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暗斗
    :

    一天无事,梁辰坐在屋子里看了一天的报纸,姚伟林闲得都快蛋疼了,无聊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就想着赶紧拿到那根权杖,他宁可去鸟不生蛋的非洲去转一圈儿,也不愿意在这里再待下去了。毕竟非洲还有原始森林,还有狮子老虎可看的,在这里,他又不好赌钱,也不好女人,可实在没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梁辰便接到了刘国声的电话,当听说宋明义居然带着人走了的这个消息时,梁辰皱了下眉头,明显愣住了。

    “走了?他就这么走了?吗的,肯定是诡计。”姚伟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愣住了,随后一捶桌子骂道。

    “想不到,这个宋明义居然如此隐忍,他倒底想搞什么?”梁辰皱起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宋明义走,货真价实的走了,这是刘国声传来的消息,绝对不会假。但他这一走,反倒是让梁辰所有的安排部署落到了空处。

    原本,梁辰已经针对宋明义做好了所有的安排和部署。他当然不指望着宋明义就此退却,非但没有这样想过,反而更加谨慎,设定了三套方案用来应付宋明义。

    可现在,却是半套都用上了,宋明义真的走了。并且,刘国声还不放心,派人一直跟上了飞机,直到看着宋明义带着人下了飞机,打车而去,才将偷偷地拍到的照片传了回来,以确认这件事情——刘国声倒是尽心尽力地在为梁辰做事了。

    可越是这样,梁辰越是有些不解,这个宋明义怎么可能就放弃这根权杖而走了呢?

    “会不是他家里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所以他才暂时放下这边的事务走掉了?”姚伟林想了想,试探地问道。

    “不可能。据我所知,这件事情是宋家目前为止最大的事。”梁辰摇头说道。

    “那就是他有阴谋,肯定是留了人在这里,故布了一个假的空城计,暗地里想要摆咱们一道。”姚伟林挠了挠脸上那道紫得发亮的刀疤,哼了一声说道。

    “这个是有可能的。不过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小心行事吧。”梁辰点了点头,旁边的索因卡只知道唯唯喏喏地缩在一旁点头,不敢胡乱插话,倒也乖巧。

    第二天一早,梁辰三个人便已经早早地起床,收拾了一下,便往楼下走。无论如何,哪怕对方有一千种诡计,这根权杖也是必须要得到的。

    出门的时候,门口的侍应生嚼着口香糖,见几个人走了过来,赶紧满脸堆笑地跑过来给他开门。同时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渴望。

    梁辰笑了笑,随手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现在港澳地区的人民币也是硬通货了,基本上市面上可以用人民币进行结算。侍应生高兴得点头哈腰,恭送他们出门,不过,随着他们走出门去的时候,那个侍应生却很不礼貌地吐出了口香糖,正好被索因卡一脚踩中,粘在鞋底上咯噔咯噔地走远了。

    那个侍应生吐了下舌头,见几位客人并没有察觉,做了个鬼脸,赶紧回到大厅里继续候着了。

    梁辰和姚伟林便上了车子。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并没有自己开车,而是打了辆出租车。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索因卡的带领下去挖那柄权杖。索因卡现在已经彻底服了,不敢再欺骗他们,上了车子,几个人便直奔目的地而去。

    出于安全考虑,中间换乘了七八辆车子,就算后面有人盯着,也早就甩掉了。同时期间还特意穿过了闹市区停了一下,随后从一条隐蔽的胡同里穿了出去,穿过了喧闹的人群,又走了两条街,换了几身衣服,才挤起街头再舞龙灯的人群,再次上了一辆出租车。

    就算后面真有人跟踪,哪怕是f精心培训出来的特工,再高明,恐怕现在也被甩脱了。

    “吗的,我就不信了,除非这些人能变成鸟儿在天上飞监视我们,要不然,光是在地面上,就算是神仙也要被我们脱掉了。”姚伟林呼出口热气,坐在车后座上低声说道。

    “但愿吧。我总感觉到,这件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梁辰与他并排坐着,眉头略微皱起,心底下总有一种不落地的危机感,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车子一路向前,呼啸而去。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一直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正牢牢地盯着他们,至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脱离开这双眼睛的视线。

    易水寒端着杯咖啡,就坐在一辆并不起眼的商务车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电脑屏幕上的一个小小的红点,看着它不停地移动,唇畔泛起了一丝莫测的微笑来。

    “一号,他们已经再次出发,到了外环公路,目前正在一路向前行驶。”耳机中,不断地传来了下属的报告声,显然,有了这个全球定位跟踪系统的监测仪,梁辰他们无论如何也甩不脱后面的“尾巴”,始终被人牢牢跟踪在后面了。

    “唔,这条公路并没有岔路,笔直一路向前,只有中间处一个角度较陡的弯路。他们去这片荒效野外,如果不出意料,肯定应该是取取那根被索因卡秘密藏起来的权杖。”易水寒点了点头,手指轻轻敲击着咖啡杯子,自言自语道。

    半晌,唇畔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咐下去,相关人员,立即行动,赶往这里。”易水寒向着红点儿一直沿路向前的那条道路拐弯处直接一指,轻喝了一声道。

    “收到。”车内所有人立即开始行动,命令发布了下去,随后,易水寒所乘坐的那辆车子也缓缓启动,融入街上的车流之中,不知开往何方了。

    梁辰几个人坐在车子里,姚伟林坐在后排座上,皱着眉头,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好像一时半刻还没有琢磨通似的。

    前排的索因卡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安全地抵达目的地,从那片乱石礁中

    梁辰转头望着路右侧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同样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今天从上路开始,至始至终,他总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可是以他的本事,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跟踪的人在哪里,这很是让他心底下有一种不落地的感觉。

    如果后面并没有人跟踪,那还好办,不过证明了他只是有些神经过敏罢了。可是如果真的有人跟踪却没有被他发现,那这个人或者说是这个组织的本领可真要令他仰望了。

    “辰,我怎么总有一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呢?是不是我有点儿神经质了?”姚伟林突然间凑过来,小声地道。

    “或许吧。不过,如果真的被人跟踪了,想必他们也不会如此轻易地出手。必定要等到我们拿到那根权杖之后再说了。”梁辰淡淡一笑道,神色已经从容下来,他已经想到了办法。

    “那就要提前做好准备了。给,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家伙。”姚伟林衣袖里一滑,一个冰冷的铁家伙悄无声息地滑了下来,就要递到他的手中。

    “或许,暂时间还用不到这东西。宋明义走了,这是摆明了这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完全撇清了。既然是这样,明着围攻我们这种低级的办法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他们一直在猜疑我身后倒底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在支持我,他们会顾忌到一旦围攻不成我们逃走,我们身后的力量会发动反击,这一点,从当初宋明义并没有直接翻脸而是拂袖而去就能看得出来。并且,按照宋明义所安排布置的这一切来看,他是个行事极其稳重的人。性格决定做事的方式,综合种种因素推断,他们绝对不可能采用围攻突袭的方式攻击我们,肯定是一种比较保险稳妥又能撇清自己的方式。”梁辰边思考边缓缓地压低声音说道。前面的人根本听不清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姚伟林身体绷紧了,像一头随时欲扑出的猎豹,四下环视着,仿佛敌人就在附近似的。

    “静观其变,不变应万变。”梁辰淡淡地一笑道,定下了这一次战斗的主基调。

    向着外面的大海望了一眼,他唇畔露出了一抹笑容来,“宋明义虽然精明,好像并不是这样有城腑的人。难道,他背后还有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谋士么?唔,与这样的对手斗一斗,倒也不失乐趣。”他望向外面,想像着外面那个未知敌人的面容。

    车子呼哪着,一路驶去,转眼间,已经到了一片乱石礁的边缘。果然,如梁辰所说,一路人并没有人攻击他们。

    付足了车钱,姚伟林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车子附近抽烟,眼光如鹰一般,扫视着周围,观察着任何一处令他生疑的地方,全神做好了准备。而梁辰则在索因卡的带领下,向着这一片乱石礁走了过去。

    不多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片怪石林立的礁丛里,在高高矮矮的礁石走了半晌,随后,索因卡在一块特殊的大礁石旁边停了下来,兴奋地喊了一声,“就是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