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水落石出
    :

    好在后面的马滔反应快,一把便将他抱住。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冲动的时候。

    “朴成顺,你这个王八蛋,敢如此辱我妻儿,甚至还用皮鞭子抽打她们,用铁铬铁铬她们来取乐。可怜我还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为你拼杀厮打,你不是人,是畜牲,畜牲!”乔远指着朴成顺狂吼着,因为愤怒,眼角都已经挣裂开来,顺着眼角汩汩地往下淌出了两道血线来,再被两手擦花,看上去就像地狱里来的恶鬼,形象凄厉无比。

    朴成顺脸色苍白,面对着乔远这个昔日手下头马的怒骂,连还嘴也不敢,只是喘着粗气,紧张地往后挪着身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朴成顺,你真是个混帐。我们华夏暗秩序向来以德治家,宽以待人,厚待手下,尤其是那些流血拼命的兄弟。可你倒好,你的兄弟在外拼命,你却用人家人去威逼他,你不配做一个老大,你简直就是个畜牲!”虞占元一听这话,登时怒火中烧,半真半假地骂道,来了个火上浇油。

    场面再次乱成了一团。

    “都肃静!”此刻汪海全皱了皱眉头,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具有十足的穿透力,有一种让人不敢不从的魔力。

    场面再次肃静下来。

    “朴成顺,我且问你,乔远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汪海全雪白的寿眉一挑一挑的,虽然语气平静,却明显能看得出来,他是在强压怒气。做为整个华夏暗秩序的掌控者,他最注重的就是同门之间的关系,并且一直在强调要宽以待人,厚待下属。像这种抓家人以威逼的丑事,无异于是在打他的脸,他真的有些动怒了。

    “我,我……”朴成顺脸上苍白一片,豆滴儿大的汗珠子不停地淌了下来,在下颌处凝成了一团硕大的水珠儿,颤颤地,仿佛随时都要掉落。

    “回答我!”汪海全“啪”地一拍桌子,陡然间提高了音量,纵然声音依旧不大,却极具穿透人心的力量,朴成顺腿一软,登时便瘫坐在了椅子上,身体颤抖成了一片秋风中的落叶,又哪里能回答得出半个字来?

    “这个,会长,我想这中间或许有些误会吧?小顺子不是这样的人,他向来忠厚老实,岂能干出这种事情来?搞不好,就是有人栽赃陷害,企图混淆视听来达到自己不良的企图也未可知。”逮满春轻咳了一声,小声地向汪海全的方向凑了凑说道。

    无论如何,朴成顺都是他的人,现在他怎么也要为朴成顺说话了。

    “嗯?”汪海全冷冷地转头望了他一眼,眼神中冰赛一片,煞意森然,逮满春缩了一下脖子,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擦着额上的油汗。

    正在这时,会场外面又响起了一片纷沓的脚步声,紧接着,会议室的大门再度被撞开,又是一群满襟是血的人奔了进来,两个脸上满是鲜血的高大年轻人扶着一个衣襟肮脏、头发凌乱,简直跟大街上要饭的流浪女没什么区别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身后一个满襟是血的男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跟在后面走进了会议室。

    “淑侠……”乔远一见自己的老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这副惨像,登时整个人几欲昏倒,狂吼了一声扑了过去。

    “老公……”乔远的爱人终于见到了将近一个月没有见面的丈夫,同样扑了过来,搂着自己的男人嚎啕大哭。

    “爸爸……”那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儿也跳下了抱着他的那个男子的怀里,扑了过来,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老公,我和儿子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乔远的爱人哭得肝肠寸断,陡然间一抬头,便看到了远处正睁着一双惊骇欲绝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朴成顺,下意识地便是一个哆嗦,搂着孩子指着朴成顺,“你,你这个恶魔,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再打我的孩子,不要再用铬铁烙他……”她这一个月来,被朴成顺折磨得几乎都快要疯掉了,甫一见到朴成顺,再加上情绪激动有些没有缓过神来,再度被吓到了。

    “辰哥,这是我们现场录下来的证据。”此刻,吴泽强忍着后背上的剧痛,将手里的那张记忆卡放到了梁辰面前的桌上。

    梁辰却没有接,只是站了起来,一把扶住了他,同时缓缓地将他转过身来,于是,他便透过那破裂的棉服,看到了他后背上那条触目惊的伤口,他的眉毛登时激跳了起来。

    缓缓转过身去,他望向了身侧的几个老大,声音平静,却是语若寒冰,“我的兄弟受伤了,伤得很重,这些,都是因为你们的私欲造成的。我一再容忍,现在,却是忍无可忍。”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很慢,慢得让人心头颤抖,“当初我创朝阳时,曾发过誓,谁敢动我兄弟,我便要他双倍偿还。韩平、衣尚民、罗祥、朴成顺,此间事了,你们必须,血债血偿!”

    话里行间,掷地有声,杀伐血腥,尤其是他的眼神,酷厉寡绝,锐若龙泉。

    几个人默不作声,却是不自禁地都稍稍后退了半步,离他远一些。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梁辰如此杀气腾腾地说话,那话里的血腥味儿,让他们这些见惯了血腥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老公,就是这位大兄弟救了我们,另外又救了咱们儿子一条命。当时他抱着咱们儿子从地下室往上走,结果上面就有人一刀砍过来,他害怕孩子受伤,硬是转身用后背挡了这一刀,大兄弟,我谢谢你,我谢谢你……”乔远的爱人这一刻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下便向着吴泽跪倒了下去,大哭着将头碰在地上咚咚做响,此情此景,闻者动容,谁要再敢说这是假装演戏,栽赃陷害,那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王八蛋一枚了。

    而此刻,早有张凯的人将那张储存卡送进了旁边的电视里播放起来,还特意将远程高清视频头对准了电视机,于是,电视上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幕一幕,便清清楚楚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