真是找死了。”姚伟林咆哮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狞笑着握住了那把沙鹰,就要大步奔过去。

    只是他刚一迈步,却被梁辰拽住了。

    “你追不上他。”梁辰嘴里淡淡地道,眼睛却一直望着前方的那辆车、那个人、那双眼睛。

    “这一次,是平局。下一次,你不会有这么幸运。”易水寒的声声琅琅从对面车子里传来,离得这么远,也依旧清晰可闻。

    “我很期待与你的下一次交手。”梁辰笑了,淡然的笑容中却潜藏着山一般的巍然,那是一种让人即使拥有再大的力量也无法撼动的自信。

    易水寒的眼神缩紧,里面透射出针刺般的光芒来。没再说什么,车窗摇上,车子一路呼啸着绝尘而去。

    气得姚伟林砰砰砰砰连放了几枪,却只能打到汽车拖起的那道烟尘。

    “宋明义手下居然能有这样的人才,倒真是让我始料未及。世界之大,能人无数,我还是太大意了。”梁辰叹息了一声说道,这既是叹息,也是钦佩。对于有本事的人,他从来不吝啬赞美的。

    事实上,易水寒也当得起他的赞誉。

    从最初车子一进仓库院子的时候,易水寒居然在短暂的时间内就发现了他们的破绽所在,当即立断下令开枪,借下属的围攻自己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在仓库里布下了两道诡杀机关,并且,还吸引他们来追自己。

    两道诡杀机关侥幸被梁辰他们躲过后,他夺路而逃,就在梁辰两个人几乎就要放松心理上的戒备,以为他必定要借着这个时间逃走的时候,他充分引导并利这个错误判断和心理误区,用石头压住了车子的油门,并在车子油箱旁贴了一块固体高爆炸药,吸引两个人上当,并在最恰当的时间引爆破了这颗炸弹。

    这一系列的诡杀简直就是神乎其神,因地制宜、一击必杀并且还融入了心理战,堪称教科书般的典范,就连姚伟林这样的人也不得不服气。

    只是他就纳了闷了,以眼前这个人的手段和智慧,恐怕放眼整个华夏也没有几个人,可是他居然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宋家还藏着这样一位擅长诡杀的绝世高手,看起来这个世界还是太大太大了。

    负手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梁辰沉默了一会儿,才淡然一笑,重新举步往前院走去。

    “从这边穿过去多近哪。”姚伟林有些奇怪地看了梁辰一眼,刚要往仓库那边举步从仓库之中再穿回去。

    毕竟,绕过这个大仓库可是要多走好长一段路,而直接穿过去则要省力得多了。

    梁辰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重走一遍他走过的路,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么?”

    刚说到这里,“哗啦啦……”仓库后门处那扇沉重的卷帘门落了下来,砸得地上尘土飞扬,硬生生地将地面的青砖都砸碎了,卷帘门火星直冒,沉陷了下去。

    彼时,如果两个人想要抄近路回去的话,此时恰好就走在了那扇卷帘门下,搞不好两个人就要被那扇卷帘门砸在下面,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扇卷帘门当然不是自己掉下来的,而是易水寒做过了手脚之后,掐算着时间,延迟坠落,就要是再摆梁辰和姚伟林一道。

    “我靠,这个王八蛋,居然在这里还等着再暗摆咱们一道。”姚伟林气得暴跳如雷,却又禁不住后背上冷汗直流。如果刚才真的从这边走了,恐怕后果殊难预料。

    计算之精,掐算之准,真的让人怀疑这个易水寒是不是妖精变的。

    “走吧。”梁辰深吸口气,没再看那扇卷帘门,转头继续向前走去。

    到了前面,院子停放着的车子里有六辆,表面上看去完好无损,但实际上六辆车子全都被易水寒打断了刹车线,如果他们敢开的话,恐怕上了路,速度稍快一点儿,也保不齐会出什么事。

    有的甚至还在地下用手雷做了一个简易的汽车炸弹,只要他们车子一动,牵动一下的引线,手雷立即就会爆炸,从而引爆这辆车子。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个人才算将一辆检查了一遍完全没问题的车子收拾了一下,向市里开去。

    “这小子,不得不服气,真是好厉害的手段。”姚伟林今天算是领教易水寒的手段了,简直叹为观止。以前他觉得自己如果和梁辰在一起,不敢说武力值天下第一,起码也能跟任何人pk一下,但碰到了这小子居然束手束脚,人家一个人就把他们整治得灰头土脸,既有些不忿的同时,心底下也是暗自服气不已。

    “宋家的这个擅长诡杀之道的人,倒底是谁?这个人,实在太危险,如果不除去,会对我们造成重大威胁。必须要先把他查出来。”梁辰眯了眯眼,眼神透射出了肃杀的神色来。

    “靠,辰,你现在好像有危险了。如果他要是潜到j省去,专门针对你进行暗杀,那怎么办?”姚伟林突然间想起了一件最关键的事情,登时神情有些紧张起来。

    梁辰却是淡淡一笑,“他不敢。”

    “他不敢?什么意思?”姚伟林有些不解其意。

    “因为我们手里有索因卡,有那根权杖。”梁辰意味深长地笑了。

    姚伟林怔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门子,“对呀,我倒是忘了这件事了。只要没得到这根权杖,他就不敢对你怎么样。最多想抓你的活口逼问权杖的下落而已。哈哈,这天底下,恐怕能活捉你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梁辰哑然失笑,“你这牛皮可是替我吹破天去了。”

    “什么叫吹牛皮啊,事实就是如此嘛。当初我在阿富汉受了伤,三百多人围追堵截,最后你居然背着我,硬生生地闯了出来,还杀了他们将近一半的人,阿富汉战场上,你都快被传为神话了。”姚伟林一提起梁辰过去的光辉履历,就兴奋得不能自持,简直比梁辰还要兴奋。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需要面对的,可不是硝烟弥漫的战场,但这个战场却比那个战场还要惨烈,还要残酷百倍。”梁辰长出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想起了自己家的那些烦心事,颇有些头痛。

    “反正我只相信,这天底下没有能难得住你这位超人的事儿,往前冲吧,少年,我挺你到底。”姚伟林边开着车,边伸出手去大笑着拍着梁辰的肩膀,调侃地道。

    其实,虽然称梁辰为少年,但他可是知道,这位少年也只不过是面像年轻罢了,实际上的心理年龄恐怕比他还要老上十岁二十岁。

    历尽经年的是脸,沧海桑田的是心,他曾经经历的一切,实在太多太多了,这是财富,更是压缩后的岁月重重的累积。

    “对了,伟林,回去后,你带着索因卡立刻回到咱们的安保公司基地去。没有我的命令,坚决不能允许索因卡私自外出。至于那根权杖,你一定要保管好。行程注意隐蔽,不要暴露。或许过一段时间,这个权杖就能真正地派上用场了。”梁辰没理会姚伟林的调侃,只是皱着眉头,针对这根权杖还有索因卡的安置问题直接切入了技术层面。

    “好,没问题。”姚伟林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一谈论到正经事情时,却是毫不含糊。

    车子一路疾驰,已经奔回了市内。

    到了市里,又通过联系刘国声,找到了索因卡,几个人马不停蹄,隐蔽地去了机场,在机场分手,各奔东西。

    经过了半天的飞行后,梁辰终于回到了江城,这个他苦心经营的大本营。

    出了机场,他正准备打辆车子回去——他这一次外出办事来去都比较隐蔽,并没有通知自己的兄弟们接送机。

    不过,刚刚出了机楼,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已经悄然滑到了他的身畔,前面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又圆又胖的脸来,脸上堆着憨厚的笑容,“辰哥,我来接你,上车。”

    梁辰皱起了眉头,眼前的人,居然是莫千华。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坐这趟飞机的?又为什么来接自己?

    一系列的疑问涌上了心头,不过,却没有迟疑,直接打开了车后门,坐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