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好像不算小麻烦
    :

    “尹爷的谬赞不敢当,梁辰只是一介小辈而已,不敢与八十年前的王海川前辈相提并论。只不过这一次是为友而来,为义还债,说不得,也要冒昧地放肆一番了。”梁辰略躬身子说道。

    他很清楚这位尹望山的地位,虽然早已经退隐江湖,可他依旧是港澳台地区最资深的大佬级人物,如果论起资历和能量来,甚至比起总盟会的几位副会长也不遑多让,只比汪海全略微差上那么一些罢了,所以,梁辰说话尽执晚辈之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为友而来,为义还债,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年轻人,我真的很欣赏你的这句话,现在的年轻人啊,懂得义字这个真谛与内涵的人,真的很少了。”老爷子慨然一声长叹,像是在叹息世风的日下,人心的不古。

    “无论何时,我想义总在人心中,就算时代再变,也会做为一种永不磨灭的精神存续下去的。”梁辰肃容说道。

    “唔,说得不错,你就现在这个时代这种精神的一种体现了。”尹望山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像是赞扬道。

    “这个晚辈不敢当。”梁辰微笑摇头道。

    “敢不敢当,就看你敢不敢过洪门鬼门五道关了。”尹望山哈哈一笑,已经站了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大殿居然变得空荡荡起来,再没有一个人了。而后,尹望山已经走到了大殿旁边的偏门处,向梁辰招了招手,“年轻人,跟我来吧。”说罢,一挑帘子,已经走了进去。梁辰也随着他而去,刘国声几个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而来,不过,随着进了那个偏门,每个人脸上都现出了一种激动且又庄严肃穆的神色,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妈阁庙历经五百年的沧桑,与观音堂,莲峰庙,并称为澳门三大古刹,已经被毁过好多次了,最后一次翻建是在一八七七年。对了,小伙子,你知道妈祖的传说吗?”尹望山在前面走着,穿过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幽堂弄堂式的小径,负手前行,嘴里问道。

    “略微知道一些。妈祖是道教女仙,又称天后娘娘,天妃娘娘,传说中能预言吉凶,帮助海上的渔民和商人们化险为夷,消解灾难,所以,福建人与澳门人共同修建了澳门的这座妈阁庙。”梁辰略一思索,回答道。他也仅仅只知道这些了。

    “呵呵,你那都是书本上的知识。不过能知道这些,也算是难得了。”尹望山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边在前面信步走着,边继续说下去,“妈祖,传说是一位上天的神仙,这倒是没错的。但至于她的传说,却是五花八门了,但在我们当地,妈祖却是一位义薄云天的奇女子。传说她厌倦了天上的清苦,羡慕红尘的繁华,于是吵着要下界。玉皇大帝原本是不同意的,但被她缠得无奈,只得同意下来,但与她有个约定,那就是,下界之后,她不得因为任何事情动用仙力,乱了尘纲,否则就要受到上天的惩罚,化为飞灰,天界去不得,地府也不要,只能变得孤魂野鬼忍受世间罡风洗礼。于是,来到凡间的妈祖女神自由而快乐地在世间徜徉,最后来到了澳门,在这里定居下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只不过,她刚来的时候,因为不能动用仙力,所以蓬头垢面,饥肠辘辘,昏倒在了渔村口,是当地的渔民救了她,后来,她就在这里定居下来,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她跟这里的渔民们关系处得很好,渔民们也都拿她当自己的女儿。有一次,渔讯传来,据说有一个大渔群向着这边迁移过来,所有的渔民都兴高采烈地准备去打渔,但妈祖能感应天象,知道将会有一场暴风雨,于是苦劝他们不要出海打渔,但渔民们不听劝阻,全都出海了。结果,他们刚刚出海不到半天,海上就刮起了飓风,整个渔村的老人孩子妇人们全都嚎啕大哭着跪在海边,乞求海神的保佑,而妈祖女神也感到了凶险,如果她再不出手,那些挣扎在飓风中的渔民们就会死掉了。为了孩子们不要失去父亲,为了女人不要失去丈夫,为了白发双亲们不要失去自己的儿子,为了报答这些视她如女儿或是妹妹的渔民们的恩情,妈祖不顾与玉帝的约定,终于动用了仙力。结果,大海上风平浪静了下来,暴风雨远去了,但就在渔人们平安归来的那一刻,妈祖却化为一道青烟,消散于天地之间。当地的渔民们这才知晓,原来妈祖是女神,是她不顾惜自己的生命救了他们。为了感恩,也是为了让妈祖女神流离失所正在承受世间罡风刀剑般交逼的灵魂有个定居之所,免受痛苦,所以,大家才修了这座庙,还这份情,一直延续至今,五百年。”尹望山用充满感情的语调终于结束了这个故事的叙述。同时带着梁辰七穿八绕,绕过了无数个幽深且不知名的小门,仿佛要去往一个神秘的不可知之地。

    梁辰倒是听得有些入神起来,久久不做声,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年轻人,这个故事好听么?”尹望山负手回头望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

    “呵呵,其实我觉得,好听的不是这个故事,而是这个故事背后的喻义了。”梁辰思忖了一下,缓缓地答道。@&@!

    “噢?这句话怎么讲?”尹望山倒是被他这一句话勾起了兴趣。

    “依您所说,我倒是觉得,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神话传说了,更是一个阐述义字精髓的道义故事。”梁辰神色肃起来,点头说道。

    “哦?说说看。”尹望山兴趣浓厚地盯着梁辰。

    “其实我个人觉得,透过这个故事,如您所说,分明就能看得到一个义薄云天的奇女子,为了一个义字,不惜以身死来还情,这才是我们江湖中最信奉的道义精神。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这也应该是我们洪兴澳门分枝最为信仰的妈祖精神了。”梁辰看着沈望山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身后的烂面虎还有其他几个精干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精诧至极的神色,惊诧中又混合着敬服——无论是谁生得这样一个聪明的脑袋,都会让人很服气的。*&)

    尹望山哈哈大笑,站住脚步,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说得不错,说得太好了,只不过,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受过谁的指点,才能说得出我们澳门洪兴分枝信奉的义之理念与精神,说得出我们精这们神的载体。”他兴奋中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人告诉过我,一切只是凭着直觉。或许,也是因为您的故事很生动才感染了我,让我福灵心至而已。”梁辰摇了摇头微笑说道。

    “唔,原来是这样,好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不愧是能让老虞动过收你为义子念头并且能跟秋林玩儿到一起的年轻人,果然有过人之处。”尹望山望着梁辰,眼神里一片赞叹。

    说着话间,几个人已经穿过一条小径,走到了一间并不算的屋子里。

    只见屋子里正前方,供着一尊神龛,神龛上是一尊微缩版的妈祖女神像,不过这尊女神像跟平常的女神像并不一样,虽然相貌是一样的,但却并不是那种慈眉善目,爱尽世人的大慈大悲像,而是手里倒提着一柄宝剑,剑锋隐于肘后,左手掐了一个剑诀,摒指指向前方,眉宇间一片英气,尤其是那双眸子,是用最好的墨玉雕成,黑亮亮,真像是活人的眼珠儿,而整座雕像雕得栩栩如生,好像随时这尊神像就能活过来,仗剑三尺,快意人间。

    做工之精巧,令人叹为观止。

    同时,这座妈祖女神像两旁还有一副对联。右联是:地镇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左联是:门朝大海,三阖河水万年流。这可就是有名的洪兴联了。只要略微知道一点道上事情的人,基本上都熟悉这副对联。

    神像下方,是一个已经发黄发旧的破蒲团,上面有着经常跪拜造成破损的两个凹痕。

    自从走进这间屋子开始,刘国声几个人便默不作声,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仿佛这间空荡荡只有一尊神像的屋子里有着令他们无比敬畏连话也不敢说的强大力量,生怕惊扰触怒了他们而被他们责罚。

    “梁辰,听说你最近在j省,好像惹下了不少很厉害的对头,现在正挖空心思要将你置之于死地,甚至就连赵满堂和李满江还有逮满春那样的老怪物都被你惊动了?”尹望山在那个神像前方拜了两拜,上了一柱香,凝视了片刻后,转过身来望着梁辰,脸色肃重了下来。

    梁辰倒是怔了一下,不明白尹望山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依旧谦恭地答道,“是,确实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小麻烦?呵呵,据我所知,好像你的这个麻烦,并不算太小,甚至黑白两道都能数得上的人物,你全都得罪了,有些人,甚至是连我也有些忌惮的了。”尹望山望着梁辰,意味深长地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