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诡杀
    :

    索因卡扑到了那块黑色的大礁石下方,费力地翻开了两块大石头,里面露出了一个狭长的小洞,洞中躺着一个木匣。索因卡把那个木匣抽了出来,献宝似的捧到了梁辰面前,“主人,这就是象征着卡特锡族最高权力的圣物权杖了。”

    梁辰心下也有一丝小小的激动,接过了权杖,缓缓地将之从木匣中抽出来,甫一出匣,阳光照射过来,便是满眼的一片华彩光芒。

    梁辰睁目望过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这根权杖居然是由一条通体无暇的绿玉雕成,上面镶嵌着大大小小几百颗钻石,阳光的照耀下,一眼望过去,满眼生花,被这钻石的光芒几乎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权杖上的手柄雕成的那只鹰,两只鹰眼居然是由两颗指肚般大小的蓝色宝石雕成,那蓝色的宝石蓝得异常纯粹,澄彻无比,如果深深地望进去,就如同望进了一片蓝色的海洋之中,里面依稀好像还有水波纹在轻轻地荡漾不休。

    别的不说,单就是这两块蓝宝石,恐怕就是价值连城。更何况,这根权杖上还镶着无数钻石?还有这根权杖本身的绿玉,没有任何拼接,纯粹一整块绿玉雕成,让这根半米长的绿玉权杖本身就是无价之宝了。

    “好家伙,真不愧是物产丰饶的非洲大陆,连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国家,居然也有这样的宝物。”梁辰轻轻抚摸着这根恐怕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权杖,心底下叹息了一声。抛开这根权杖的政治意义不变,就这根权杖本身的价值,只要扔到这个世界上,恐怕就会让绝大多数人为之疯狂了。毫无疑问,这根权杖必定是真货了,索因卡并没有骗他,是死心塌地想在跟着他了。

    旁边的索因卡望着这根权杖,眼睛都绿了,也不知道是被这根绿玉权杖映的,还是因为无法掩饰的贪婪造成的。当初他就算穷困潦倒到了要偷东西维持度日的时候,也没舍得把这东西卖掉。不是怕卖了之后会暴露自己,而是真的舍不得。这玩意,实在太珍贵了,全世界只此一件!

    “我们走吧。”最后的震撼过后,梁辰并没有欣赏太久,而是将它重新装进了木匣之中,递回给了索因卡。

    索因卡接过了那根权杖,倒是一怔。他从自己主人的眼里只看到了欣赏与震撼,却并没有看到贪婪和占有的**,这多少让他有些不能理解。要知道,这可是稀世奇珍哪,主人怎么就能这么淡定?他,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梁辰倒是没有理会索因卡心底的想法,而是负手走在前面,脑海里不停地转动着,一会儿该如何脱身。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们现在已经取得了权杖,那些潜伏在暗里的敌人,估计马上就会发动了,但如何发动,至今他也没有想清楚,所以,他必须要慎重,再慎重地考虑。

    正在思索间,走在后面的索因卡不小心一下跌了个跟头,结果把脚脖子崴了,跪在那里,痛得呲牙咧嘴,梁辰转头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去拉他,也让索因卡受宠若惊,没想到梁辰居然这样平易近人,看起来自己还真是好命,跟对了这样一个下属——混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学会了如何从最微小的角度去全面的观察衡量一个人。

    只不过,梁辰刚刚伸手去扶他,突然间眼神一冷,便看到了他的皮鞋底子上沾着的一块白东西。

    “等下。”梁辰突然间摁住了他的肩膀,伸手去他的鞋底上,接下了那个东西。

    索因卡好奇地转头望过去,便发现梁辰已经从他的鞋底上拿下了一块粘着的口香糖。

    “不知道谁这么缺德,乱吐口香糖,真是没素质。”索因卡很是不脸红地骂道,却浑然忘了自己这个曾经的小偷比起那些乱吐口香糖的人来说,更没素质。

    只不过,他的话刚骂完一半,眼睛却已经瞪大了,因为他分明看到梁辰已经从那块口香糖之中剥出了一个小小的圆形金属仪器,扁平状,比一片指甲大不了多少。

    “咦,这是什么东西?”索因卡好奇地皱过去看了一眼。

    “最高端的卫星全球定位追踪仪。”梁辰冷冷一笑,终于知道自己那种心底下始终不落底的毛毛的感觉从何而来了。答案就是片全球定位仪。恍然间,他想起了门口的那个侍应生送他们出门的时候,依稀往地上吐了什么东西,当时并没有在意,不过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这片包着全球定位追踪器的口香糖了。

    “我们走。”梁辰心底下已经有了计较。知道了敌人杀手利器是什么,便也能从容应对了。

    不远处,姚伟林正靠在公路上的车子旁边抽着烟,不过眼神四下里如鹰一般巡视着,无论周围发生什么情况,都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神。

    “伟林,你看这个。”梁辰让索因卡坐进了车子里,并没有急于上车,而是摊开了掌心,将那个还包裹着一半肮脏口香糖的全球定位仪拿给姚伟林看。

    “他吗的,我说这一路上怎么心底下毛毛的呢,原来他们还有这东西。怎么粘到我们身上的?哦,是了,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门口的那个侍应生。”姚伟林大骂了一句,随后便反应了过来。

    “不论是谁,反正敌人就是靠着这玩意来掌握我们的行踪的。如果不出所料,他们现在肯定应该针对我们进行安排布置。所以,我们必须要……”梁辰笑笑,随后压低了声音,在姚伟林耳畔说了几句话,姚伟林会意,明白过来。

    随后,几个人便上了车子,可是车子发动起来后,却不急于赶路,而是缓缓向前行驶着,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一辆接着一辆的车子驶过,陆续地从这辆出租车旁边超了过去,可那辆出租车依旧不急不缓地行驶在这条笔直的公路上。大约四五分钟,后方引擎声狂响,高速驶来了一辆造型极其张扬的蔽篷法拉利。车子前排座上,是一个头发五颜六色跟翻毛鸡的年轻人,看样子像是喝多了酒,光着膀子,车子开得飞快无比。不出意料的话,估计就是哪一家的二世祖在荒野飙车玩呢。

    一手拿着酒瓶子灌着酒,一手还把着方向盘,同时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正伏在他的下面,手嘴并用,套用着什么。开车的年轻人噢噢地叫着,看样子爽得不行不行的,车子正由后方飞速向前驶来。

    “就是他了。”姚伟林咧嘴一乐,早已经降下了车窗,就在那辆车子经过的瞬间,中指一弹,那团重新包裹在口香糖中的卫星定位仪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粘在了那辆法利车的车门上,车子呼啸而去,一刻不停。

    “ok,师傅,麻烦您,正常速度行驶吧。”姚伟林满意地吹了个口哨,向梁辰做了个ok的手势,笑嘻嘻地向着前面的那位出租车师傅说道。

    “好的。”那位师傅应了一声,车子重新高速开动起来,不过心底下却骂了一句,“一会儿快一会慢的,简直是有病。”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他们给的钱多呢?

    “三号,监测仪显示,目标即将就位,你们准备得怎样?”易水寒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驻处,此刻盯着那个显示仪,对着耳麦问道。

    “一切ok,为了避免梁辰发现,不再派遣人力追踪,全部依靠定位系统进行电子侦测。”那边的三号回答道。

    “好,干得不错。可以启动杀辰计划了。”易水寒摘下了耳麦,望着屏幕上的那个已经离弯道愈来愈近的红点,淡淡一笑。他向来对自己有着强烈的自信,无论是谁,想逃过他易水寒的设计,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如果梁辰真的这么死了,也略微有些让他感觉到失望——实在太没有挑战性了,梁辰也只是徒负盛名而已。他多希望一个能够挑战自己的对手出现,勾起自己战斗的**来。可惜,这样的人,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外环滨海公路上,因为地理地势的原因,有一个历来为人所诟病的接近七十度的大弯道,这里也被称为死神弯道。因为这个弯转折得实在太陡太突然了。

    当然,所谓的死神是针对那些开快车飙高速的人而言的。事实上,如果时速要是控制在八十公里左右的话,转过这个弯道还是不费什么事的。

    那辆法拉利上跑车上的喝酒的二世祖看起来好像对这条路很熟悉,同时也很惜命,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张扬,骨子里还是胆小得很,眼看就要到了那个弯路了,他的速度开始缓缓地降了下来,控制在了时速**十公里左右,这个速度过弯道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就在车子即将拐入弯道的时候,突然间,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强光突如其如来地从前方亮起,险些把他的眼睛晃瞎了。

    惊叫了一声,不由自主地用手一挡眼睛,结果车子失控了,一下便直接冲下了弯道,栽到了路基下面,发出了一连串轰隆隆的响声,摔得破破烂烂,不成样子。

    至于两个倒霉的男女,车子栽下去的瞬间,他们也被直接甩了出去,直接抛下了路基,生死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