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小插曲
    :

    索因卡抱着梁辰的大腿不肯松开,那几个人大汉皱着眉头,冷冷地盯着梁辰,神色极其不善的样子。

    梁辰一阵头大。他倒不是怕这几个体格粗壮的家伙,可问题是,为了这个曾经想偷自己东西还想把自己拉进赌场里的索因卡而跟人大打一架甚至得罪某些人,怎么说都有些荒谬。

    “你,放开他,走开。”一个黄种人大汉走了过来,抱着肩膀,狠盯着他道。他的汉语说得很流利,应该是一个华夏人。不过为什么要在这里追一个已经沦落为小偷的沓码仔,倒是不得而知了。

    索因卡一听这话,把梁辰的大腿抱得更紧了,两条胳膊跟铁铸似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死活就是不放。他很清楚,如果现在梁辰要是不管自己走掉了,那自己的下场将凄惨无比。至于他为什么坚信梁辰有能力救他,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昨天他可是在妈阁庙附近看到了刘国声待若上宾地把梁辰请到了妈阁庙中去。

    而烂面虎刘国声是谁?那可是整个澳门洪兴的五位扛把子当中最狠最牛叉的一个,绝对江湖大哥级别的人物,这边在澳门一跺脚,那边澳门都要颤两颤。能让刘国声这么尊敬并且亲自相迎的人,又哪里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所以,如果梁辰要是出面,自己肯定能化险为夷,现在他必须要紧紧抱住梁辰的大腿,一点也不能松开,就算用尽一切办法,也要让梁辰拉自己一把。

    梁辰听了那个黄种人大汉的话,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这位大哥,好像我并没有抓住他,而是他搂着我不放才对。又何来我放不放开他之说呢?”

    “那你就退后。”那个大汉原本想上来抓索因卡的,但看到梁辰气度非凡,从容镇定,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况且,能住在威尼斯人这种超豪华的渡假村兼澳门最大赌场之中的客人,身份也肯定不一般,他刚才也不敢轻易动手。只是言语威胁一下,先探探对方的底细,实在不行,再来硬的。

    “他抱着我的腿,我怎么退呢?”梁辰摊开了手,耸了耸肩膀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对面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得更加狞厉狠恶,不过一直抱着梁辰大腿的索因卡心底下倒是长舒了一口气,看起来,这个年轻的华夏人很有传说中的英雄范儿呀,即将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所以,他抱着梁辰的大腿抱得更紧了,片刻都不敢松开。

    “这么说,你是存心想护着这个黑鬼了?你知不知道,不管你是谁,如果这么做,会为自己惹下滔天的大麻烦,得罪了你根本得罪不起的人?到时候,就算你想退,恐怕也来不及了。”那个黄种人大汉咬牙低吼道。

    “嗯?得罪我根本得罪不起的人?这位大哥倒是不妨说说,什么人这么厉害呢?”梁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像是在逗弄他一样。

    那个大汉心头火起,他当然不能随便就当着一个陌生人说出来背后的东家是谁,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人,便怒吼了一声,“上!”

    随后他便直冲了过来,身后的三个人也同时迈开大步,腾腾地往前奔,尤其是那两个身材雄壮的家伙,全都二百三四十斤的重量,每一步都震得地面微微发颤。那个大汉就不信自己四个人还揍不趴这么一个看起来就是个在校大学生的年轻人。@&@!

    索因卡一见双方打起来了,倒是甚为机警,再也不敢抱着梁辰的大腿,一个骨碌便滚到了一旁去,往树丛里一扑,跑得比兔子还快。

    那个大汉早已经冲了过来,梁辰上身纹丝未动,下面早已经隐蔽无比地一脚踢了出去,正踹在膝盖上。那个大汉只觉得一条大棍狠狠地砸在了半月板上,登时一条腿无法发力,斜斜地冲了出去,扑嗵一声便摔在了那里,脑袋撞在了石凳上,头破血流,一下便昏死了过去。

    此刻那两个黑人也已经到了,四条黑檀子一般的大胳膊便向着梁辰罩了下来,四只蒲扇般的大手铺天盖地,几乎要把梁辰头顶上的天空都罩住。

    梁辰微微一晒,后退了两步,突然间又向前发力一冲,助跑跳起,随后在空中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身体居然面条般地一扭,早就避开了两个黑人大汉的手臂,右肘一肘狠狠地下压而去,登时便打在了左侧的那个黑人大汉的脖根儿之上,受此重击,那家伙登时便是身体一软,推金山倒玉柱般向前一趴,正压在了刚才那个被梁辰踹倒的黄种人大汉身上,两个人叠起了罗汉。

    梁辰甫一落地,便是身子一矮,左面那个黑人大汉眼前一花便已经失去了梁辰的影子,再低头寻找时,眼前突然间出现了一只拳头,虽然不算太大,却充满了恐怖的力量。*&)

    “砰”那由下而上的一拳已经在他的鼻子上炸开了花,鼻梁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声,那个黑人大汉满脸是血,仰面朝天地倒了过去,枕着叠罗汉的那位的身体晕了过去。

    解决这几个人根本用了都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后面的那个黄种人大汉刚刚冲到,才递出一拳,便已经被梁辰伸手便将拳头抓在了手里,微微一笑,突然间手上一加力,那个黄种人大汉狂嚎了一声,已经捂着自己的拳头跪了下去。

    梁辰手上的力量简直太大了,他感觉自己的拳头像是被一把超大号的老虎钳子夹住了,在人家随意一捏之下,指骨掌骨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碎裂掉。

    “你们的老板是谁?”梁辰微笑问道。这件事情确实有些蹊跷,这几个大汉居然费这么大的周折要抓一个烂赌鬼沓码仔走,是什么意思?并且,几个人有黄种人,还有黑人,一看体格就知道不是普通人,错非是梁辰,如果一般人,就算十个二十个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是,梁辰刚才眼神瞥掠之间,早已经看到了几个人虎口和掌心处都有厚厚的一层茧子,那明显是长年握枪训练留下的纪念,搞不好就是军人或是保镖佣兵一类的人。索因卡居然值得对方出动四个这样的人来抓他,倒真是好大的面子了。

    但是,梁辰想救索因卡也并不是完全因为好奇了,他当然有自己的理由。否则,不明底细,无缘无故这样出手干扰人家的事情,天天这么做,他将树敌无数,恐怕也就离死不远了。

    不过,伸手之间便打倒了四个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大汉,他连大气也未曾经喘上一口,惊得眼前那个家伙眼珠子都要瞪爆掉了。这倒底是哪里杀出来的牛人?简直不要太生猛吧?!

    “我们,我们没有老板……”那个黄种人大汉死死地咬着牙,捧着自己的手腕道。

    “哦?是么?”梁辰微笑着,手上再加了一把力气。

    “啊……我,我……”那个黄种人大汉痛得身体都颤抖起来,额上豆粒儿大的汗珠子噼哩啪啦地往下掉。可他就是死死地咬紧牙关,再不说话,倒是颇为硬气。

    这个时候,这附近的保安大概是听到了这边的声音,脚步声噼哩啪啦地响起,梁辰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再逼问下去,反而放开了那个大汉的拳头,转身疾快地走开,消失在树丛之中。

    至于剩下的事情那个大汉如何处理,倒是不关梁辰的事情了。

    平白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一个小插曲打扰了心情,梁辰也没有再想给刘莎莎打电话的心思了,只是负手往酒店走了过去,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回到房间,电话便已经响了起来,“辰哥,我保护不周,马上过来向你请罪。”电话那边传来了刘国声强抑惭愧和愤怒的声音。说起来,梁辰现在可是澳门洪兴的客座长老,地位跟尹望山平起平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刘国声也不敢怠慢。不过,梁辰身手超强,他倒是根本未担心过梁辰的安危,所以也没在这边特意加派人手保护梁辰。同时,威尼斯人也算是他们澳门洪兴拿干股的一个产业,属于他们罩的势力范围,根本没想到在这里还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儿。得知了消息之后,又急又气又是惭愧,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梁辰赔罪。

    “没事儿的,国声,你不必过来了,不过我倒是想麻烦你帮我查几个人,尤其是查一查他们背后的人倒底是谁。当然,我希望你秘密地去查,最后不要搞出半点动静来。”梁辰笑笑说道,随后将那几个大汉的体貌特征说了一遍。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这几个小子只要还在澳门,上天入地,我也能把他们翻出来查清楚。”刘国声拍着胸脯下保证,挂上了电话。

    这边电话刚刚放下,那边,门铃声已经响了起来。

    梁辰看了一眼豪华客厅中的监控屏幕,微微一笑,知道自己要等的人终于来了。“进来。”他按下了开门的按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