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谈崩
    :

    梁辰看了一眼监控屏幕,怔了一下,“宋明义?”他禁不住低声轻呼道。没想到,外面来的人居然是那位宋家大少,宋明义。身后还带着两个人,神色很是不善的样子。

    “把他们解决掉?”姚伟林舔舔嘴唇,眼里有噬血的光芒涌现出来。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杀人了,手有些痒。

    “解决他们很简单,不过对于解决问题是没什么必要的。你先带索因卡进屋去,不要出任何声音。”梁辰摇了摇头道。

    “好咧。”姚伟林跟掐小鸡子似的,一把便拎起了索因卡,走进了套间的内室,关上了门。

    梁辰整理了一下衣襟,好整以暇地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一开门,宋明义就摆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刚要吼一嗓子,可是一见开门的居然是梁辰,神色瞬间变得精彩至极,瞠目结舌地怔在了那里,半晌都没有说了一个字来。

    他实在没想到,手下人说的那个半路里杀出来的程咬金,居然就是梁辰?

    “啊?原来是宋少,今天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实在是幸会,幸会,快请进屋。”梁辰也装出了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赶紧把宋明义往屋子里请。

    宋明义脸上的神色变幻了几下,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辰哥,我也实在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您哪。”不阴不阳说着话,他也已经迈步走进了屋子里来,身后的两个保镖神色狠厉地看了他一眼,跟在宋明义身后往里走,站在门口处,边审视着屋子,同时隐隐间也守住了大门,好像生怕梁辰待会儿跑了似的。

    宋明义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都给我滚出去。难道不知道辰哥是大名鼎鼎的j省砥剑节打通关的绝世高手吗?就连龙天行龙大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逞什么威风?滚滚滚!”宋明义恶狠狠地挥手,没好气地骂道。

    两个保镖犹豫了一下,才悻悻地退了出去。房门重新关上,屋子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呵呵,看起来宋少今天的心情不算太好啊。”梁辰淡淡一笑,将宋明义让到了沙发前,亲自给他倒了杯茶,推到了他的面前,又递给了他一枝烟,两个人坐在那里,对头喝茶抽烟。

    宋明义边抽着烟,边琢磨这件事情倒底怎么开口。他今天亲自找上门来,当然是因为索因卡的事情。一直以来,几摩法内亚的事情都是他负责的,所以,那根杈杖,他必须要拿到手,否则一个搞不好,辛苦了这么长时间,耗费了这么多钱财,就全都要打水漂玩儿了。

    其实事先他也想到了,敢在威尼斯人出手救人的,而且还这么能打,并且还敢包庇索因卡的,肯定不会是普通人,所以今天才亲自来谈判来了。却没有想到,千算万算,却万万没有算到,这个人居然就是梁辰。

    如果是任何一个世家子或是达官显贵,除非是蓝家和龙家那样的庞然大物,否则全都不放在宋明义的眼里,他自认为还是可以轻松摆平的。但这个人居然是梁辰,他就不得不多加考虑了。

    毕竟,这小子现在声名鹊声,在整个华夏那些大家族内部都是极有名号,毕竟,那一次敢摔蓝家的面子,拒绝了蓝雨恬,也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虽然梁辰这个人好像没什么可怕的,宋明义也仔细查过他的背景,不过就是一个混暗秩序的江湖老大罢了,而且还是一省老大,在他们这些大家族人的眼里,实在不算什么。

    可问题是,就这么一个小角色,却接二连三,据说搞得暗秩序的几位大头儿都灰头土脸,白家也在j省铩羽而归,甚至就连在蓝家闹得那么大的泼天动静来,蓝家居然后来也是销声匿声,没有对他展开报复,这就有些不简单了。

    甚至江湖中有人传言,说他背后靠着官方的力量,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政治集团,所以蓝家才不敢把他怎么样。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官家把怒发。在这个世界上混,官家的力量永远才是最强大的,如果梁辰真要是这么一个背景的话,那宋明义现在面对着他,倒真要加上十二分的小心了。梁辰突如其来的杀出来,救了这个索因卡,倒底是为什么?难道他知道了索因卡的身份?想从中渔利?如果是有意为之,那这件事情就复杂了。因为他不知道这是梁辰自己的意思还是他背后势力的意思。要是官场中人也想在这件事情上搀和一腿的话,就实在难办了。要命的是,自己傻比呵呵的还曾经以为梁辰铁定要成为蓝家的女婿了,所以还跟梁辰透露过这个铁矿的事情,如果梁辰真的机警,就算不知道这个索因卡跟他们家族拿下这个铁矿的间接关系,恐怕也会嗅到与众不同的气味了。到时候,如果他不撒手,恐怕又是一个麻烦事儿。

    可是非洲的这个铁矿,他们宋家又是势在必得,怎样才能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就在从进屋到坐下抽烟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宋明义脑子里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听到了梁辰说的话,宋明义勉强笑笑,叹了口气,“是啊,心情确实不算太好。没想到我的人得罪了辰哥,要是惹得辰哥发怒那可麻烦了。所以,我这不是专程来向辰哥道歉来了嘛。”宋明义盯着梁辰,嘴里笑道,可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表情十分木然。

    “哈哈,宋少可真是会开玩笑。这是哪里话,按照道理来讲,应该是我去向宋少赔罪才对。毕竟昨天是我横里出手搅了宋少的事情,还打了宋少的手下。不过不知者不怪,我当时并不知情。如果要是当时知道是宋少的人在办事,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做这些没营养的事情了。”梁辰哈哈一笑道,也算是给足了宋明义的面子。

    “哪里哪里,也是我的手下莽撞,冲撞了辰哥,辰哥出手教训他们也是应该的。要不然,回去后我也会收拾他们的。这里我还要谢谢辰哥手下留情了呢。”宋明义勉强一笑道。

    两个人客套了几句,宋明义也不再藏着掖着,索性单刀直入,直接便问道,“实在不瞒辰哥,那个黑人小子就是个小偷,偷了我一件贵重的藏品,那可是我精心准备了多时,想在我家老祖宗八十大寿的时候送他老人家的寿礼,花了我三千万美金,所以,还希望辰哥把那个黑人小子的下落告知兄弟,等抓到他,我这里必有重谢。”

    宋明义丝毫不给梁辰辩解的机会,话里话外,摆明了就是说自己已经看到了梁辰把这个索因卡私藏起来了,你要是给,一切都好商量。你要是不给,那就是摆明了落我宋明义的面子,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具体利弊权衡,你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宋明义这么说也是想对梁辰做个试探,通过他的态度看看他倒底想不想涉身于这件事情之中了。

    不得不说,他这一招确实很巧妙,也很老到,一下就将梁辰挤到了墙上,充分地抓住了这件事情的主动权。

    梁辰闻言只是淡淡一笑,脸色很无辜地摊开了双手,“宋少这是哪里话嘛,昨天晚上的事情过后,我就再没见过那个黑人小子,也根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宋少如果向我要人,那可真是委屈死我了。不过宋少你放心,一旦我知道了那个小子的下落,必定会告知你的,绝不食言。”

    他在这里堂而皇之地就耍上无赖说上谎话了。没办法,兵者,诡道也,这是一场无形的刀光剑影的交锋,尔虞我诈也是必须的手段了。

    “好,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留了。有空咱们喝茶。”宋明义二话不说,站起来便告辞了。

    这种情况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梁辰是摆明了想要来淌这件事情了,他如果还不知道,那就是傻子了。告辞后起身便向外走,竟然连一秒钟都未多留。

    “也好,改天再聚。”梁辰淡淡一笑,将宋明义送到了门外,望着他怒气冲冲远去的背影,唇畔绽开了一丝微笑来。

    “他吗的,他吗的,梁辰这个王八蛋,他是怎么就杀出来的?我真恨不得一枪崩了他!”宋明义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茶几上一整套的仿青瓷茶杯几乎都被他摔碎成一堆瓷片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瘦削,却并不单薄。跟宋明义差不多一般大,但气质深沉内敛,神色古井无波,此刻正端着仅剩下的一个青瓷杯子浅啜茶水,抬头望向远处的天空,神色平静,没有说话。

    “水寒,我这都急得火上房了,你还在那里有闲心喝茶看风景?!”宋明义一腔邪火无处发泄,回头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年轻人低吼道。不过他却不敢太过不敬,因为这个年轻人可是家族外姓之中的栋梁人才,叫易水寒,有勇有谋,智计百出,绝堪大用。近十年来,每逢家族有什么危急险重的事情时,总是他在后面出谋划策或是直拉披挂上阵,为家族一次又一次立下了汗马功劳,宋明义再急再怒也不敢对他不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