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阴风迭起
    :

    “李书记过奖了。”房德坤挪动了一下屁股,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说道。

    “这不是过奖,而是真心话嘛。我上任之后这一个多月,对j省进行了全面的调研,江城市做为全省工业发展的龙头老大,这么多年来一直发挥着强大的龙头带动作用,gdp连年增长,工业增速也位居全国三十几个省会城市中前十名,做为落后地区来讲,这种成绩已经很骄人了,而这一切,都与房书记你在任内密切相关,房书记功不可没,又何必自谦呢。”李治国望着房德坤亲切地笑道。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房德坤赶紧继续谦虚。

    “其实我觉得,以你的这种能力,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去施展你的能量,把你摆在现在的这个位置上,确实是有些屈才了。对此,我有时间会向上面的领导反映一下。”李治国笑笑说道。

    房德坤当然明白李治国的意思,这个上面的领导绝对不会是省委钱书记这位一把手,而是中央一级或是更高层次的老领导,真实的意图大概就是他背后的那株大树。于他的身份和后台而言,省内的领导,就算是省委书记一把手,也未见得就能得到他的真正认可。

    “那太谢谢李书记了。”房德坤又惊又喜,躬身致谢。说起来,他这个人确实还是有些本事的,全无背景,而是靠着自身的能力一刀一枪从基层杀了上来,坐到了今天的这个位置。

    不过,他当然也更清楚,在没有靠山和后台的情况下,他最多也就止步于今天的这个位置了,再想向上前进一步或几步,除非是巨头真正地为自己说话,否则的话,终身不可能再前进一步了。毕竟,这是现实官场的潜规则了。

    “唔,不客气,发现人才,举荐人才,让物尽其能,人尽其才,这也是为官一任者应该做的事情。”李治国摆了摆手笑道,可这句话却打起了官腔,同时,眼睛一直盯着房德坤,时刻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房德很清楚,现在该到了自己表态的时候了。

    如果自己依旧如刚才一般不咸不淡地应付着,李治国这样的人当然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这番话谈话马上就会结束,而自己梦想中的高枝也就会离自己远去了。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高枝主动伸过来,助自己仕途上更上一层楼,那就不可而知了。可如果自己更的应了下来,表明了态度,前途怎样,他自己也并不清楚。要知道,再过一段时间,最高层马上就要进行换届选举,各大政治势力集团正在动用所有的力量,你争我斗,争取着从上至下各种人脉及政治资源,将这些资源全部绑上自己的战车,进行最后的较量,为赢取未来几年脚根站得更稳,能影响甚至是主导整个华夏的政治局势的局面做着不懈的努力。政坛剧变,现在正处于最最动荡不安的阶段,自己如果上的这艘船能够一直乘风破浪,不倾不覆也就罢了,如果要是真的翻到大海中去,别说自己不能前进一步了,就算能前进一步,也照样会被这个政治集团的对立面直接一竿子捅下来,到时候能不能保住现有的位置都不好。

    倒底怎么办?

    房德坤心中权衡利弊,思来想去,一时间也不好回复,沉默了下去。李治国也不着急,任凭他去思忖,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官场中人成熟的表现。

    端着茶水,他浅啜着,只是望着房德坤,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看他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知道他心中有些畏惧,所以才摇摆不定,微微一笑,有意无意地问道,“房书记,我看过你的履历,今年好像你已经五十三岁了吧?”

    他这一句话,让房德坤登时一怔,进而心中豁然醒悟过来,也是的,今年自己周岁已经五十岁了,若论虚岁都五十四了,在官场又还能有几年好混的?莫不如趁着现在的位置博他一次,真要上了这艘大船在仕途上前进一步,也算是了了自己的心愿。否则的话,恐怕再干个三年五载,自己也要离开这个职务了。既然都这个年纪了,又有什么值得犹豫的?

    “吗的,干了。”房德坤隐蔽地狠狠捏了捏拳头,再抬头时,已经是满脸笑意,“李书记体贴恤下属,居然连下属的年纪都记得这么清楚,这也是我们做下属的福份,我也深为有李书记这样的上司感到骄傲和荣耀。”他脸上的笑容真诚无比,这也是摆明自己态度的必须表现了。

    李治国笑了,主动向他伸出了手去,“一样的,有德坤同志这样的好下属,哦,不,以后或许还会是好同事,同样是我的福气和荣耀。”

    房德坤赶紧伸出了手去,两只肥厚的手掌据在了一起,相互间摇了几摇,再次分开。李治国这么说,让他心中更是惊喜,他知道,这是李治国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认可自己的表现了。

    “唔,我听说,j省的社会治安情况,好像一直不太好。甚至年前我下乡检查的时候,就亲自看到了两伙流氓公路上斗殴。最近,初二开始,又听说有什么社会黑帮大火拼,看起来,真该下大力度整治一下了。说起来,我是分管全省政治工作的,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我的失职啊。”李治国好像有些痛心地叹了口气道。

    “确实,最近社会治安不太好,那些流氓闹得太像话。不过前几天我们江城警方搞了一个雷霆行动,打黑除恶,一口气抓起了几百人,社会治安现在还算稳定一些了。”房德坤有些不安的挪了挪屁股,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说起这个雷霆行动来,他还是有知道的,当时警局搞这个行动,绝密行文,他也是审批了的。虽然他不知道李治国突然说起j省的社会治安形势,尤其是提到了江城,这倒底是什么意思,但把这件事情举出来,多少也能让自己挽回点颜面。下属出力,上司请功,这也是华夏官常态了。

    “唔,我倒是听说了这个雷霆行动,搞得不错,不过,力度还是不够嘛,该抓的人依旧逍遥法外,成为漏网之鱼。”说到这里,李治国摇头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房德坤心中就擂响了一面小鼓,李书记这分明是持否定的态度啊,并且还提到了什么“该抓”的人,这个该抓的人,倒底是谁?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自然长了一颗玲珑心肝,赶紧凑了过去,小声地问道,“李书记的意思是说……”

    李治国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从桌子上拿起烟来,房德坤慌忙给他打火点上,深吸了一口,悠然吐出了一阵白雾,李治国淡淡地一笑,突然间问道,“新发村除夕夜特大火灾,查得怎么样了?”

    他这突然间的一个转向,让房德坤有些莫名其妙,轻咳了一声,“查清楚了,确实是小孩子玩烟火造成的。”

    “真是这样么?可是我感觉,这里面好像还有疑点啊。就说那个救火英雄梁辰吧,怎么就那么准时地出现在火灾现场呢?还带着那么多人。另外,这么大的火,他居然能连救多人后,死里逃生,自己的人连半点寒毛也烧到,这好像,有些不太符合现实嘛。”李治国抽着烟,似笑非笑地望了房德坤一眼,有些话,他不需要直接说,略点一下,相信这个下属就一定会懂的。

    果然,房德坤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李治国居然提到了梁辰,而且,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颇为不善。这让他心头鹿撞,极为惊喜。要知道,他恨这个梁辰已经不是一天半天了,先是有自己的儿子因为追女人而折羽在梁辰的手中,受尽了他的鸟气,向自己哭诉个不停。现在他包的一个小情妇也是当初被梁辰从大学城那边赶出来的,枕边风岗岗地吹,况且小情妇还怀了自己的孩子,就算没有自己儿子的那档子事儿,他现在也是恨梁辰入骨了,正愁没有把柄拿下他,现在这个主动为自己送上官帽子的李书记,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儿隐晦地表达了对梁辰的不加掩饰的恶意,让他一时间又是迷惑又是惊喜起来。

    不管怎么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况且,眼前这位原本就是拉自己上船的朋友,他当然知道接下来要怎么说,怎么做了。

    眼睛旋即亮了起来,“是是是,李书记说得对,是我太疏忽了,偏听轻信。我立即回去组成一个专门联合调查组,调查此事,挖出真正的火灾起因。”

    “唔。”李治国点了点头,“另外,还要透过表像看本质嘛,有些事情,并不像表面的那样简单了。”

    “是是是,李书记说得对,我一定深挖本质。照我看起来,这个梁辰很可能就是纵火人,至于他有什么样的目的,我一定会挖到底的。”房德坤一咬牙,压低了声音,小声地道。

    李治国很是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接下来,在一阵烟雾缭绕中,两个各怀机心的人,就如何透过表面看本质,进行了一番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