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第一关,酒池
    :

    梁辰悚然一惊,这位老先生远在澳门,却对大陆的事情如此熟稔,甚至可以说是了若指掌,可他现在提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略一思忖,索性沉默下去,也不回答,就看他怎么说。

    “其实我是想说,如果不借助外力,恐怕你现在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想化险为夷,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尹望山叹息了一声道。

    梁辰心底下有些糊涂,这位老先生居然开始关心起自己来了?要知道,今天自己明着是拜山,其实骨子里还是来踢码头的,毕竟,他是要为朋友平事过这洪兴鬼门五道关的,是为了平那十亿的债务。这位老先现在却关心起自己的状况来,倒底有什么企图?

    他脸上略略一动的神色变化瞒不过尹望山,尹望山慈和地笑了,摆了摆手,“梁辰,我其实并没有半点恶意。只不过是受人所托,想帮帮你而已。同时,你这个小伙子也确实很出色,我也动了惜才的念头。所以,我想说,如果你放弃过这生死难料的洪兴鬼门五道关,放弃帮你的那位朋友,过来帮我三年,在我尹望山的澳门,相信还没人敢动你。三年过后,你海外镀金,再次强势回归j省,相信,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的。”尹望山望着梁辰,微笑说道。

    梁辰一愕,皱起了眉头,“尹爷,是谁托您帮我?”

    “你觉得呢?”尹望山似答非答,含笑反问了一句道。

    “是杨司令?虞占元?秋林?”梁辰试探性地问题。

    “呵呵,全错。我确实认识他们,不过,还没有熟到能让我出手帮你的地步。”尹望山微笑摇头道。

    “那会是谁?”梁辰也有些发怔了。

    “算了,这个人你就不要猜了,或许你也不会想到是他。总之,现在j省的这场大劫难,非你一己之力所能化解的,如果你过来帮我三年,我给你最高的待遇,三年过后,这场纷争自动化解于无形,你再回去也不迟。毕竟你还年轻,再过三年,也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又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尹望山摆了摆手,阻止他再继续乱猜下去的念头。

    “怎么样?年轻人,考虑一下吧,我尹望山难得这样礼贤下士一回的。一半是因为友人的求情,另一半也是因为真的对你动了惜才之念了。”尹望山微笑问道,却是要他最后亮明态度了。

    梁辰沉默了下去,半晌,才摇了摇头,笑了,“无论如何,我要谢谢尹爷和替我求情的那个人,你们的关爱让梁辰永铭五内。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答应了朋友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到。况且,这也是当着妈祖女神的面前,我更不能临阵脱逃,做不忠不义之人,那也是对洪兴精神的污辱,对妈祖女神的玷污。想必,您也不希望这样一个人来做您的下属吧?”他抬起头,直视着尹望山,掷地有声地道。

    “好,好,好!”尹望山没有半点愤怒,依旧很平静,抚掌大笑,“不错,不错,梁辰就是梁辰,颇有当年为救兄弟一怒而入鬼门五道关的王海川前辈风范。替你求情的那个人果然没看错你,说你这个人有些愚忠愚义。不过自古以来,哪个英雄好汉不是愚忠愚义?好,既然你意已决,我也不再勉强,那就请吧。”尹望山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又向那个神像拜了两拜,伸手便在神像宝剑上轻轻一摁,随后,“轰隆隆”,整个石室都开始震颤起来,发出了巨大的声音,紧接着,便看见前面的石壁缓缓地向上抬起,一扇宽约五米高约三米的门露了出来。

    梁辰凝神望了过去,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四壁上古老的铜灯之中燃着几枝牛油大蜡,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

    “这就是洪兴鬼门五道关的第一关,酒池关。一路往前走,还会有活墙、火海、刀山、九墙八十一扇门四道关。酒池之中,全都是七十度的原浆白洒,为了迎接你的到来,昨天新注入的白酒,想必,好酒的人对这一关应该是欣喜若狂了。”尹望山微笑道,向前一指。他倒是干脆利落,见劝解不成,直截了当地开启了洪兴鬼门五道关。同时,也亲自将里面的规则也尽可能详细地讲解给梁辰听,梁辰凝神倾听,一一记下。

    不过梁辰倒是没想到,传说中的洪兴鬼门五道关,第一关居然是匪夷所思的酒池。当然,他更没想到的是,这洪兴鬼门五道关居然就设在妈阁神庙这座山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想必当年最后一次翻修妈阁神庙的人便是澳门洪门中人,因为信奉义字当头的妈祖仙女,于是便把这里当做了总坛,同时也将洪兴鬼门五道关设在这里了。

    “澳门的洪兴鬼门五道关,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全部越过,就连英雄盖世的王海川也在这里折戟沉沙,在第四关含恨而终。梁辰,我倒是希望,你能一步步走过去,创造一个历史,一个奇迹。只不过,我还是要再警告你一句,你之义,虽可取,但这关关相扣,实在是凶险无比,如果真的不行,也不要勉强了。”尹望山叹了口气,尝试着做最后一次努力。

    “既来之,则安之。我相信,当初澳门洪兴创始人洪开复洪爷设下这洪兴鬼门五道关,绝对不是为了难为那些忠义之士,而是考验他们的胆量和气魄。只不过天命不可违,人力有时穷,或是时运不济,或是实力不济,最后才导致含恨而终的结果。我之今天为义而来,想必洪爷在天之灵,妈祖女神冥冥之力,也一定会助我过这洪兴五道关。”梁辰大笑一声,一拱手,心中豪情万丈,举步便向着那间石室走了过去。

    “好,那我便拭目以待,也祝你马到功成。如果你能过这五道鬼门关,还依前言,非但你朋友的赌债一笔勾销,并且,澳门从此以后就是你的后山花园,你的避风良港,只要你来到这里,便可享受与我尹望山同等的待遇,生生世世,永不改变!”尹望山望着这个豪气干云宵的年轻人,没来由心中一阵激动,同样大笑着,拱手相送梁辰。

    他身后的刘国声几个人同样眼中满是崇敬地抱拳致古礼,在他们这些混江湖的人心中,梁辰这样为义而来、无畏生死的好汉子,才是真英雄,大丈夫!

    在几个人崇敬的眼神恭送中,梁辰已经走进了那个石室之中,“轰隆隆”,整个石室的闸门落下,石室之中恢复了平静。

    梁辰细细望过去,却发现整间石室密不透风,四面八方全都是石墙,又哪里有什么酒池?只有墙上牛油大蜡烧得正旺,将他的身影交错地映在了墙上。正在凝神细望间,突然间脚下石板震颤了一下,紧接着,轰隆隆的大响声再次传来。

    梁辰急急向外一跳,站到了石室门口的石阶上,于是,他便看见,刚才站立的地方,那块石板正缓缓地抽了出去,下面,浓烈醇香的酒味便传了过来。

    随着石板的缓缓打开,梁辰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石板下方,居然是一个深约五米的石池,石池底部,则是一个圆型将近两米的石窟。满满的一池七十度原浆白洒,此刻正散发着浓醇甘烈的酒香,不过这海量的白酒初时闻着可能会感觉香,可在这酒池旁边站上不超过半分钟,你就会感觉到薰薰然,天旋地转,同时酒味也不再是扑鼻的香气,而是辛辣无比的味道,刺激得人鼻涕眼泪一起流。

    这可是一池海量的高度原浆白酒,就算是酒量稍浅的人,恐怕站在这旁边不超过两分钟都要薰得醉过去了,更何况是潜入这酒池之中游过去?

    梁辰缓缓地吸气,定定地望着那一池清流见底,却是辛辣扑鼻的酒液。按照规定,梁辰必须潜入这石池下方,进入那个圆形的石窟之中,再在里面摸索通过三十米长的石窟,从那边浮出水面,才算是这一关过了。

    只是,想过这一关又何其之难?这七十度的原浆白酒可不比一池清水,如果在池中不慎呛进去一口酒,接下来的结局,恐怕没人敢想像会是什么样的。呛口水不打紧,屏住呼吸往前游就可以了。如果呛进去一口酒,就算是神仙恐怕也憋不住气了,而这个时候,又要潜入那个三十米长的石窟之中,进退不能,一个不小心,就要活活溺死在这酒池之中了。

    可是,无论如何,梁辰此刻也不能退却,只能前进,再前进。

    深深地吸气,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活动着身体,而后,梁辰伸脚入池中试探了一下,还好,酒液不是很凉,不至于让人潜进去脚抽筋。

    不过,脚泡里面泡得时间略长,便是针扎般的痛,像火在烧,那是酒精对皮肤的刺激作用。

    梁辰缩回了脚,皱起了眉头,想了想,从旁边的旅行包里掏出了一个装食品的塑料袋,深吸口气,然后便套在了头上,系紧,随后毫不犹豫地便一头扎进了酒池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