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猜测
    :

    “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是真是一场考验,今天的这件事情也不能就这么算了。j省可以放弃,但这几个人不能放弃。这不仅是脸面问题,更是一个威信问题。否则的话,如果我们连手下的人都保不住,在这个人心浮躁的社会里,谁还能再一心无二地为我们做事?梁辰这个小崽子,只不过是虞占元恶心我们的一条狗罢了,打痛这条狗震慑一下主人也没什么,并不能证明我们不忠。”李满江一双鹰目望向遥远的北方,眼神锐利如剑,仿佛能于无形中隔空击杀那个落了他面子的小辈!

    正于此时,旁边有一个下属拿过了电话,躬身递到了李满江的身前,“三爷,您的电话,j省情况有变。”那个下属小心翼翼地说道。汪海全早年手下有四大金刚,既是师弟,也是结义兄弟,赵满堂排行第二,李满江排行第三,逮满春第四,虞占元第五,所以,总盟会这边的人尤其是老人们,都喜欢按照以往的遵称李满江为三爷了。

    李满江皱了下眉头,接过了电话,听了几句,脸上神色顿时一寒,“啪嚓”,手中的电话居然被捏成了一片碎粉。

    “这个小辈,简直欺人太甚,居然动用白道的力量把我们的人都关了进去。混帐,简直就是混帐!”李满江狠狠地捏着那把碎片,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什么?韩平他们居然被抓进局子里去了?”逮满春也狂吃一惊,脸上又开始变得碧油油一片,像一片盛夏铺展的青草地——气的。

    如果梁辰让张凯将韩平几个人抓起来,哪怕是动私刑,他们都没这么愤怒。现在,居然玩了这手阴招,把他们抓进了警局里去,让白道的人招呼他们,他们真正地被激怒了。这又是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

    要知道,他们做为暗秩序的存在,最大的对立面当然就是华夏真正的统治阶级明秩序,而警局白道就是这个统治阶级官方机器最坚定的代表,让对立面把他们这些混江湖的人抓进去,那就是一种赤罗罗的羞辱,是对他们的一种最大限度的嘲讽和鄙视,身为整个华夏暗秩序最大的巨头之一,他们又如何能再忍得下去?

    “这个小辈,他倒底想要干什么?”李满江狠狠地握了下拳,随后松开了手去,一片电子碎屑悄然从指缝儿中落下。

    “无论他想干什么,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下去。”逮满春怒哼了一声道。

    “稍安勿躁。”李满江想了想,摆了摆手道,指了指自己的那个手下,“给我接梁辰的电话,我要亲自问问他。”李满江平静下来,鹰目中闪着莫测的光。

    “你亲自给他打电话?是不是太抬举他了?要是传出去……”逮满春怔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觉得,这个小辈一口气将我们三大副会长都得罪狠了,他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就算他再没脑子,想必也应该知道树敌过多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树立我们这样的强敌。除非他是不想在这个体制中混了。”李满江冷冷地一笑,转头问道。

    “你是说,他是得到了会长的授意,又或者是,他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以至于让他根本不在乎我们?”逮满春悚然而惊,望向了李满江,就看到了李满江一对鹰目中同样疑惑的神色。

    “所以,这个电话,我有必要给他打,甚至必要的时候,你我二人,其中之一真要去一趟才可以平息这件事情了。如果,真是出于会长的授意,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他向会长表达我们的忠诚。当然,如果他身后真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也不妨揪一揪,要是他真别有用心……”李满江思索了一下,鹰目中闪烁出阴冷的光芒来。@&@!

    “也好。”逮满春眼里露出了钦佩的神色,点头应了下来,不在游移。在他心底,逮满春其实并不比赵满堂差,只不过,赵满堂向来过于强势,而李满江向来略为低调罢了。

    不过随后又有些担忧地道,“如果那小子要真是不开面儿,怎么办?”

    “无所谓。我们现在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会长面子。如果他真不开面拒绝我们的善意,那他真的就是在找死了。一条狗,何敢如此嚣张?”李满江冷冷哼道,鹰目乍开乍合之间,森森杀机毕现。

    “也好,不如,这个电话先由我来打吧。三哥你别先别出头。”逮满春思忖了片刻,抬头说道。

    “好。”李满江点了点头。*&)

    雪,越下越大了。原本属于南方城市,几十年都不下一场雪的上京市,变成了一片粉妆玉琢的世界,可经年不遇的寒流,也随之而来。

    大学城,朝阳安保公司基地。

    已经值深冬,寒意正浓,基地中却是嘶吼声一片,几千人同时训练的场面无比壮观的。雄性的呐喊声响彻整个天宇,每个人都在向着更高、更强的方向拼命压榨着自己体内最后一丝精力,投入到无比火热的训练中去。

    梁辰站在一旁,脸上一片热汗,身边李吉几个人同样气喘吁吁,他们刚刚跟着辰哥练完了一圈儿回来,累得够呛。

    “辰哥,你就不能给我们留点面子么?出手那么狠,我的脸现在还痛呢。”李吉揉着脸上的一块乌青,抱怨道。刚才练完了一圈儿所有项目,梁辰又跟几个人徒手实战博击,结果李吉、马滔甚至包括高羽都上去了,全都被揍趴下了,众目睽睽之下,羞得他们连头都有些抬不起来了。

    “现在丢脸总好过以后丢命。辰哥教给我们的都是最实用的东西,遇到危险时能用得上的东西,自己好好体会领悟吧,光想着丢脸,有毛用?”高羽边吸着冷气边揉着肋巴扇儿,刚才这里被梁辰踹了一脚,饶是以他的抗击打能力,如果不是梁辰腿下留情,最少断五根肋骨。

    “辰哥,电、电话……”王浩然呼哧带喘地跑了过来,递过了电话。刚才他也参加了训练,只半圈儿,就趴在地上装死死活不起来了。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只好翻着白眼儿任凭他自个儿没羞没臊地退了下去,恨得李吉在他屁股蛋子上踹了好几脚,到现在上面还有好几个大脚印子呢。

    不过也没人苛求他什么,毕竟,朝阳也不是所有人都要那么能打的,家里面的大总管差一点儿也没什么,况且如果这么带带拉拉的练下去,就算不是最能打的,拉出去到社会上,三五个人也同样近不了身,只要能自保就可以了。

    “谁的?”梁辰正跟李吉几个人讲解着刚才自己的几个一击制敌的实战技巧,边接过电话问道。

    王浩然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凑过来低声地说道,“是逮满春副会长。”

    “什么?”旁边一群人眼睛登时就瞪圆起来,高羽皱起了眉头,有些担忧地望向了梁辰,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多更深层次的东西。

    梁辰脸色平静,压了压手,已经走到了一旁去,接起了电话。

    “我是梁辰。”梁辰平静地道,根本没有因为李满江的身份而有半点不安的感觉。

    “我是逮满春。”逮满春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很是喜庆的声音,让人一听就联想到了他那更有喜感的胖胖的双下颌。

    “逮会长您好,承蒙您亲自打电话垂询,晚辈不胜荣幸。”梁辰客气地说道。

    “哪里哪里,梁辰你太会说话了。”逮满春打了个哈哈,客套寒喧了两句之后,直接便切入了正题,“梁辰,听说朴成顺还有韩平他们几个人,进了警局?”

    “唔,是有这么回事。”梁辰点头应道,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警惕。虽然他想到过李满江和逮满春一定不会肯善罢甘休,但逮满春亲自打电话给他,还是让他吃惊不小。边快速地思考着逮满春的用意,边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唉,这是怎么搞的嘛,居然进了警局了,倒底是因为什么嘛?”逮满春明知故问道。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了。警局这一次搞的雷霆行动很是隐密,并且太过突然,我的人也在具体打探情报,但一时间并没有反馈回来。”梁辰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哦,原来这样啊。”逮满春尽管早就料到梁辰会装糊涂,却没想到他会装得这么彻底,心底下有气,却不好表现出来,只能打个哈哈略了过去。“无论怎么样,你们都是暗秩序统一体制下的同门嘛,况且你也说过要去捞一捞他们的小弟,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计前嫌,也捞一捞他们吧。虽然他们有些小矛盾,但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关起门来还是一家人,怎么闹都行,但他们被白道抓了,你们这些做老大的,脸上也不好看嘛。”逮满春依旧语带笑意地问道。

    “呵呵,逮会长所言极是,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不过,能力所限,也未必就能真正营救成功了。”梁辰笑笑说道。

    “这个小兔崽子……”逮满春碰了个软钉子,恨得直咬牙,却不好再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轻哼了一声,像是两个人闲聊般带着几分随意地问道,“梁辰啊,汪会长说,这件事情具体事务都交由你们自己处理,怎么处理,现在有具体的意见没呢?”

    梁辰微微一哂,这种问话真的很没技巧,不过以逮满春的身份,倒也没必要跟他玩什么技术含量了。

    “哦,逮会长垂询,我当然不敢不答,只不过,我想知道,逮会长这是代表总盟垂询呢,还是代表自己垂询此事呢?”梁辰微笑反问道,这一次,却不再是软钉子,而是岗岗硬的铁钉子,险些把逮满春呛得一口血喷出来,心下大怒,这个小兔崽子,也太骄横太不上道了吧?!他哪里能说这是会长的意思?如果这么说了不是给自己穿小鞋找别扭么?可如果说就这样直说是自己的意思,也未免太掉价了,让梁辰这么一挤兑就被迫现原形,让他这个副会长情何以堪?

    “随便聊聊问一问嘛。在听证会上,你这个年轻人表现得确实很抢眼,堪称绝艳惊才,有胆色、有韬略,实属咱们盟会这么多年来难得一见的人才,所以,尽管在会上我们有些小摩擦小矛盾,但李会长和我也是对你极为欣赏的,尤其是李会长,对你也起了爱才之心。故而打个电话,全当做你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嘛。”逮满春含糊遮掩了过去。这小子锋锐太盛了,自己倒是要小心被他割伤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倒要感谢两位会长对我梁辰的青眼有加,也让晚辈不胜荣幸。至于如何处置几位老大的事情,其实我觉得逮会长不应该问我嘛,应该问我们j省的顺位老大才对。我又哪有资格对这件事情说三道四、指手划脚呢?”梁辰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一下,明显听着那边逮满春喘气的声音粗了起来,显然是强抑愤怒,心底下暗笑,却也不好太不给这位副会长面子,顺势转了个弯子,“不过,既然是闲聊,我自己的意见就是……”说到这里,梁辰语气的凌厉起来,“我朝阳人素来信奉人不犯我人不犯人的信条,但并不能证明我们软弱,我们好欺负。无论谁想欺负我们,无论背后有多大的后台,有多强势,都要必须要付出十倍的代价,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最后两句话,充满了浓得的血腥味道,听得逮满春心头大怒的同时,也是微微一凛,看起来,这个梁辰好像要动真格的,并且,心意已决,像是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了。

    不过他依旧不死心,还想做做努力。毕竟,罗祥和朴成顺是他最忠心的一个兄弟的儿子,尤其是朴成顺,自幼就在他在身边长大,视同已出,虽然没什么本事,而且特别贪好女色,但这一次他依旧把朴成顺外放出来做地方老大,对朴成顺的爱护倒是可见一斑了,他自然不希望他们在这鬼地方出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