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让你说,你便说
    :

    视频终于播放完了,整个会议室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沉默着。李满江和逮满春脸色一片铁青,却是只能继续保持沉默,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事实就摆在那里,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恨也只能恨这个梁辰太狡猾,恨自己的手下猪一样愚蠢,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尤其是逮满春,脸上青得几乎碧油油地一片,跟碧水寒潭似的,看上去很是恐怖。梁辰以朴成顺为突破口狠争地扇了他们三个副会长狠狠地一记耳光,而朴成顺则他的手下,这让逮满春胸口堵得有若一块大石头狠狠地压在那里,几乎都快要憋屈得吐血了。如何处理、j省的利益之争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梁辰给他的这个耳光实在太狠了,面子被人剥下来踩得稀烂,在汪会长面前,他根本连台都下不来了。

    赵满堂此刻脸色反倒是平静下来,只是凝神盯着梁辰在看,仿佛要将梁辰脸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看清楚,看清楚这个人倒底是来路。

    虞占元这位大炮筒子此刻也出奇地保持了沉默。原因无他,事实都摆在那里,铁证如山,再多说什么就是画蛇添足了,接下来,就看汪会长怎么断这件事情了。

    其他的j省老大也俱都沉默着,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就看汪会长怎么断这个事情。现在他们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刘宇和王见远脸上阴晴不定,不过心底下现在却是暗自庆幸,好在自己两个人明智,并没有搀合进去,只是挑动着其他几个人眼梁辰干,现在这几头傻货当了炮灰,自己两个人却能置身事外,隔岸观火,虽然有些阴损,最终却保全了自己,也是殊为不易了。

    不过庆幸的同时,他们对梁辰也是更加忌惮起来,这个梁辰如此厉害,先是示敌以弱,而后突然间发力行雷霆一击,出手又狠又准,直奔命门,打得这四位老大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如果当初自己要是冒冒然地真掺与了进去……想到这里,王见远额上渗出了密密的一层冷汗来,回头看了刘宇一眼,心底暗道,“幸亏听了宇哥的话,否则我们也要完蛋了,最低限度也要被逐出j省,也没脸回上京了。”

    汪海全也不说话,脸上依旧一片平静,手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神态悠然,可谁都知道,这位会长年轻是怎样的杀伐决断的一个人,现在虽然年老身残,脾气秉性收敛了好多,但这头狮子再老迈,也是一头狮子。现在的他,越是平静,过一会儿之后的爆发恐怕就越可怕。并且,他平生最崇尚的就是一个义字,最痛恨做大哥的不顾下属生死,甚至用家人性命威逼下属去做什么,很多人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那几位老大的悲惨结局了。

    韩平几个人脸色苍白如纸,身上一层接着一层的透汗不停地往外渗,毛衣都快湿透了。肃静的会议室里平静而压抑,每过一秒都是那样煎熬,让他们艰于呼吸,时刻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所有人都在沉默,没人敢说话,只有乔远的老婆低低的哭泣声依旧在会议中回荡不休。

    许久,许久,沉默了半晌的汪海全才缓缓地开口了,只听他问道,“梁辰,结果已经很清楚了,这件事情,你觉得应该怎样处理?”

    所有人登时全都错愕地惊在了当场,没有人会想到,汪海全会长居然并不是像往日一般杀伐决断,直接了断地做出了决定,反而是在征询梁辰的意见。并且,更让人错愕的是,就算是要问话,尤其是问这样大的事情最后的如何处断,居然没有去问张凯,而是在问梁辰。要知道,梁辰现在的身份不过就是个终身制荣誉老大罢了,虽然对j省暗秩序事务有发言权和建议权,但绝对没有处决权,汪海全就算是问,也问不到梁辰头上,应该是直接问j省的顺序一哥梁子恒的代言人张凯才对。但现在,他偏偏就问到了梁辰。这倒底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众人心底猜测纷纷,却是天威难测,根本猜不出来。

    梁辰也是一怔,心念电转,思考着汪海全问他这句话的种种可能,半没有立即回答,半晌后,才微微一笑,答道,“汪会长,长幼尊贵秩序不可乱,有梁子恒大哥的代言人在这里,我也不好赵殂代疱,胡乱做决定,所以,还是请梁子恒大哥的代言人拿出一个处理意见吧,无论什么样的意见,我都支持拥护,绝无半点反对。”

    他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与他对立的人不禁都在心底下大骂,“这个狡猾的小混蛋。”也是的,就算死人都知道张凯是梁辰的下属,是梁辰硬生生推到了现在j省一哥代言人的位置上来的,他做出的决定能不向着梁辰么?至于支持拥护,那全都是他吗的一句废话。并且,无论是汪海全试探也好,是真实想法的表达也罢,还是出于其他种种目的,总之,梁辰借着这一招,玩儿了一个金蝉脱壳,就是不接招,也不表态,看你汪海全怎么办。这小子,年纪轻轻,却忒地油滑,几个副会长齐齐皱眉望着梁辰,对他的评价与警惕又高了一层。@&@!

    哪想到,汪海全却是淡淡一笑,只是直视着梁辰,“让你说,你便说。江湖中人,讲究的便是一个快意恩仇,直抒胸臆,畅快淋漓。我们又不是官场中人,又何必学那官场中的左右逢源,八面玲珑?”他这番话虽然依旧语气平静,但内底下却潜藏着那一腔江湖草莽英雄气,潜藏着一腔不老的血性与豪气。

    梁辰隐蔽地皱了下眉头,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棘手起来。最主要的是,现在他搞不清林汪海全的心思倒底如何。按理说,他不应该偏帮偏手,应该公正公平,所以,从道理上来讲,梁辰如果依照本心拿出自己的处理意见,应该是没问题的。但实际情况好像也未必,如果梁辰真依照本心拿出了自己的处理意见,就势必要将汪海全挤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因为汪海全如果同意了他的意见,那也无异于当着小辈们的面,狠狠地打了三个副会长的耳光,而汪海全如果不同意,同样也要让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虞占元寒心,让j省的局势更加混乱起来。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对汪海全的威信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一直以来都以公平公正示人、以德义为先主政华夏暗秩序的汪会长,处事居然有失公允,也会失了人心,更为助长那些不良丑恶的窝里斗风气,时间长了,搞不好出现内乱都有可能。

    倒底怎么办?

    一瞬间,梁辰脑海里闪掠过无数个念头,同时紧紧地盯着屏幕中的汪海全,可他失望了,汪海全脸上依旧古井无波,平静得跟一汪千年老井似的,从他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端睨来。

    向来处事果断从来都不拖泥带水的梁辰,现在也有些不知如何应答起来了。*&)

    抬头望向了虞占元,想从虞占元那里得到什么暗示,但虞占元此刻却只顾着把玩手里的紫砂壶,根本也不抬眼看他一眼。

    无论如何,这个回答是逃不过去了,就看怎么回好了。定了定心神,梁辰心下暂时有了计较,缓缓开口说道,“汪会长,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别有用心,蓄谋发动,还是临时起意,看我不顺眼,总之,只要事情发生了,就不再是一方的责任,双方都有份,只不过,承担责任的大与小问题而已。所以,我会对我的兄弟回去严加管教,并且我旗下产业歇业一个月,不再开张,但这一个月应该上缴给总盟会的红利,我分文不少,按照上月红利两倍进行上缴。”

    “哗……”这句话一出口,登时现场所有人都不自禁地惊呼出口,尤其是梁辰的兄弟们,更是无法接受这个结局。

    怎么他们是受害的一方,现在胜利了,反而要这个自虐?辰哥这倒底什么意思?

    不过,朝阳人一向组织性纪律性极强,并且唯梁辰为天、为神,只要梁辰做出的决定,尽管他们心底下再疑惑,也依旧不会反对,因为他们知道辰哥是绝对不会无地放矢把损害到全体兄弟的利益。

    所以,没有一个人发出哪怕是半点惊诧的声音,但眼神里巨大的疑惑却暴露了他们此时真实的想法,他们猜不透辰哥倒底想干什么。

    赵满堂几个人一听到梁辰的这番话,禁不住眉头全都皱了起来,他们在江湖上混了多少年了?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隐隐约约间已经猜到了梁辰倒底想干什么了,但现在他们只能任由梁辰说下去,无法阻止了。

    汪海全脸上神色不变,可是眼神却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由最开始的感兴趣变成了现在的一抹惊诧,隐隐约约中,还有一丝说不出的赞赏。

    “接着说。”汪海全点了点头道,像是很想听到梁辰接下来想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