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追逐
    :

    总共四个人,每个人眉心处都涌出了一滴血珠儿,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生机与活力,身体软软挫倒,眼珠儿一片灰败,明显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犀利无比的钢针居然穿透了他们坚硬无比的颅骨,硬生生地贯脑而入,瞬间便要了他们的命。

    那个领头的人正往那边逃,倏然间便只感觉到后脑上有轻微的针刺痛感传来,可没待这丝痛感传来,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变成了一具尸体,栽倒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已经被激怒的梁辰一旦开始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的时候,他的对手亡魂末日也便来临了。

    车子那边只留下了一个司机,正靠在座子上悠然地吸着烟,同时抬头向下面望着,突然间他的眼神便睁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有一个人如猛虎般从乱石丛中扑了出来,瞬间便放倒了自己五个兄弟。

    他大吃一惊,骇了个胆颤心惊。慌乱中扔掉了烟蒂打着了车子,就要开走。不过车门一下便打开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兄弟,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再玩儿一会儿嘛。”随后,他的眼前便露出了一张刀疤脸,脸上在笑,却是令人心悸的冷笑。

    稍后,梁辰已经拖着两个死人走了过来,扔到了车子上,接管了那个司机。姚伟林知道梁辰一旦真正地动怒,他带供的手段比自己要恐怖十倍,所以也懒得费精神去向那个司机逼供什么,而是下去拖那几具尸体,同时把现场全都处理好,并且销毁了那个卫星定位追踪仪。

    至于那两个因诡杀之局而“意外”出了车祸死亡的无辜男女,姚伟林没有兴趣再多看一眼。

    他知道梁辰这个人向来有些悲天悯人的情怀,但对他而言,多年的佣兵生活早就已经让他练得一副铁石心肠,坚若磐石。除了自己关心的人之外,其他人的生死,关他鸟事?

    等他把现场全都处理完的时候,梁辰也已经将那个瘫软如泥的司机扳了起来,让他坐到了驾驶位置上,重新启着了车子往前开。也不知道梁辰倒底是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让他如此听话。

    至于车子最后开向哪里,这个就不需要梁辰多说了,那个司机自己当然清楚。

    “一号,一切都已处理完毕,三个人,一死两伤,权杖已经拿到,我们正在回去的路上。”耳麦里传来了下属报告的声音。

    “嗯,注意安全。”易水寒点了点头道。端起了咖啡杯子,浅啜了一口,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来。一切都已经完成了,只要拿到那根权杖,他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已经开进了澳门西南较偏的地方一处小型废弃工厂的院子里。这间院子倒是十分宽敞,前面是一排钢构彩钢瓦的厂房,院子很大,停了七八辆车子,跟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差不多少。@&@!

    此刻,仓库门大开,里面亮着灯光,一排排集满了灰尘的废弃集装箱摞在一起,易水寒负手站在仓库门前,正微笑望着自己的这群下属归来。

    眼看着那辆车子徐徐驶近,车子里,那个司机正控制着车速,而梁辰则潜藏在副驾驶座下方,并没有持枪,却是持着一根针就刺在那个司机的大腿里侧,动脉上方,手握着针柄,眼神冷酷。那个司机冷汗早已经湿透了裤管,粘乎乎地粘在了腿上。这根针的厉害他实在是领教了,那是一根针尖刺入肉中后能突然间如雨伞打开一般的恐怖武器,只一下,便能绞碎里面的肌肉,痛得人真想一死了之,也不愿意承受这种恐怖的痛苦。

    所以,他只能无条件地服从梁辰,将车子徐徐开近。

    陡然间,易水寒眼神一寒,大喝了一声,“不好,有埋伏,开枪。”同时间,他拼命地向着旁边一扑,闪了过去。

    他眼神锐利至极,突然间便已经看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并没有人。原本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或许前面的人累了到后面去休息了也未可知。可他自己的下属他当然相信,如果不是极特殊情况,副驾驶位置是绝对不会没有人的,因为这个位置可不仅仅是用来坐的,更是用来了望和警戒的,尤其对于他们这些专门搞诡杀的人来说,重要至极。*&)

    所以,这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细节,终于在最关键的一刻救了他的命。

    也就在易水寒喊出那一声的时候,梁辰狠狠地一刺一拧手中的那根钢针,那个司机狂痛之下,不由自主地将右腿伸得笔直,右脚几乎就要踩进油箱中去了。

    那辆车子陡然间失控,疯狂地向着易水寒一群人撞了过来。

    虽然易水寒的下属反应很快,几乎是易水寒刚刚下令攻击自己下属的车子,他们便已经拔出枪来,可是原本他们的距离就不远,至多只有十几远了,所以,他们也只能来得及掏出枪来,还没等瞄准开枪,车子便已经如一头发狂的猛兽冲了过来。

    “砰砰砰……”一连串的撞击声响了起来,三个人同时口中狂喷鲜血地被撞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三四米远,撞在了仓库里面的集装箱上,发出了一阵阵的闷响声。

    而此刻,梁辰已经突然间长身暴起,一脚便已经将那个痛得浑身抽搐的司机踹下了驾驶位,以无法形容的敏捷速度坐上了驾驶位室,狠踩刹车,一扳手制动。

    “吱嘎嘎……”车轮胎剧烈地摩擦着地面,冒出了阵阵青烟,车子癫狂的霸王龙,整个车身突然间横了过来,原地打了一个大回旋。

    “砰砰砰……”又是一连串的闷响声,两个刚从旁边地面上爬起来,惊魂未定的家伙早已经被车子横下里飞出的惯性直接扫撞了出去,还有一个更惨,直接被碾在车轮底下,一片血肉模糊,车身上也凹进去了几个人形的大坑来。

    与此同时,姚伟林也早就打开了车后门,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持枪,眼神如鹰似狼,手中的沙鹰早已经毫不留情地开了火。

    “啪啪啪啪……”几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远处那几个侥幸没有被车子扫到,正跪在地上准备瞄准射击的人被精准无比地爆了头,脑袋瞬间便被威力极大的九毫米子弹打成了一个个烂西瓜。

    如此高速的旋转之中,保持身体平稳尚且不易,举枪打人更是难以想像。可姚伟林居然就硬生生地打出了五枪连环爆头的好成绩,让梁辰也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好枪法。疯子,这么多年,你的枪法居然半点都没搁下,反而还有精进。”

    “哈哈,辰,我的枪可从未生过锈。不过你的车技也不赖嘛。”姚伟林大笑不已,扔下了那把已经打空了子弹的沙鹰,从后腰上一拔,一把乌兹已经抽了出来,在车子继续高速的旋转中,再次猛烈地向着四周开火。

    乌兹枪口中喷出了一道长长的火焰,车子再转两圈儿,轮胎花纹都已经快要磨平、焦糊的橡胶味儿已经弥漫在了整间仓库中的时候,姚伟林也完成了最后一次绝杀,三十米内,血流成河,已经再没有一个能站着的敌人,十四五个人躺在地上,不时有人抽搐一下。

    “ok,全部解决。”姚伟林吹了吹枪口处的一丝青烟,潇洒无比地将枪一扔,再次拔出了一把沙鹰来。虽然已经说着全部解决,但眼神中依旧无比警惕地望着四周。手中的枪指向了任何一个可能藏有敌人的位置,手中的枪随时可以开火。

    “不,疯子,你说错了,还有一个。”梁辰哼了一声,车子终于停止了转动,档位一推,一刻不停地沿着仓库里的简易通道向前咆哮而去。

    虽然刚才这场一面倒的枪战进行得很惨烈,但过程实在太迅速了,最多不超过半分钟,甚至易水寒的人总共只来得及射出几枪而已,根本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肋。

    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对于一个想逃生的人来说,还是足够用了。梁辰眼一瞥,早已经看到了仓库那边分明就有一个人影晃动着,拼命地向着前方跑去。如果不出意外,就是刚才那个站在仓库门口“迎接”他们的主谋者了。

    “那就追上去干掉他。”姚伟林已经从后面来到了前排座上,两枪便已经将车窗玻璃打碎,举枪向前瞄准。只要距离一到,那个人哪怕只露出了半点影子,他也能将之一枪摞倒。

    不过,前面的那个人似乎对于逃跑很有经验,并且看样子像是接受过极为专门的训练,战术规避动作标准得不能再标准了,在奔跑的过程中,不停地利用各种掩体暂时掩护自己,让身后的姚伟林根本无法完全瞄准。同时,他边奔跑边不停地举枪回手射击。不过他的枪法倒真是很差劲,打得歪歪斜斜,甚至连车子都不曾打到,天知道他倒底这一枪枪打到哪里去了。

    “这个兔崽子倒真是油滑。”一直没找到机会开一枪的姚伟林气得直骂,不过就在这时,正在开车的梁辰偶然间从后视镜中一看,突然间大喝一声,“不好,跳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